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后乔布斯时代:被唱衰的苹果和不断寻求突破的库克

北建大生活圈2018-06-19 16:53:11



库克领导下的苹果,

在不被看好中,寻求突破。



文 | 瑞克·特策利

译 | 一林


编者按:苹果公司的光环好像随着乔布斯逝去了,库克接管苹果之后,iPhone销量下滑,股价下跌,苹果唱衰者呼声一片。本文是《成为乔布斯》的作者之一瑞克·特策利对苹果公司多位高管的采访。本文分为上、下篇:上篇介绍苹果的现状、媒体眼中的苹果和库克领导下苹果;下篇分别从苹果的地图、人工智能和卫生保健等具体方面说明苹果的“野心”,在库克的领导下不断寻找突破之路。


(上)


埃迪·库(Eddy Cue)身穿杏黄色野营衫和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德国皮质蓝色跑鞋,配着一双迷彩袜,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正面临着人生最大困难的人。这位苹果互联网软件和服务的高级副总裁,从Caffé Macs外面的大理石桌旁拉出一张椅子坐下。Caffé Macs是苹果公司的员工餐厅,位于苹果使用了23年的总部库比蒂诺中心,不过苹果明年就会搬迁到新建的飞船总部大楼。埃迪·库刚一坐下,就开始跟我讲述他最近的惨痛经历:


他喜爱的勇士队在两天前的NBA决赛中失利,败给了骑士队。埃迪·库无比郁闷地在比赛现场见证了这场赛事。“我感到沮丧吗?我告诉你,我现在都不看ESPN(娱乐与体育电视网)了,也不浏览体育网站,不读报纸了,打开电视也只看录像。”


“埃迪,你的话可都被记下来了。”坐在对面的苹果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打趣说道。


埃迪·库是勇士队的忠实粉丝,两周前,球队在半决赛中获胜,他面红耳赤地大声呐喊庆祝,这张照片还被刊登在了《旧金山纪事报》的头版。他俯过身观看我iPhone上的采访,大声说道,“我爱LeBron!”然后又很凄凉地大笑了起来。


库比蒂诺此时只有17度,外面阳光明媚,空气中弥漫着餐厅咖喱鸡中散发出来的茴香和大蒜味,几百名正在享用午餐的员工也交谈甚欢。《福布斯》和其他媒体都声称“苹果要完蛋了”,The Verge也报道说苹果正在拉开一场“敌对消费者的愚蠢活动”,评论家Bob Lefsetz也放言,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是个“无聊的老家伙……供应链上的乞求者”。但在这里,我完全感觉不到这些负面报道。


库克带领下的苹果,在很多人看来都极不靠谱。近期发布的产品也很不如人意,至少是无法和2001至2010年的iPod、iPhone和iPad系列产品相媲美。另外还有一些来自公众的发难,比如2012年推出的地图引发了公众的不满,2014年评论员挂出了iPhone 6 Plus弯曲碎裂的视频。2014年推出的Apple Pay也并没有成为“无现金流通社会”的标准,著名苹果产品介绍网站的编辑John Gruber也评论说,Apple Watch “并没有达到我对苹果的期望”。除此之外,还有产品设计上的缺陷:Apple Music的附加功能过多,有点像是Microsoft的设计;iPhone 6后面的摄像头设计太过外凸;新款Apple TV的界面缺乏逻辑,遥控程序也让人迷惑。


或许苹果所涉及的业务面太广了:苹果手表推出了多款,表带种类无数,iPhones和iPads的尺寸大小不一,还使用Beats的专利耳机。据可靠报道称,苹果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可能用来进行汽车研发,这无疑又加剧了人们的忧虑,担心苹果贪多嚼不烂。乔布斯担任公司总舵手的时候,不管是对新功能、新产品、新的经营理念,还是人才招聘,他说“不”的时候总是多于点头说“好”的时候。“库克远不如乔布斯的要求严格”,苹果产品线扩展的趋势似乎正验证了这句话。(这种担忧是有据可循的:20世纪90年代早期和中期的时候,苹果的产品线就是一团糟,所以不管是作为制造商还是在业务上,名声都不好。)


去年四月份,苹果宣布其收入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3%,13年来首次出现下跌的情况。而iPhones销量的跌幅更大,下降了16%,一份显示智能手机占苹果公司总收入65%的报告更是给苹果拉响了警钟。自此,批评之声越演愈烈。


