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小说连载】潍河人家(12)

昌邑商界2018-06-19 15:36:05

昌邑商界



专注为60万昌邑人民打造品质生活

昌邑商界,懂你所爱!



        本平台连载由长河撰写的本土小说《潍河人家》,读母亲河畔故事,品昌潍大地风情,希望大家喜欢。



31

王殿启老婆在村里也算是个不怕事的,但这次已经倒了两个,王西彪和王殿凯还要打,这阵式直接把她下傻了眼,搂着王西彪的一根大腿磕头如捣蒜说:“老天爷,不要打了,出人命了……”王西彪、王殿凯这类人都是服硬不服软的,一看这场面更来了劲儿,嘴里说着“今天不把李明厚这条老狗放倒就不姓王”,使出了吃奶的劲往上冲。当今社会还是怕事的人多,不然坏人也不会如此嚣张、放肆。但是这次如果出事在场的谁也跑不了,这一点大家心理都非常明白,因此往死里拉住了王西彪和王殿凯,连在门口那位也跑进来了。原来那个小伙子开始没跟进来,在门外听,听到闹大了,也明白一旦出事自己肯定躲不过干系,所以也跑进来帮着制服王西彪和王殿凯。

众人只顾得往死里拉王西彪和王殿凯,没注意李明厚什么时候一手一把菜刀瞪着血红的眼睛站在了门口外面,只听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要命的快跑,离王西彪、王殿凯远点,别溅身上血!”说着举起左手往自己的头上就是一刀,顿时,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流了一胳膊。大家一看“熬”的一声放开王西彪、王殿凯就往外跑。李明厚逮着一个就举刀追上去,吓得前头跑的人一连声的喊:大哥我不是王西彪也不是王殿凯,你看错人了……李明厚已经追出大门外,又折回身找王西彪、王殿凯。王西彪、王殿凯早已乘机夺门跑没影了。这时王瑞实被王殿启掐人中醒过来了,一看到李明厚王瑞实就抽泣着道:“明厚,我让人家打了……”李明厚安慰道:“打了咱打回来,先去医院,殿启快打120。”李俊德看见李明厚手上全是血,头上也有一摊,吓坏了问:“明厚你没事吧?”李明厚道:“没事,我不小心砍手上了。待会儿120的车来了,你先和瑞实去医院。”李俊德道:“待会儿我大儿子就回来了,我已经打过电话了。”李明厚说:“好。”

王瑞实忽然看到了李明厚头上的血,一下又晕过去了。王殿启又打120催。120的车还没来,李俊德大儿子的车先来了,一来就把李俊德浑身看了个遍,边看边问:“怎么样爸,打你哪里了?”李俊德道:“我没事了,先送你瑞实大叔去医院。”李俊德大儿子便吩咐派车。李俊德到院子里一看还站了十几个人,都拿着棍棒,知道是儿子拉过来的,赶紧严厉道:“树青今天不许蛮来,一切听你明厚叔的,听到没有?”李树清便对着李明厚拱拱手道:“说吧叔,俺爸吩咐听你的,你说咋办吧!”李明厚撸撸袖子说:“听我的好,天塌下来我顶着,咱今天不报案,报案咱打不回来了。”李树清道:“好,叔痛快!”李俊德在一边听了后悔的直跺脚。



32

 

李俊德觉得李明厚今天的行为很不对路数,他上前摸李明厚的头问:“明厚你的头真没事吗?”李明厚很干脆道:“放心吧俊德,没事,有事就好了。”李俊德提醒说:“明厚咱不能乱来……”李明厚打断他说:“不乱来分和谁,对付这两个东西必须乱来咱才能打回来,要不然咱就让这两个东西白打了,我这一刀也白砍了。”李俊德看看李明厚的眼睛还血红着,但觉得说话还算清醒,心里话,不管怎么说明厚是个做事心里有数的人,收拾一下这两个东西的嚣张气焰也应没错。这样一想没再说话。

原来虽然今天的局面已经失控,但是李明厚后来的所作所为也是用了心的,他已看透这是两个服硬不服软的东西,要制服王西彪和王殿凯攻心毫无用处,必须治心。所以就想出了看上去不要命的砍头这一招,其实他早做了准备,是故意错砍在手上的,举刀追错了人也是故意的。实在说那时候李明厚靠自己要制服这两个小子,心里还是很空虚的。可是现在李树清带回来这十几个人让他胆气大壮。他已想好,必须赶在下午两点老师讲课之前制服这两个小子。

