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小派戏说|上戏,你的呼吸我在静静地听

小派老师爱学生2018-03-12 13:08:54


抬头看看悬挂在老高老高的钟,时间已经沉入了睡眠状态,而我此刻的躯体同样感受到了来自于黑暗的诱惑,近日的劳苦与心累几乎令我晕厥。可就是如此,我想我依然希望自己能够写下这段文字,因为这种渴求的情绪早已经超越了困顿所带来的诅咒。


时光流转,且让我们一同翻越几座灵魂的荒野高山,静止于2015年12月1日。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日子,之于你,或许不是;之于我,抑或不是;可是之于上戏,这绝然是一个被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是这位饱经风霜但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的老人七十岁的生日!


我想任何一种记忆都需要一种基点,抑或是一种载体如同容器一般将之储藏,待到春花烂漫时或许就可以打开,任由这种迷人的芳香在空气与阳光的化学反应中得以释放,时而感动着我们的嗅觉,时而拨动起我们的听觉,是如此悠长而耐人寻味。这样的记忆,上戏于2015年12月1日有之,她通过一次次久未谋面的师哥师姐的呼唤中得以记忆,她通过一双双拥抱过几多个春夏秋冬的手紧紧相握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温度与力量,重温一同走过的青春上戏……


可你千万别觉得这就是记忆上戏那一天的全部,我相信你绝不会遗忘静静地躺在红楼教室以及华山路校区具有百变功能的操场一隅的那些块长得如此丑陋而粗糙的砖块——这块被可爱的上戏人以及深爱着关心着上戏的社会人士称之为史上最为牛的校庆礼物,是那样沉重而与众不同。这块砖之于任何人来看,不但貌丑,体重,关键质地还极其坚硬,就算想要在上面刻个名字做个留念都能钝坏几把刻刀。但我想我们的上戏人是如此把她珍贵,方砖正上方的右侧一个深深镌刻在正面的圆形上戏LOGO正在向所有轻看他的人昭示一种尊严与气度:我是一块“上戏宏砖”,我之于七十年的淬火而生,孑然一切,只保有一颗上戏人之于艺术的最为淳朴而虔诚之心,因上戏而筑,因上戏而荣。如若非要对上戏人之于这块砖的“珍贵”做一种描述,我想再没有把一个事实陈述清楚来得真切而直接:一万块“宏砖”,短短一天,原地留下的只是曾经拥有过的一阵叹息与惊讶。




上戏宏砖:一块方寸之砖,汇聚横浜桥老校区、华山路校区、莲花路校区、虹桥路校区以及浦江新校区五地之沃土。昔日平地起红楼,见证着一代代上戏人从这里出发,走出了七十载艺术大道上的星光灿烂。未来浦江树新楼,如今这一块上戏宏砖,必将筑就起上戏人宏大而壮美的新辉煌!


这段文字以“上戏宏砖”外包装的形式裹挟于砖外,之于我撰写此段文字的目的唯有以简单明了的方式向所有“宏砖”的拥有者传递些许有关这块上戏之砖的来历与意义,但我想这远远不够表达设计与筑就这块砖的上戏人以及作为她的命名者的我的真正意想。一如很多校友与记者对于这块“上戏宏砖”意义的解读与延展,这是一块十分“贵重”的礼物,她凝聚着上戏几代学人的心血与期望,她承载着上戏七十年煌煌历史的厚重与伟大,她可以是华山路“红楼”中的一块奠基石,也可能是将来浦江校区“宏楼”或“宏墙”中的一块台阶一块瓦。她继往开来,她风雨兼程,只为每一个上戏人宏大而壮美的艺术之梦,只为上戏未来而美好的宏伟发展。这一切的一切,只是这块小小的“上戏宏砖”的一个侧面,她始终伴随着上戏人的呼吸而成长,与每一位上戏的成长共命运,我想这才是这块砖的终极奥义之所在吧。


如果你认为这就是上戏七十周年庆当日唯一留给大家的物质念想,那么我想你一定是那位正独自漫步于上戏精致而美丽校园黯然神伤校友,你的手里或是衣服上一定是少了一枚金灿灿的上戏建校七十周年特制的金色校徽。如果说“上戏宏砖”是本次校庆的稀缺品,谁拿到谁幸运,那么谁拥有一枚当时在策划校庆特别节目时几位校领导和我们导演组灵感碰撞出来的最终仅仅制作了3000枚的校庆纪念版“上戏金色校徽”那就是无比幸运的幸运儿,堪称幸运中的航空母舰了。




当3000枚金色校徽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迅速被幸运的校友们所取得,那些因各种原因晚到的校友那落寞的眼神,更别说那些七八十岁的老校友因没有拿到校徽而伤心流泪,边揉揉眼睛口口念叨:“下一次,不知道是不是我还有下一次”时,我们在场的志愿者无不动容,心都碎了。每每我们志愿者和我说起这段已经成为往事的片段,我都忍不住想要流泪。


是啊,对于我们,一枚小小的校徽只是一份特别的礼物,有了高兴,没了沮丧一下而已。之于他们,一个个怀揣着上戏的历史,承载着上戏的故事的老校友而言,这就是上戏对于他们的全部!读到这里,你是不是也与我们一样,鼻头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甚至于责备学校的管理者怎么就不能多制作一些,多分给老校友一些!事实是,我们正在酝酿与行动中,增补工作正在进行中,一旦拥有必定第一时间向当时留下地址没有拿到纪念版校徽的老校友寄去,同时送上我们最为诚挚的祝福!