与此同时,苹果的竞争对手却已迈步前进。Amazon、Facebook、 Google和Microsoft纷纷向媒体发布,称其新产品将会使用人工智能技术。Microsoft发布了个人助理Cortana,这是一款能够以一种更加实用和私人化的方式预测用户需求的软件应用。其他公司也将相似的功能融合到硬件产品之中: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Amazon就售出了300万个价值199美元的产品——Echo,一款语音控制的个人助理。Google也高调宣布,将于五月份推出类似产品Google Home。对比苹果已经上市五年的语音控制产品 Siri,评论者嘲讽该产品没有任何可取的创新点。


那么,苹果真的要完蛋了吗?正如知名科技博客作者John Gruber所说,“任何在谈话中使用"完蛋"这个词语的人,都是不切实际的。”针对近期iPhone销量的减少,很多人纷纷摆出了黑莓的衰落史。但是和只拥有单一产品的黑莓不同,除iPhone之外,苹果还拥有Macs、iPads以及软件应用和服务等。在那个灰色的季度,苹果销售额达到了506亿美元,超过了Google母公司Alphabet(203亿美元)和Amazon(291亿美元)同期的销售总额。就纯利润来说,苹果105亿美元的纯利润甚至超过了Alphabet(42亿美元)、Amazon(5.3亿美元)、Facebook(15亿美元)和Microsoft(38亿美元)四家公司的总和。


我和埃迪及Federighi会餐后,库克隔了几天告诉我说,“我没有去看所有关于苹果的报道,但是对于事实如何,我是很清楚的。”


按照以往的惯例,苹果的高层人员只有在公司有新产品要推出的时候才会接受采访。如果是杂志邀约,乔布斯一般都会要求他们刊登自己和公司设备的合影,否则就不予配合。但是这种情况正在逐渐改变,而苹果内部的改变也不仅仅体现在宣传部门。苹果已经开始致力于改善公司四大操作系统(Apple TV、iPhone、Mac和苹果手表)、Apple Pay和Apple Music服务,以及iPhone界面上的iMessage。另外,苹果公司也重新设计了零售店以及App Store的布局。对于那些饱受公众批评的产品,如Maps、Siri和手表提供的恶意服务,也在进行大刀阔斧的整改。苹果很清楚,如果没有来自APP开发者的创新,就没有这个由苹果产品构建起来的年收入2500亿美元的商业帝国,所以公司正在以全新的方式去寻求可以合作的APP开发者。当然,苹果极有可能已经在探索汽车制造的可行性了。所有这些举动,都将成为构建全新苹果帝国的基石。


苹果未来的发展道路可能会和过去有所不同,但是这便是库克、克雷格·费德里希和埃迪·库他们所要开创的道路。埃迪·库说:“如果你了解科技行业,就会知道,如果不去创新,你就永远停留在过去的成就之上。现在没有人还想要第一代iPod或者iPhone 3GS。”


苹果的高管都尽量不去评论,公司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创始人的预设,但是这却是正在发生的不争事实。公司的发展变化虽然很微妙,但也是革命性的。库克正在推动着苹果进入到一个崭新的未来,这比乔布斯生前所创造的苹果要更加强大和宽广。“我希望苹果能够长立不衰,永远屹立。”库克说。


那些被去年春季苹果的坏消息吓到的人,他们忙着诋毁库克和他的团队,或许已经无法意识到公司目前的雄心伟略和已经取得的巨大进展。尽管Amazon、Facebook和Google在对他们的大胆想法进行大肆宣扬,苹果依然最有可能是未来科技发展的权威领航者。


“你现在的缺点是不是比以前多了?”


“我身上的缺点是不是比以前多了?”蒂姆·库克对我拙劣的提问开口大笑,“我身上一直都有缺点。一直都有!”


