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敢情“充实”从来不是那么回事儿

雅观山西2018-03-15 13:04:53

以前朋友会调侃我是工作狂,而我常常报以一句干瘪的“才不是”,却乏力解释如何个“不是”法。今天,在经历了一个“折腾“的周六,我想,可以作一个迟到的解释了。

受老罗“生命不息,折腾不止”精神的鼓舞,一个月前我辞去了一份每天喝茶、上网、发呆的闲差,来到了一个朝气勃发的互联网公司。之所以说朝气勃发,不仅因为工作的同事基本为90后或泛90后,更因为每个人工作的那种鸡血状态,从清晨9点开始跟搬运食物的蚂蚁一样热火朝天,直到晚上下班都不愿意离开座椅。这让习惯了不到下班点就开始琢磨一会儿吃什么玩什么的我十分兴奋,并立志自己也要在这样的鸡血公司成为一名“折腾”的小蚂蚁!

一切都有序开展,循序渐进。这一个月,除了体验各式各样的文案活儿,还学到了之前从未涉猎的新媒体运营事项。总之每天既有常规的工作内容,也有即时的紧急事项,八小时工作时间绝对满满当当,一丁点儿都不辜负。
我想,正因为这份满满当当,我找到了久违的充实感,收获着“今天比昨天进步”的成就感。

今天,一个加班的周六,如往常一样列好待办事项,按部就班的话,这些事项会在下班时完成。但根据墨菲定律,如果有加班的可能,那就一定会加班。所以,直到晚上八点,这些工作仍未能如愿完成。不是拖延症作用,而是一些抽象的“程咬金”博弈你的“想当然”,最终比你等级高的“程咬金”取胜的缘故。
一天的高强度紧绷状态,即使在回家之后仍未解除,太阳穴像蹦床一样紧绷,头皮麻到你能感觉得到白发的滋生。

是我想要的充实吗?
    显然不是。

这时候,在正面切身体验的基础上,我终于反面印证了“充实”的概念:
是扎实的刚刚好,而非忙碌的无休止;
是工作时候的专心致志以及休闲时候的悠哉游哉,而非碌碌无为的工作或者被工作填满的闲暇;
是just right,而非too much。

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只能说以上是我理解并想要的那份充实,一份简单的饱足感。

如果将“充实”比作一个圆形比例图的话,那么它一定包括两个部分——问心无愧、保质保量甚至略有创新进步地完成工作,同时,由电影、聚会、咖啡、读书、旅行等精神名词共同填满的好好生活。

或许有人会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但我说,女娲娘娘让你感受的人间,一定不是极致的一味,而是既有工作的酸甜,也有生活的多姿。
END

雅观山西
Pilgrim of Shan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