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梦游蕃夏 | 同频率的心跳

一碗牛大一个蛋2018-01-11 18:41:19



这个系列叫梦游蕃夏。古有言,夏三月,为蕃秀。

蕃同繁,茂盛繁茂之意。

古能梦游天姥,大可脚着谢公屐,且可身登青云梯。

而如今,夜谒晔邪?

当夜晚遇到蕃夏又有多少的平淡与激情

但愿寒冷侵心,温黁弥心。



曾经夏目漱石让他的弟子翻译“我爱你”,弟子纷纷写出了自己心目中的答案,而夏目漱石微笑着说,今晚的夜色好美。



我一度强行解释为东方人特有的含蓄,而现在才发现这是最直白不过的情话。

“因为一直在想念你,所以每一处好景都想与你分享”



     

    

    凌晨快入睡时,手机屏幕突然亮起。

    是一位老友,发来一段文字。



       兰州的夏夜,在兰州人的记忆里,是一把喷香流油的烤羊肉,是一扎冰凉爽口的啤酒,是三五好友的五魁手,是滨河路的习习凉风。
    儿时,夏夜总会伴随着俱乐部昏黄的灯光,炸王牌(就是两个圆形纸片,看谁的先翻过来),打桌球,木头人,三个字,捉迷藏,在那个时候并不喜欢窝在家里,虽然己经染上读书的喜好,但是毕竟一起玩耍的有比较好看的小姑娘(口胡哈哈)。
    慢慢长大,接触到电脑后,夏夜也就变成拿着变卖废品得来的钱在黑网吧和发小魔兽building几局,然后短短几局游戏会成为我们一晚上谈论和思索的源头,想来那个时候的我们最为质朴也是最为快乐。
    兰州的夏夜,是汉子的夏夜,开怀大笑,高谈阔论,啤酒花四溅,满面红光的笑意,这是兰州夏夜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抛去那些繁文缛节,不用担心什么衣冠不整,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去度过一个夜晚,这就是兰州的夏夜。

   

     米有撒事是一桶扎啤解决不了的,单要是有,木就两桶。




 与他平日里嬉笑怒骂桀骜不驯的性格并不相符的几百字,一下将我带到了那些个夏天中去。

兰州就是这样,前一天燥热到穿热裤吊带也想冲凉,待夜深,一场雨悄无声息的来到而后愈下愈大,次日清晨醒来时已无夏天的感觉了。
    可是只要一天不下雨,气温又会迅速回升,就在这样的反复攀爬中在七月末八月初到达至高点。

期末考试结束的当晚,整个六月各种纷繁复杂的琐事让的我烦躁又空虚,得知男友及他的舍友好友等几人小聚,本不打算参与,他说,来吧,过了今天你就是学姐了。

是啊,大一结束了。


       晚上十点半结束最后一门C语言上机考试一身轻松,在走出已空无一人的实验楼看见树下正在等待我的熟悉身影,嘴角不自觉的就带上了微微的笑意,青春真好啊。

你有感受过那种连空气都是香甜的夏日夜晚吗?只是简简单单的走在校园小道上,与白天上课时间的熙熙攘攘不同,夜晚的校园路灯不怎么亮,闲庭信步的人们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悠闲自在来,我们只是一起走着,普普通通的依次挪动左脚,右脚而已,却好像可以一直走到  天荒地老。

        

我的大学离家并不远,回家的路一与他起走过很多次,平日一人时坐公车都嫌麻烦的路程有了他陪只恨路为什么不更长一点。

有天晚上他打车送我回家,路上突然开始下雨,出租车的雨刷在忙着扫来扫去,车窗外是看不清的晃眼的光,身边是意中人,路途是回家。

安心。


     “暮色等不到老去的星光,我等不到你”

     停留是刹那,转身即天涯。




     很喜欢夏天大概是因为,可以大口吃冰镇西瓜,可以一天换一件喜欢的裙子,最重要的是,夏末是开学的时节,很多美好的遇见都是在夏末发生的。

    


    和他是在大学伊始的军训中认识的,我在军训前不小心摔裂了左手腕骨,于是理所应当又心安理得的进入了病号连。他高我大半头,身材匀称,总是略仰着头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看着我。兰州的夏天还是蛮热的,大家都躲在看台上的阴凉处休息时他过来坐在我旁边,递给我他的手机,我低头一看“添加好友-请输入您要查找的账号”。

    就这样轻易的被要走了联系方式。

    大概是因为个子高吧,他被教官指定为点名的人。病号连并不好管,常有谎称大姨妈的女生进进出出,人数从来不确定。


    因为家离大学很近,常常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睡眼惺忪的摸出手机来给他发消息“帮我点到啦,我不想来了”。可是他从来不答应,我便软硬皆施。


    有天照常不想起床,给他发了消息。
    他回:“教官正在查人,快来。”

    我连滚带爬的从床上爬起来,随便穿条连衣裙就往学校冲。
    到操场时一片祥和,他正在和两个男生斗地主,见到我还笑嘻嘻的叫我过去一起打。
    夏天清晨的风从裙摆间吹过有点凉,我低头看看脚上的人字拖和只到大腿中间的裙子。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皿´)   ( -д-)ノ


    在一起之后有天我严肃的质问他,为什么那时候从来不帮我画钩钩。
    他眼里全是笑意的看着我说:“我要是每天都帮你画钩钩的话还怎么见到你啊”

    我没话说了。
    这个闷骚的摩羯座。

    

    人们总是对最初接触到的人和事物有着超乎寻常的的执念,在我的印象中,最初的总是等同于最干净的。与长音和李蛋不同,我对具有挑战性的新的生活充满了向往与动力,我喜欢认识新的朋友,接触新的环境,因为可以从中发掘出一个新的自己。我也对大学生活失望过,彷徨过,但总归是一个乐观的人,改变不了环境,就在不忘初心的基础上去改变自己,人生这么短,总要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才不枉此生。

    

    后来啊萧瑟的秋与肃杀的冬接踵而至,大学里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好像一切都变得很快,身边的人换了又换,而他却一直是他。

    大概是那个夏天留给我的印象太过美好吧,我想。

    拥有过的,同频率的,心跳。   


    “ 夏天是属于街边的,不是空调电脑和手机。是酒是朋友,是板凳西瓜和冰棍儿,是发呆是扯淡是偶尔吹来的一阵风,是聚在门口抽烟的人和飞驰而过的车,是见你和见不到你的时候想见你,是一切没有意义却不想错过的小事


       兰州的夏天离不开黄河岸边的啤酒摊子,一桶又一桶的扎啤,几包散落在塑料桌上的兰州,凌晨一两点依旧客满的烤肉店,还有清晨蹲在马路牙子上吃牛大的人们。


       “西北偏北,羊马很黑,你饮酒落泪,把兰州喝醉。”


      我不会喝酒,但有想见的人。

       我想,你也一样。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