库克在访谈中一直坐的笔直,他轻笑着回答了我意欲问出的问题,“相比于以往,苹果是不是犯了更多的错误?我没有对此进行记录。”尽管在担任苹果CEO的过去五年里,他的工作挑战性越来越大,但他却没有显出一丝衰老的痕迹。让公司市值损失1800亿美元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对他产生了影响,但他依然生动幽默。“我们从未说过自己是完美的,”他继续说到,“我们说过要努力做到完美,但有时也会失败。”


事实上,由于iPod、iPhone和iPad太过成功,使我们忽略了乔布斯在苹果复兴之路上所犯的众多错误,比如1997年和第一代iMac一同推出的圆形鼠标,几乎就无法使用;2001年推出的绚丽的PowerMac G4 Cube,一年后就宣布停产;2005年联合摩托罗拉推出的音乐手机Rokr,以及社交网络 Ping,等等,都是不成功的。


“重要的是,你是否有勇气承认自己做错了?是否会做出改变?”库克接着说,“而作为公司CEO,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确保公司一直勇气十足。”


Gadflies嘲笑库克所带来的苹果产品是不完美的,总是落后于当下的最新技术。对此,库克坦言,“苹果所遭遇的问题是,总有人把我们今天所做的努力,同别人吹嘘的未来可能生产出来的产品作对比。不光是今天,在我所见证的过去18年里都是如此。”


在过去的40年里,苹果曾在很多领域被视为落伍者,比如音乐、视频、互联网、电话、无线、内容创作、网络化、半导体、软件应用、触摸屏、手势控制、材料、信息、新闻聚合、社交媒体、语音识别和地图等等。即便如此,公司还是努力站稳了脚跟,并通过把最重要的技术融合到我们的产品之中,赢得了众多消费者。乔布斯去世的时候,苹果创新之路的成功已被世人所见证,这无疑是乔布斯留给后继者最重要的礼物。


带着乔布斯留下的财富,库克在用适合他的方式继续前进。苹果的这位新任CEO是位足够理性的人,不会被乔布斯所留下的绚烂遗产迷惑了双眼。乔布斯到了后半生才意识到创新的力量,但是库克给人的印象是,他从出生就重视和热爱创新。库克重视细节的特点却常常被人当作是一种劣势。但是在过去的五年里,在库克的带领下,苹果的收入翻了三倍,员工增加了一倍,而在全球的业务也在快速增长。这都是很了不起的业绩。库克能够利用公司的各项资源用以发展公司业务,并将把所获收益投入到软件、硬件和服务等更加宽广的领域,这都是乔布斯所不曾做到的。库克永远不会像乔布斯那样耀眼,但是要带领苹果成为更强大的商业巨兽,他会是最适合的CEO。


苹果一直是在不断尝试中发展起来的企业,这一事实是人们最容易忽略的。2014年Jony Ive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说,“在每个项目结束之后,你都会收获很多东西,有目标的实现,有实际的产品,还有你在项目过程中所学到的很多东西。你所学到的东西和产品本身一样,都是有形的,但却比产品更有价值,因为那是你的未来。”


这种不断学习的过程正是库克管理苹果最重要的方法。他接受缺陷的存在,但要求员工必须要追求完美。我问埃迪,乔布斯和库克有什么不同,他笑着说,“啊,我突然不舒服。哈哈,开个玩笑。乔布斯动怒的时候,会当面朝你大声训斥。但蒂姆就更加冷静,在理智上的自控力要更强。但是如果蒂姆对你失望了,即使他不朝你大喊大叫,你依然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我从不想让乔布斯对我感到失望,也不愿让蒂姆对我失望。这感觉就像,我不希望让父亲对我感到失望一样。”


(下)


在库克所做的众多努力中,最为突出的当属对地图软件的完善了。苹果的地图软件自2012年9月份推出以后,因其提示信息错误百出,所以饱受批评。虽然当时苹果的用户还不足十亿人,但也足以让其沦为全国的笑柄。“对于这件事情,首先你会感到很难堪。”埃迪说,“所以我们首先要处理好自己的情绪,直面问题。我们之所以会感到难堪,是因为产品本身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而且我们也很努力地去做了。但我们还是低估了产品本身的复杂程度。所有的道路和餐厅我们都知道,也有全部的地址信息。邮件都可以寄到,联邦快递也都可以寄到,这难道会有多困难吗?”


