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双泉水库夜疯狂

中国钓鱼2018-06-19 16:07:48

  双泉水库开放钓鱼了,每天收费10元,这对钓鱼人绝对是个好消息;因为如今在开放的自然水域,个体重量超过300克的鲫鱼、1000克的鲤鱼已经很难钓到了。而双泉水库是有人承包的水库,前几年一直不对外开放,因此水库中的鲤鱼、草鱼单尾体重大都在2000克以上;不过经过从春到夏几个月的钓友们的“狂轰滥炸”,水库中的鱼儿密度已经大大降低,鱼也越来越滑,越来越难钓。  2015年7月29日下午2点,钓友小李给我打电话说双泉水库这几天出大草鱼了,有人钓了几十斤,原因除了水温升高草鱼摄食量增大以外,很可能是水库当中的网箱跑鱼了,邀我下午5点半去双泉水库夜钓草鱼。于是赶紧准备饵料、钓具、灯具等一应夜钓之物,在小李来接我之前算是大致准备就绪。

  25千米的路程一会儿就到,来到水库东南面一个伸入水中的半圆形小岛上面,足足有30多人在挥竿垂钓,只是有的钓友已经在收竿,我和小李上前看大家的钓获,发现只有少数钓友钓到了草鱼,大部分都是钓了几斤小鲫鱼而已。和认识的几个钓友问了一下原因,他们说用草饵半天也没口,用面饵小白鲦太多,即使用带皮筋的颗粒棒也逃脱不掉小白鲦的攻击。我和小李商量了一下,就在已经收竿钓友的老钓位夜钓吧,到了夜间,小白鲦等白天闹钩的小杂鱼都会偃旗息鼓,老窝子还可以为我们节省些饵料。到了7点,我们已经全部准备就绪。我用5.4米手竿,3号主线,2号脑线,无倒刺新关东4号钩,3号电子夜光漂,调5目钓3目,钓点水深3米,窝料用两包商品草鱼饵拌合3000克麦麸和1000克老玉米打下了重窝子。小李在我的右侧15米选择钓位,钓具配置基本上和我差不多,唯有窝子料是用的商品底窝料。钓饵我们两个都是用的商品饵加嫩玉米,上钩挂嫩玉米,下钩挂商品粉饵。

  夏日的余晖慢慢隐入天际,8点钟的时候,天上已是繁星点点,在天空忽闪着眼睛,不知在和谁递送着爱意;夜莺偶尔从空中飞过,发出高昂的叫声,不知是否在呼唤伴侣快快回窝,还是被谁惊扰了好梦,匆忙逃离;草地中的蟋蟀也不甘寂寞,唧唧叽叽地鸣唱个不停,水中的大鱼在偷偷地嘲笑着痴痴等待的夜钓钓友,不时从水中跃起,发出巨大的击水声。秋日的夜钓总是那么地迷人,夜景如诗如画,钓者如痴如醉。就在我静静的享受夜钓美景的时候,我的电子夜光漂慢慢地斜向沉入水中,典型的草鱼就饵漂相!我用力抬竿,一股力道从水底直接导入手中,手中的钓竿立刻弯成了大弓,竿梢就要接近水面,我快速把钓竿倒向一边,防止拔河现象的出现。经过短暂的人鱼较量,上钩之鱼终于忍不住疼痛,败下阵来,被我拉得回过头来。经受住了第一个回合的考验,我对钓组钓竿和鱼的大小有了把握,用时不到5分钟,这条2500克的草鱼被我抄入网中,成了今天晚上的开竿之鱼。

  鱼入护之后,我心情极其快乐,大脑极度兴奋,全神贯注地盯着夜光漂,真是手不离竿,眼不离漂,对于迷人的夜景已经全然不顾。20分钟不到,夜光漂再度下沉,又是同样大小的草鱼上钩,我对自己说,今天的夜钓任务已经完成了,于是放下钓竿哼着小曲来到小李的钓位。此时的小李还没有开竿,正在聚精会神地盯着浮漂,可是他的浮漂就是没有任何动静,犹如抛入水缸之中一样。我问他钓饵挂钩情况,他说上钩是嫩玉米,下钩是商品饵,和我的完全一样。我又看了他的浮漂调整情况,也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看来问题是出在了诱饵上面,他用的是纯商品底窝料,而我的底窝料有小麦和玉米,小麦和玉米都是草鱼的最爱,不怕小鱼闹窝,可以持久保窝。可是我的底窝料已经全部投下去了,于是小李就和我商议同钓我的窝子,我说没有问题,一人乐不如哥俩乐,何况咱们是铁杆钓友,如果你钓不着我心里也不好受,于是帮着小李把他的钓具搬到我的钓位右侧。而就在小李安放钓椅的时候,我的浮漂又一次沉入水中。第三条草鱼经过5分钟的遛鱼再次收入网中。此时小李嘴上没说,可是明显看出了心里边的着急,于是我便把钓竿放在竿架上,帮着小李收拾好了钓具,让他把钓组抛入我的钓点。15分钟以后,小李也终于开竿大吉,一条3000克的草鱼顺利入护。看着小李脸上的笑容,我站起来说想去看一看其他钓友的情况,看看哪个钓位最好,小李说你去看吧,我给你看着东西,其实小李是想趁我不在赶快钓几条,而我也是想让小李多钓几条,平衡一下心理,因为两个人同钓一个窝子,而且所钓之鱼个体又比较大,如果两人同时上鱼,搅线跑鱼是难免的。