大门外、大街上早已满是围观的人,已经有人给李俊德传话,李俊德又附耳李明厚:王西彪、王殿凯都躲在王西彪家里。李明厚举着两把菜刀一挥道:“走,今天不把这两个东西打个半死,我就不配在潍河村称李明厚!”李明厚在前,李树清带领着手拿棍棒的一群在后,人群呼啦一下像决堤的洪水一下就涌动起来。近期因为听课在家的人多,加上又是李明厚的事,消息比长了翅膀飞的还快,连外村的人都来了,大街上,胡同里全是人,整个一条大街成了人潮的主流,各条胡同变成了支流向主流汇聚。

王夕彪家在后街的一条胡同口处,人潮涌过来从三面围了个水泄不通。时令已是春夏相交时节,今天的太阳格外毒,才十点多,天气已经很热。李明厚头上、手连着胳膊上的血迹早就干了。王夕彪家的大铁门上着外锁。李明厚用刀背砸门说:“王夕彪、王殿凯听着,我知道你们在里面。王瑞实已经送去医院,现在死活不知,就是活着,今天的事把你们送进去少说也够判十年了。但是送进去就便宜你们了,今天必须打你们个半死再送进去……这时王夕彪的老婆分开众人扑到李明厚面前双膝跪地哭起来了:爷爷你看在孩子的份上饶他这一回吧…… ”王殿凯的父亲王兆信也到李明厚面前跪下了,但他就只是那样跪着,不说话。王夕彪的老婆论辈份叫王兆信老爷,一边晃动王兆信一边声嘶力竭的哭道:“老爷啊……你怎么不说话呀……你快求求明厚爷爷吧,你的儿子眼看着也没命了……”李明厚还在砸门,围观的人没有一个笑的。



33


王殿启老婆还在一个劲的晃动王兆信,王兆信终于开口了,声音不大:“明厚大侄子,看在我家里老娘的份上,饶过这个畜类一回吧……”王兆信没说完晕倒了,李俊德快招呼人扶起来掐人中,一会儿醒了,第一句话还是:“大侄子,老娘还在,饶过畜类这一回……”李明厚用力闭闭眼这才长叹一声向门里面喊:“王夕彪、王殿凯两个狗东西听着,今天看在老人和孩子的份上,暂且记下,饶你们这一回,快出来赔礼道歉,若还不出来,决不轻饶!”说完让王西彪的老婆开门。王西彪老婆哭着说:“爷爷你把刀给我,我这就开门。”李明厚稍作犹豫又闭闭眼,然后两把刀合在一只手上一伸给了她。王西彪的老婆还对李明厚不大放心,眼角瞅着李明厚,迟迟疑疑去开门,嘴里说:“蛋子他爸,快出来给明厚爷爷赔礼吧,没有事了……”大门一开,两个像早预备好了,一齐跑出来抱住了李明厚的大腿,嘴里直喊:“爷爷饶命……”村里人都知道王西彪论辈分应该叫李明厚爷爷,王殿凯叫大哥才是,也一个劲的喊爷爷,都笑了。

李明厚由着他们喊了一阵“爷爷饶命”,然后道:“不听你们空口说瞎话,今天全村的人都在,给全村老少爷们下保证!”两个还跪着,转向众人磕头如捣蒜下了一通保证。李明厚说:“你们的保证狗屁不如,当着大家面我把话说这里,我李明厚最不怕的就是你们再犯!”两个又是一阵捣蒜般的磕头,嘴里还连喊着“是是是……”李明厚又说:“明和你们说,我李明厚办什么事,就是在全镇,还没碰到过不给面子的,就你们两个还人模狗样的要水沟里翻船,真是天胆!”两个又是一阵磕头。李明厚继续道:“记着,下午去听课,听完课上台给老师赔礼道歉,给全村人赔礼道歉,如果态度不诚恳,说的老少爷们不满意,派出所的人正好在,那就立即把你们交给他们!还有,明天上午去医院看王瑞实,瑞实不答应也不能轻饶了你们!”两个一听还有机会不进派出所,立即站起来正对着李明厚连连磕头道:“保证诚恳,爷爷放心!”李明厚看看收拾的两个东西差不多了,对众人扬扬手道:“散了吧,大家下午准时去村委操场听老师讲课。”但是李明厚不动大家都不散。李明厚对王兆信说:“兆信叔,快领着回家,别为了这个不成材的东西把咱老的急坏了。”王兆信拱拱手,仍旧声音不大道:“明厚大侄子,我代我老娘谢谢了……”李明厚知道王兆信老实了大半辈子,啥也没说摆摆手自己走了,众人这才慢慢涌动着四散去了。