负责地图研发的埃迪抖动着桌下的双腿,向我讲述了苹果是如何重整旗鼓的。“你首先要自问:这件事到底有多重要?我们应该投入更多的努力吗?还是说,我们的失败是因为高估了产品的价值?在地图的问题上,围绕着地图未来的发展之路,以及是否应该联合第三方软件公司,我们的管理团队进行了长期的讨论。我们不可能去做每一款软件,之所以没有尝试去开发Facebook的APP,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做得很棒了。但谈论的结果是,地图对我们的平台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有很多我们希望开发的功能都是要借助这一技术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拥有自己的技术。”


然而真正的改变却并不容易。地图软件推出不久,在苹果任职了15年的 iOS主管Scott Forstall就提出离职,随后又有更多的人离开。Forstall担任iOS主管的时候,手下有十几位研发人员,他们工作各自独立,而现在,苹果拥有几千名员工在进行地图的研发工作。Federighi表示,“我们需要提升当初被我们所忽略的能力。地图涉及到很多数据整合和质量问题,需要我们持续关注和努力。”


苹果所做的,不仅仅是针对问题提供一堆数据就完事。库克还要求他的高管团队去重新审视他们和研发团队合作的模式,然后做出改变。苹果以其良好的保密性著称,现在他们有所开放了。埃迪说,“因为地图的问题,我们在研发程序上做出了很大的改变。对于生活在库比蒂诺的人来说,地图所提供的信息是很棒的。所以我们当时就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因而也没有到外面去收集更多用户的反馈信息。现在我们已经吸取教训了。”


对于所有重要的软件项目,苹果现在都会进行公开测试,这是乔布斯从未做过的。2014年,公司邀请用户对OS X Yosemite的升级进行测试。去年,针对公司最重要的操作系统iOS,苹果也推出了公测版。埃迪说,“正是吸取了地图问题的教训,所以消费者现在才能够亲自对iOS进行测试。”


针对苹果地图的批评声现在明显有所缓和,尽管比较权威的科技评论人员还是更看好谷歌地图,但所有人也都注意到了:苹果地图已经完善很多。埃迪和其团队所做的努力不仅体现在地图本身的改善上,苹果地图现在已经融合到了很多iOS应用之中,包括Airbnb、Foursquare、Yelp和Zillow。类似地图平台的完善,可以为所有苹果产品的发展提供帮助。Federighi解释说,“在我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里,地图是至关重要的。地图是我们创建各种平台价值的基石,它和我们的操作系统所起到的作用是一样的。”


两位高管不愿谈及苹果地图下一步的发展,不过未来的很多功能极有可能都会涉及人工智能的相关技术。(苹果地图在你实际出发过程中提供的导航,有时是和最初推荐的路线是不一样的,这其实就是最基本的AI。)埃迪举了一个例子,描述了他所希望看到的发展方向,他说,“假如我现在在家里处理邮件,马上准备去上班。如果我的地图提醒我:不要现在出发,如果你稍微晚一会再走,路上就会节省15分钟的时间。那么我就会很高兴。”


苹果地图所取得的改进,是技术逐渐创新的结果,这也是苹果的一贯作风。这种说法你并不常听到,因为这和大多数人所认为的“创新来自于瞬间的灵感,并能带来超乎想象的新产品”并不相符。当评论家批评苹果无法带来具有突破性意义的设备和服务的时候,他们忽略了科技发展的三个重要特征:第一,突破性时刻的到来,是必须建立在逐渐创新的基础之上的,至于它何时到来,则是无法预测的;第二,即使不能带来轰动性的技术突破,这种在幕后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技术创新也具有重要效益;第三,只有在主流大众做好了充分准备,且具备强烈需求的时候,新技术才能够广泛推广。“整个世界都以为,乔布斯在世的时候,每年都有革新性的产品发布。”埃迪说,“其实,那些产品也是经过了长期的研发才推出的。”


在过去的一年里,人工智能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科技,而所有相关的AI产品似乎都和苹果无关。谷歌在最近的OI大会上宣布,要利用AI技术,重新改进几大产品,这被公众看作是很有远见的举动。目前最受消费者追捧的 AI产品也不是来自苹果,而是亚马逊的Echo,它向我们昭示着一个到处充斥着计算机的世界。如果你对着空气问问题,就会有家具告诉你答案,那么谁还会需要手持的设备?