  在头灯的照射下,我去其他钓友的钓位转了一圈,看了看其他钓友的钓获情况,大家基本上都有收获,不过还是有3名钓友没有钓到草鱼,只钓了几条250克的鲫鱼。40分钟之后,我回到我的钓位,小李对我说他又钓到一条大草鱼,3000克还要多,不过这一阵没有了鱼讯。我说那就休息一会吧,这草鱼不可能前仆后继地让你钓;10元钱的钓鱼费,我们已经钓得不少了,如果天天都这样,收费肯定要到100元一人一晚,小李说那倒是,今天咱们是碰上了。于是我把双钩上好钓饵,站起身抛入窝点,和小李的浮漂相隔3米,把钓竿放到了竿架上,和小李有一搭没一搭地侃着鱼经。钓鱼的时间是过得飞快的,不管是有鱼上钩还是没有鱼上钩,都是如此。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子夜时分,天上的星星更加地璀璨繁密明亮,但是这一阵一直没有鱼上钩,我和小李都有些睡意袭上脑际,电光漂看起来也是朦朦胧胧,似乎没有开始的时候明亮耀眼。于是我把双钩都换上嫩玉米钓饵,对小李说帮我看一下浮漂,我要眯一会儿,小李说没有问题,估计今天也不会有鱼上钩了。

  不知何时我自己悄悄地进入了梦乡,梦到我钓到了一条特大的草鱼,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把它抄入网中,于是大声呼喊小李帮忙,可是小李就是不搭理我。结果自己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睁眼观看浮漂,水面却是不见我的夜光漂的踪迹。我以为浮漂被拉入水中,便习惯性地伸手抓竿,结果却是抓了一个空,打开头灯低头一看,竿架上根本没有钓竿的踪迹。于是我便大声问小李,我的鱼竿哪里去了?小李闻言之后也是一片茫然(小李也睡着了),说不知道啊,也没有听说鱼上钩啊,你的鱼竿不是有失手绳吗,我说是啊,可是我的鱼竿真不见了!莫不是被人偷走了,但这是不可能的,我就坐在钓位上。仔细一想,失手绳是在我钓第三条鱼的时候缠住了钓椅,被我解开了,竟然忘了再挂上了,看来很可能是被大鱼拖走了,可怜我刚用了不到一个月花了1500多元买的新竿,就这样因为一个小盹而丢失,真是太可惜了。我对小李说你的视力好,赶快帮我找找,看看哪里有电子漂在移动,可是茫茫夜色,又哪里看得到我的夜光漂呢?于是只好在无限的遗憾之中换了一根用了多年的旧竿,继续战斗吧。瞌睡是一点也没有了,后半夜的鱼情竟然是出奇的好,都是2000克以上的草鱼咬钩,每隔30分钟就会有鱼上钩,我干脆换上了大力马主线,仗着钓竿的结实,与上钩之鱼展开了硬碰硬,一般都在5个回合之间就会让上钩之鱼抄网入护,激烈紧张的搏斗很快弥补了我的丢竿之痛。小李也是一样,在断了2条主线之后,也换上了大力马主线,与这些水中精灵展开了激烈的搏杀,而且一个劲地小声对我说,侯哥,真过瘾啊!

  随着胳膊和后背的酸痛,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已经到来,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腰身,伸手去提鱼护,结果一下并没有提得动,于是双手用力把鱼护提出水面,乖乖,感觉比50斤的大米袋子还要重,应该不下于30多千克,小李的鱼护也是一样,2米长的鱼护有一半都是鱼。我们几乎同时说,太多了,赶快收竿吧。费了好大劲把鱼弄到车上,天已经是大亮,小李对我说绕着水库去找竿吧,我看着那么多的鱼,心想这可不是鱼塘,毕竟是水库,别费了半天劲,鱼竿没有找着,鱼再臭了,鱼竿就奖励给有福之人吧。回家之后过秤,我钓了35千克,小李钓了38千克,当然丢了一根鱼竿,我们两个合起来也不划算。可是钓鱼的帐咱不能这样算,咱只说钓得真是爽透了!值了!

中国钓鱼公众微信号合作品牌

更多精彩 请关注《中国钓鱼》杂志唯一官方平台

官方微信号:zhongguodiaoyuzazhi

长按二维码识别 专注中国钓鱼人三十年


联系邮箱:zhongguodiaoyu@sina.cn

联系人:中国钓鱼杂志小编

(版权所有方为《中国钓鱼》杂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