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回京生病 体会电商的力量 | 《亲爱的,跟我回悉尼吧!》连载03

澳洲房产大全2018-05-15 14:32:43

文:大悟

微信:262739843


请输       

这部近33000字的小说,是我人生首本以爱情为题材所创作的小说,主要讲的是生活在悉尼的男主人公司超文与他的恋人董兮诺之间的事儿。


我将他们的事业,爱情,友情,以司超文回国的一个月为时限,用夹叙夹议的方式写成,故事本身并未有太多的气壮山河,也没有唯美浪漫的要死要活,更多的是用一种平常的讲述,如果能让读者有一些画面感,那自然最好不过。


对于澳洲房产这部分,其中的讲解的确是从与当地投资人真实对话中所提炼出来的,文中所给出的建议也都是客观有力的。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国内人天天谈论房子,我澳洲圈子中的很多人亦如是。可生活中难道就没有比房子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事么?


这部小说中80%的内容是我虚构的,冯导说过:“生活足够荒诞。”但你需要留意和观察生活。我愿意把我所留意到并沉淀好的情节,用我的方式,和我澳洲房产圈的,或是生活中的朋友分享。


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喜欢这部小说,谢谢。

                 


前文回顾

重逢的爱与恋 | 《亲爱的,跟我回悉尼吧!》连载01

马不停蹄开始“见客” | 《亲爱的,跟我回悉尼吧!》连载02


第三章:回京生病 体会电商的力量


北京最让我讨厌的不是雾霾,而是温差。中午近20度,晚上又变成4度。我终于感冒了。

诺儿说我请天假吧,我拒绝了。


“你没见过老爷们生病啊,赶紧上班去!”


“我不心疼你嘛!”


“哎呀死不了呀。”


我倚在床头,看着昨晚首播的英超集锦,个该死的阿森纳又他娘输了,居然败给了西布罗姆维奇,温格这个站着茅坑不拉屎的天杀的,打法过时,临场应变差,10年没拿过英超冠军,还说什么青训,近5年,你丫培养谁了? 你咋不说你错过多少人呢?我作为枪手10几年的球迷,脑中数落着老温的一条条罪状。


“怎么不开心了?”


“没事,说了你也不懂。”


“哼!”诺儿在化妆镜前,对着镜中的我,狠狠地瞅了我一眼。


“我帮你买点药吧。吃药好得快。”她边梳着头发,边对着我说。


“不用啊,谢谢。”我嫌麻烦,漫不经心地应道,


“拿手机就行。”


“真的假的,你买一个我看看。”


诺儿放下梳子,转过来,问我的症状,我说嗓子有点疼,有点流鼻涕。她拿起手机,点了几下,不一会儿,就说好了。


半个小时后,有人敲门。


“你瞧,药来了。”


“我操,这么神奇么?”我模仿着小岳岳的口气对他说,


“哈哈哈,你太逗了。”


那个包得像麦当劳take-away的褐色包裹上挂着打印的订单,写得清清楚楚,2付999感冒灵,9.9元*2= 19.8元 京都念慈菴 160ml =15元 。总计:34.8元,还有董兮诺的名字和电话。


“我越来越觉得我是从农村回来的了。”我苦笑般说着,


“现在国内电子商务发展得特别快。”诺儿边看着药的服用说明,边说道,


她喂我喝了口糖浆,烧好水,帮我冲好了感冒药放在床头,和我说了下服用次数,刚要走,我一把拉住她,要亲亲,被她一把推开到床上,


“没刷牙,不给亲。”


“哎呀,我碰头了。”我佯装捂着脑袋装疼,躺在枕头上,眯缝着眼,偷瞟着她。


“你少装。在家乖,不许撩别的女人,听见没?”


“你看你看你看,我是那种人么?”我坏笑着,还不怀好意得向她抛了个媚眼,


“德性!我走啦。”


“注意安全,honey。”


诺儿一走,屋里一下子安静了,我坐在床上,视线不经意间停留在梳妆台她那把刚用过,挂落着一些她头丝的椭圆形梳子上。


她一个人在北京也漂了5年了,在一家大型电商公司做技术端总监,跟我说了很多次她的工作名字,我到现在也没记住,总之,老加班,有时回到酒店也要打电话和同事开电话会议,她有次和我说,现在她的同事,包括她,危机感都特别强,因为公司架构定了,人员薪金太高的,都有可能被安排走人,由更年轻的人替代。


她是个很要强的孩子,16岁被父母送去了法国学习,后来适应的不好,又去了英国,在英国读了1年高中,之后读得大学,由于在国外太孤单,最终毕业后,还是决定回国,我当时以为是父母在不远游,可是她并没有回到山西父母的身边,又只身来到北京,当了北漂。

我在澳洲也呆了10年,刚到澳洲一个人都不认识,拿着华人报纸,去越南的餐馆刷盘子,一盆一盆的脏碗根本刷不完,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所以,我大概能了解她那时候的心境,毕竟她那时比我小多了,她所要面对的未知世界的内容比我那时还要多,这也使得我们彼此间,特别有默契和聊得来吧。有时,看着她面对着电脑,在电话里郑重其事地和同事交流着,争执着,我就觉得她特别酷,是不娇气的那种酷。