34


李明厚说的村委操场,原来是村小学体育场,村小学房子没有多少,但是体育场却很大,设有4百米长的椭圆形跑道。前年镇上的小学合并,都集中到镇上统一授课,学校的房子和场地便闲置起来。当时老村长就要退下来了,听说已经答应了租给河东他女儿的小叔子家准备上个项目。李明厚早就听说了,还没等老村长开口把村委搬到了学校里。再后来老村长也没有再提起过,因为项目还没有选好,也就不上了。再后来老村长建议过把体育场栽上树,说是这么大片地方闲置起来可惜,栽上树十年伐一次能给村里积攒一笔不小的经费。李明厚婉转的拒绝了,说这么多年村里没有集体活动了,不能只看钱,留下这块地方算是对集体的一个念想吧,以后也可以逐渐增加一些集体活动事项。老村长说还是明厚觉悟高、想得远,就再也没提起过。

授课地点就设在体育场。下午1点半,体育场里已经坐满了人,今天来听课的人格外多,连体育场周遭闲置的水泥电线干上都坐满了人,当然,这些人全是外村来的,因为本村的人座位都有安排。天气已经热起来,来听课的人都脱去春秋装换上了夏服,有的还拿着蒲扇。座位是村里统一去订制的马扎子。老年人在最前面几排,再往后是相对老年人年轻一些的,再往后就全是清一色的年轻人了,最后面是市里组织来的部分村官。

差几分钟不到2点,讲课老师在市和镇上领导以及黄明枝的陪同下来了。这次请老师来讲课,李明厚单独给黄明枝下达了任务:全程陪同讲课老师!体育场里像往常一样响起了热烈的自发性的掌声。这掌声是三天以后才有的,开始三天村里专门拿出人来号召鼓掌也没有这么热烈。讲课老师姓王,60多岁年纪,中等身材,微胖,稀发,圆脸,慈眉善目不说,那张脸你看上一眼就会永远记住什么叫一团和气。

老师的讲课之所以受到村里人的喜欢,主要原因是老师一句生僻的话不讲,而且结合现实,风趣幽默。老师重点讲了“里仁篇”,又特别讲了一个国家一个家庭尊敬父母的重要性。比如说道两代人的沟通,因为这个时代在飞速向前,年轻人接受新生事物能力强,这样以来很多年轻人和父母的观点就会产生相左,在很多事情的看法上会大不相同,那矛盾怎么解决呢?很多年轻人会采取顶撞,甚至是咆哮父母的态度,对养育自己的父母表现的毫无耐心。那怎么做才是对的呢?《论语》里早就说了:侍奉父母,遇到观点不同时应该委婉的劝谏。自己劝谏的意思没有被采纳时,就应该更为细心孝敬,不要违拗父母的意志,要任劳任怨,待到父母脸色缓和,然后再次进言劝谏,而不能心怀抱怨。如此往复,达到致力说服。再比如说到现在的好多年轻人不经常回家,尤其有了一定成绩的年轻人,张口忙闭口忙,甚至连父母的生日都不回家庆贺,更有的甚至经常忘记父母的生日。讲到这里老师往往会提高声音讲:父母的年龄对于儿女是非常重要的,《论语》里早就阐述过:父母的年龄做小辈的不能不常敬在心上,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不是记在心上,而是敬在心上,为什么呢?因为做儿女的一方面要为父母的高寿而高兴,一方面又要为父母的年迈体衰而忧惧,所以,做儿女的,尤其年龄已过六十的父母,儿女要时常把父母的岁数敬在心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