公众对苹果在新技术的部署上一直存在误解,比较显著的一个例子就是Siri,Siri所提供的其实也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AI服务。多年来,苹果一直在使用不同类型的AI技术,例如,从2003年起,苹果的iTunes就可以提供个人推荐服务。Siri是苹果在2011年推出的,这比Google Now早了九个月,比Microsoft的Cortana以及Amazon的Alexa早了三年。


在Siri的研发上,苹果采用是一种简单的双管齐下策略。这也就是为什么苹果从不担心谁先谁后的问题。公司高管在意的,是如何坚定地发展自己的技术,为消费者呈现不断改善的产品。


首先,苹果坚持不懈地致力于基础技术的改进。和苹果地图一样,苹果把Siri作为一项在线服务进行持续更新升级,而不是只对其进行一次性的OS 升级。消费者也已经意识到,相比于以前,Siri可以回答的问题越来越多:它现在每周需要处理20亿问题,这比一年前多了一倍。


其次,苹果还不断探索如何针对不同的使用场所,让Siri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在iPhone上,Siri可以处理语音指令和问题,用户只要进入软件,就可以获取答案。在汽车上,配合苹果的CarPlay车载系统,Siri可以为用户推荐旅行路线,锁定餐厅位置等其他服务。另外,你还可以在Apple Watch上使用Sir,也可以借助Apple TV遥控,使用Siri进行电视调控。


和苹果地图不同,Siri无法取代现实世界中的对等物。所以埃迪才说,“我们需要判断要去开发哪些功能,怎么做才能把产品做得更好,消费者需要什么,以及如何做才能真正改善人们的生活。”埃迪的想法解释了,为什么苹果会在今年夏天对APP开发者开放Siri,尽管只开放了以下七个方面:健身、通讯、支付、照片搜索、打车、CarPlay和语音呼叫。希望Siri可以在最适合消费者的方面,发挥其最大的价值。


目前来说,Siri已经可以和市场上的任何相似产品相媲美了。通过语音控制 Now不稳定,有时会很有趣,有时也让人很崩溃,而Cortana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Echo中的Alexa虽然在回答问题的速度上让人称赞,但它的回答有时候却让你竭嘶底里。Alexa虽然也可以配合Amazon的Fire TV Stick来调控电视,但是却不能在汽车上使用。


如果AI成为主流消费者所追捧的技术,被人们认为是落伍者的苹果很可能就是AI时代的领军者。在产品种类和消费者体验方面,没有一家竞争者可以超越苹果。而且,Siri可以在现有的所有服务和产品中使用。一旦消费者可以在他们的Mac上使用Siri了,就会感受到它功能的强大。在Photos app中,Siri的功能要更加齐全,可以帮助用户更简便地管理和组织照片。使用 CarPlay的驾驶者,也会体验到越来越多的AI服务。缺乏了苹果这样广泛的产品种类,其他竞争者的选择则要少得多:他们要么需要限制AI的使用,要么需要围绕AI技术去开发全新的产品,要么得去寻找第三方合作者,将自己的技术融入到第三方的产品中去。


苹果会时不时地迫使用户走出产品使用的舒适区,比如说,苹果今年秋季将有可能取消iPhone 7的标准耳机插孔。当然,苹果也不会把一些尚未完善的技术强行应用到产品中去。2015年末,苹果低调收购了一家语音AI初创公司VocalIQ。众所周知,该公司目前正在研发新一代Siri,但可以肯定的是,只有等苹果决定了该技术已经真正成熟,才会着手将其应用到产品中去。人工智能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概念,但未来毕竟无法预测。苹果尽可能地让其十亿用户都能够舒舒服服地享受AI服务,因为抛去人们的误解不说,它本身所面向的还是普通的消费者。


“人们总喜欢现在就可以做的事物,而不是幻想出来的东西。”库克说,“我从小就一直幻想《摩登家庭》里的生活方式,但幻想归幻想,总归还是要回到现实的。而苹果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把产品生产出来,呈现给你,让它融入到你的生活中。”


20世纪70年代中期,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创办了苹果电脑,向人们出售一种全新的电脑,当时的消费者只有几百人。随着公司的不断发展,其使命也越来越重大。1997年乔布斯回归苹果后,曾宣扬说苹果出售的是一种“体验”,这是任何别的制造商都无法相媲美的。起初,“苹果体验”意味着使用一款单一的苹果电脑。乔布斯当时希望,卓越的苹果电脑可以顺利拿下另外1%的市场份额,1%的份额增长便可以确保苹果的财务正常运转了。等到蒂姆·库克接任CEO,“苹果体验”的概念已经成为了:同时拥有和使用三件联网的苹果设备(iPad、iPhone和Mac),并且三件产品还要互相关联。