喝完药,我又躺了会儿,到了下午2点多,我拿出手机,找到归国那一栏,我把经常在国内用的app都分了组,包括中国联通,大众点评,滴滴打车,工商银行等。我点了大众点评,设定好酒店地址,选了份山西臊子面外加一盘炝拌黄瓜。不一会,就有人敲门了。


“祝您用餐愉快。”送餐的人彬彬有礼的和我说,


“谢谢,辛苦了。”


关上门,我拿着餐盒,琢磨着现在送餐可比我上次回来时快多了,外边的单子上打印的字非常详细准确,姓名,电话等。手机上你可以清晰地看到骑手的名字,电话,地图上所在的位置,以及骑手过往的获评情况,还有美团外卖四个字。


这让我想起有次悉尼下班开车回家的情景,你可能不知,澳洲的自行车和机动车对于道路享有同样的权利,为这,我路考还挂过一次,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晚上6点高峰,一个同样送餐的骑手,骑着个自行车,当不当,间不间,突然并道到我车前面,我也记住了那外卖公司的名字foodora。“真尼玛讨厌。大高峰的瞎jb乱窜啥!”我不能像在北京司机那样不停按喇叭,在车里轻骂了一句,便换道了。


“我吃饭呢。”我拿手机拍了张臊子面的图片微信给诺儿,


“感冒还吃辣的,傻瓜。并附上一张惊讶的表情”


我回复了张流汗的表情。便不再打扰了我刚回来,打扰她工作,她会很为难。


晚上7点,诺儿回来了,我正在看《七月与安生》,


“她大姨妈!”


“欧噶里!”


你瞧,就是这么有默契。


“看什么呢?”诺儿边在门口换鞋,边问我,


“看美女呗。”我盯着屏幕随口回答着她,


她嘎啦嘎啦地穿着拖鞋走到我身后,双臂挽住我的脖子,也跟着盯着屏幕看,


“你觉得周冬雨好看,还是马思纯好看?”


“周冬雨啊。”闻着她身上伴有点冷空气的香水味道,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啊?她多丑啊!”


“周冬雨多可爱,那小眼一弯多喜庆啊。”我反驳着,


“啧啧啧,你这眼光,我也是醉了。”她侧脸看着我,一脸的不屑。


“这剧本写得不错啊,难得国内有部我能看得下去的剧。”我伸了个懒腰,对着正在换衣服的诺儿说,


“恩,这部写得的确还可以。”


“亲爱的,你会像苏家明那样爱上我的闺蜜么?”诺儿已换上她的蓝色运动装,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突然,我脑中的预警信号响起,“这种问题不就跟掉到水里先救妈还是媳妇一样tricky么?”

我可得好好回答。


“问你呢!” 她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又看了一眼电脑前的我。


“呃,你闺蜜胸都太大,我喜欢胸小的。”我暂停了电影,回过身,坐到她身边,刚要亲,她手机响了。


“真烦银。”我有时一不高兴就说大连话。


一说闺蜜,闺蜜还真来电话了。


… …她有说有笑的挂完了电话,


“谁啊?”


“陈婵。说要请咱吃饭。”


“大胸妹啊。哈哈”


“你怎么那么烦人?”诺儿皱着眉,一脸嫌弃地和我说,


陈婵是诺儿北京的好闺蜜,北京人,个子不高,但胸特别大,我对女人的胸不算感冒,但是那么大的,不感冒都不行,绝对的辨识度。我虽然没见过她本人,但之前经常听诺儿在微信里说她,而且朋友圈里也有好多她俩的合影,从照片看,是个挺澄澈的孩子,因为笑起来很无邪,还有对小酒窝,蛮好看,胸大,但并不胖,而且很会穿衣服,她俩没事就在一起吃饭逛街。有个这么好的朋友,我也挺替她们开心的。

“明晚有约么?咱一起去北新桥那块吃个饭。”


“有约也推了,我要看大胸妹。”


“哎呦,疼疼疼!!!”诺儿狠狠地掐了下我的奶头,妈的,这女人真狠。


“你看都红了!”我撩起衣服,像个孩子一样,噘着嘴,故作可怜的给她看,


“哎呦,妈妈错了,给揉揉来。”诺儿很懂得顺应剧情,假惺惺地像真错了似的,坐过来,朝着我的奶头突然又轻轻掐了下,我便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试图扒下她的衣服,她却哭闹着,欲与还休地“奋力”抵抗着… …


云雨后,我病好像一下子好了,也不知道是药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回到北京已经一周了,有你在,我从未这样幸福过,我在卫生间,洗漱完,看着镜中的自己,脸颊上那仿佛还未褪去的笑痕,眼前的一切,犹如做梦一样。


未完待续……


请输入标题     bcdef


第四章:诺儿北京最好的朋友
第五章:忙碌的周一
第六章: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第七章:一个人的冥想
最八章:亲爱的,跟我回悉尼吧!
最终章:“再见”的定义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长按识别二维码

前往“分答”

无论是房产问题

还是小说的更多细节

均可进行一对一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