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江南水乡,风景独好!

周嘉福说琥珀蜜蜡2018-06-19 14:45:03



一个名为江南的地方,
一场细雨绵柔的美梦,

一段不曾忘怀的佳话。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古镇情怀。

流水江南,烟笼人家。


江南· 乌篷船

乌篷船,听雨眠,一蓑烟雨枕江南。



“轻舟八尺,低蓬三扇,
占断萍洲烟雨。”
诗人陆游曾经这样描述过乌篷船。
乌篷船两头尖翘,
船舶覆盖半圆形的船篷,
上涂桐油黑漆,故称“乌”。


这个只属于江南水乡的乌篷船,
若精灵般穿梭出现于城市水巷之间。
行则轻快,泊则闲雅,
或独或群,独则独标高格,
群则浩浩荡荡。


一摇一曳,一梦一醒,
摇摆着江南的故事。
渐弯的蓬顶,年久的船身,
逐年老去的划桨人。
桩桩件件,伴随着烟雨江南缓缓而行。
似闲时信步,若暇隙漫游,
这里的一切仍可以慢下来。


水巷乌篷,划开水面,
划开水乡的早晨,
划开一个名唤江南的梦。

吴冠中 · 水墨江南


江南· 油纸伞

一把烟雨情愫,撑一顶油纸伞,邂逅江南。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
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
结着仇怨的姑娘。”
戴望舒笔下,一把油纸伞,
把丁香的芬芳传遍江南水巷。


一起一收,一折一拢,
撑起水乡的雨雾缥缈,
撑起了江南的诗情画意。


油纸伞面,蝶舞花弄影,
兰幽竹破岩。
每一笔装点,每一画修饰,
都在老手艺人们指下熠熠闪光,
轮回再现。


撑一把油纸伞,端庄而典雅。
着一袭白衣,褪尽铅华。
径自踱步江南小巷,明媚却惆怅。


油纸伞,青石巷。
逢一位幽兰般的姑娘,
遇一度淡妆素衣般的江南。


美睡宜人胜按摩,江南十月气犹和。
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


昔逢烟雨,暂卧乌篷。
暝然闻雨未歇,雨巷间油伞掩映。
只道是流水江南。


流水江南,
烟笼人家。

文章来源:烩设计,部分文章因传阅太多原作者无据可考,只标注上层来源,内容仅供学习、参考,如涉及版权请通知我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