而如今,苹果所销售的体验已远非是同时拥有三款苹果设备。对于苹果的这一目标,埃迪笑着说,“我们希望自己的产品可以参与到你全部的生活中去,从你早上起床,一直到晚上睡觉。我们的目标是,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为你提供帮助,不管是在客厅、书桌旁、汽车里,还是在打电话的时候。”


苹果如今所销售的体验不仅仅是几款设备,而是成套的硬件、软件和服务,并且结合了其他公司所提供的众多应用和服务。如果不了解这一点,那么就很难理解苹果的未来,以及库克所面临的挑战。要实现全天候地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宏伟目标,只保证把自己的产品做好是远远不够的,苹果还需要同其他服务网路紧密结合。


有一点苹果做的很棒,就是在已经占有的市场上还可以持续创造营收,未来会更是如此。据著名分析师Horace Dediu的评估,苹果用户每个月每人可以为公司带来40美元的营收,而Facebook和Google只有几美分,Amazon的消费者每个月也只是给公司创造几美元的营收。这主要是消费者花费巨资购买其昂贵产品所带来的,但是苹果的一些订阅服务,如Apple Music和iCloud,也已经开始为公司带来巨额现金收入了。服务所创造的收益从去年的9%增长到了今年的12%。事实上,光是苹果服务的收益就超过了Facebook的总收入。而这不过是开始。


iPhone的销量尽管下跌了近四分之一,但是离“完蛋”还远着呢。iPhone可以和其他产品相结合,这是它的重要战略优势,分析师Neil Cybart也表示,现在依然是“苹果体验时代”。“你车里或家里或许有十几种微处理器,但这些都是哑巴产品。”Dediu表示,“只有当智能手机也入住那个环境,它们才能够关联在一起,你的汽车或房子才可以变得智能。”你的iPhone记录着你的喜好以及最新的软件,帮助你管理你周围的环境,比如帮助你管理恒温器和Philips Hue灯泡的APP。想一想iPhone是如何通过Bluetooth自动连接到你的车载语音系统上的,那么你便能够想象出,一旦你拥有了更多的传感器设备,iPhone将会起到多么大的作用。


苹果会对iPhone进行持续改进,也会销售越来越多的设备,但随着公司的发展,苹果也会不断探索新的营收点。苹果的发展模式便是如此,在原有产品的基础上不断扩展。基于这种稳定的发展,苹果现已成长为消费科技行业最强大的企业。


苹果很有可能再也无法推出像iPhone一样的产品,能够达到所有人的满意。但这并不意味着,苹果会走向衰落。“iPhone进入的是手机市场,世界电子设备行业中最大的一个领域。”库克说,“为什么?因为,世界上每个人最终都要拥有一部手机。这样的产品并不多见。”


库克还说,“如果不从收入的角度,我们很难从产品的角度去想象一个如此庞大的市场。”就产品销售来说,以后也很难出现可以媲美iPhone的产品。就收入来说,全球媒体娱乐市场规模为5500亿美元,汽车行业的市场规模为3.5万亿美元,而全球每年的健康开支为9万亿美元。在这些领域,虽然苹果都没有占据主导地位,但不要忘记,曾有分析师称,只要苹果在移动手机市场占据1%的份额,就算是取得成功了。


库克最后谈到卫生保健,他说:“苹果已经进军卫生保健领域了,我们开始关注人们的健康问题,然后慢慢到研发和医护,之后可能会涉及更多的方面。”库克说,在卫生保健领域,大多数人所关心的都是如何从保险公司拿到赔偿,他们肯本不关心如何去真正帮助病患。“而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把关注重心放在病人而不是获取赔偿上。如果能够做起来,那么这个市场会比智能手机更庞大。”


在规模9万亿美元的卫生保健市场,1%的份额就是900亿美元。即使是苹果公司,也无法抵制这样的诱惑。


本文来自翻译:www.fastcompany.com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库克忆乔布斯谈Apple Watch展望未来:除了价值观,其他都可以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