当所有回校的校友在寻觅“上戏宏砖”的踪迹或是在向志愿者寻觅校庆纪念版金色校徽的时候,还有三份沉甸甸的物质念想在每一个接待校友的教室里静静等待着他们的归属者的到来:一本反映着上戏校园变迁的《我们的校园》、一本记录着上戏七十年大事记的《年轮》以及一封显得并不那么耀眼的薄薄的轻轻的《致校友的一封信》。




有关这封《致校友的一封信》的故事我想在这里说一说,这真的是一封用心良苦的信,是一封多愁善感的信,是一封凝聚着多少上戏学子心血与汗水的信。这封信从设计到完稿经历了几多浮沉,甚至于差一点点就不能与广大的校友见面了。


她的信封全身紫色,那是因为这是一份充满柔情的带着一点一丝神秘的信,紫色与她的气质如此契合,更重要的是她的紫色与上戏LOGO的紫色同色。翻看信封的封口有着一枚纯手工的银灰色上戏LOGO火漆印,之所以没有使用金色是因为灰色同样是上戏LOGO中的色彩。如果你狠心地撕开“上戏火漆”,你一定能够收到一份印有上戏LOGO并写有“上海戏剧学院建校七十周年”字样的一份信,信头的标题“致校友的一封信”的字体与前者一样都是选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任主席舒同的字体,那是因为上戏老校门上的“上海戏剧学院”六个字就是出自舒同先生的亲笔所写,可惜的是现在这块校名牌只能永远的留在了黑白的相片之中以及我们上戏人的记忆之中了。而现在依然屹立于上戏剧院前的老校门模型上的校名牌即是我所说的舒同版,乘着大好机会,好好去拍上一张靓照留为纪念吧。




全文如下:

致校友的一封信

亲爱的校友:

您好!

或许我们已经许久未见,可是我们坚定地相信彼此的感情不会变淡,而是随着光阴的脚步变得愈发醇厚而纯粹。因为,我们都是上戏人。

七十年风雨兼程,弦歌不绝;七十年桃李天下,群星璀璨。上海戏剧学院,于无声处悄然破土,低调而拒绝平庸,自由而拒绝狂妄,创新而拒绝盲从,平等而拒绝媚俗;上下求索于艺术大道上的至善至美,一心致力于培养艺术人才的健全人格,终究成为现如今屹立于艺术教育沃土上的参天大树。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一日,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

七十个春夏秋冬,

二万五千五百五十个日日夜夜。

你,或许真的感觉离开了很久,

可是之于我们:你,从来就没有离开。

请诗意地记住,可爱而可敬的上戏人:

你,在与不在,之于我们,永远都在;

上戏,好与不好,之于你,永远都好。

这就是上戏所给予的牵绊,一种深深镌刻在每一个上戏人心头的那一份牵挂与无比的爱,是那样难以割舍,那样迷人而真诚。无论你身处何方,无论你身居何位,无论你默默无闻,无论你星光熠熠,无论你幸福快乐,无论你悲伤痛苦。只要你怀揣着一颗对艺术虔诚的初心,坚定地守护艺术的梦想,你就是上戏!

最后,借用余秋雨教授在《我们的校园》中的这一段话共勉:“有空,请多到校园走走吧,像熊佛西先生一样,用轻柔而沉稳的脚步,来体察它的升沉荣辱,感受它的叹息与兴奋。只有在我们所有人的卫护下,它才有力量反过来卫护我们所有的人。”

值此上海戏剧学院建校七十周年之际,祝愿您: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上海戏剧学院全体师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一日


再透露一个秘密:要论本次校庆日最为稀有的物质念想,我想这封信是当之无愧的,校方一共印制了1500份,印有志愿者全手工制作的“上戏火漆”的仅有850份,而且信的保存相较于其他的物质念想,保存起来相当不易,谁拥有了一份绝对值得珍藏,恭喜你们,幸运的校友们!此外,有很多校友都在问这封信的作者何人?我的回答:信中有落款,不信那就你自己猜~




是不是你以为我要做总结结尾了,是的,我是这样想的,可是却下不了笔,因为有着太多的故事想要与大家分享,不是以官方的也不是以宣传为目的,只是想和所有的上戏人以及关心上戏热爱上戏的各位朋友说说自己的上戏校庆。可是,篇幅真的太长了,我不得不真的暂时收手,请大家等待,等待我接下来更多的诉说以及有关上戏七十周年特别节目晚会的独家揭秘吧!最后,我想以我的一首短诗的片段对我们可爱的上戏校友致敬:


不留一份牵挂,一丝痛

淡淡的花香是你的唇

飘来的都是你的吻

让我在幸福中记忆你







诗意的栖居,慢生活
用批判去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用思想去批判有批判力的事
讲述上戏故事,话说同济风云



微信公众号


关注小派老师


微信号:xiaopailaoshi

新浪微博:小派老师_爱学生

内容转载等合作信箱:qjscolin@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