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90天后的跨年,希望在长安街,偶遇你

Kevin凯雯的窝2018-05-18 19:17:03

这是我的第80篇文章





夜走长安街

(全文阅读时长约7分钟)



多次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黄昏时走过陌生的路,看着熟悉却又苍凉的建筑,冗杂的人群多次想让我急切的逃离,不再怀着天真不切实际的梦想。


从一开始逆来顺受的选择,就注定要承受这些莫名感伤自我颓落的日子。


每每沉迷于忙碌的快感,为自己的逃离寻觅华丽的入口,卑微的烟火无时不在怨诉尘俗的丑陋。抽出身躯,经常是会游离在以外的世界,不知道那是哪里。


望着渐落的黄昏,映照着绚丽的花篮,广场的灯光亮起,似乎一切都那么不堪,令我鄙夷。泪水随风,影子没有鲜丽的面孔,只是轮廓,格外美。




2015年12月31日22点,我走进了电影院,一个人看的是《恶棍天使》。


2015年12月31日23:58,我走出了电影院,王府井依旧灯火通明。


2016年1月1日00:00,我在王府井,我在长安街,一路向西压着马路,不知会在哪里停止。一场旅行不是生活,在行走与驻留中切换状态,人生却是停在一点,时而移动,最终还是会停留。


王府井到天安门。


那一夜长安街依旧人头攒动,有结伴而行骑车的老人,有独自夜跑的青年,也有和我一样,一路向西不知终点的夜行人。路过北京饭店时,迎面而来有一群外国朋友,冲着我们这些陌生人高声喊着:Happy New Year!新年快乐!


身边的人纷纷被感染,开始对迎面而来的人说着“新年好”,我微笑回敬,仅仅一句来自陌生人却了无恶意的问候,没有防备地就被触碰到了内心最柔软的温暖。


2016年,你好。我举起手臂,比了一个V字,用相机拍下,铭记未来即将发生的怀念。



那个时候还是长发


天安门到复兴门。


已经走了一个小时。


路过西单时,马路上的车开始渐渐稀少,偶尔驶过运着庞大货物的货车连夜赶路。我的腿开始疲惫,寒冷渐渐侵袭,路边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温暖的灯光在闪烁,我挪开了定睛的眼神,继续向西走去。


未知是一种安全,即便在深夜里的落泪没有声音,没有一双手帮你擦去内心一时接受不了的痛,没有一个拥抱会时刻陪伴在身边,但正是这样,自己的双臂会给自己温暖,自己的手指会抹去脸上的痕迹,告诉自己,一切只是暂时。


复兴门到公主坟。


原本计划全程两小时走到公主坟,便在这里呆到天亮。但是路过复兴门后,脚底开始麻木,渐渐双脚发凉,双腿却不知在接受谁的控制,义无反顾的交替前进。


庆幸的是,一路上,结伴骑行的老人一直是我无言的伙伴,他们最终选择在军博附近的中华世纪坛休息,而我选择了一鼓作气到达终点。


到达公主坟的时候,我围绕着那个椭圆形的大十字路口旋转跳跃了好几圈,冲着天空喊,“我来到这里不会再迷路了!”




城乡贸易中心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圣诞树,已经熄了灯。

最后,我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面馆里吃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夜宵。

等待凌晨。这时,是1月1日3:00。


一个个片段组成生命,终结的音符会因你爱的所有而改变,会因爱你的美好而美好。日子一直在继续,自卑的心坚定的相信爱的人会幸福。




依旧会忙碌,依旧会隐忍,只是这些过程都是蜕变,在细微的时间里。成长。


记录流动的时间,用文字,图片,回忆,种种方式,或许已经成了定则,我也同样,不能徒然的让时间流动,强制性地以便对抗不停变化无情冷酷的光阴。殊不知多少次,自己正是控制者,唯一选择的路,只有行走。


在一个压抑的夜里再次翻阅心里的人写的思念,泪水,抽咽,却因他人的入睡而忍住自己放声大哭的悲伤。那些过去的时光,阵阵袭来的惆怅淹没了睡意,竟是一夜无眠。真正触及心底最重要的情愫时,还是无法控制,冲动,流泪,疯狂的想念。还有一天天同过去的自己说的一句句“再见”。


初心不变,足矣。





END




这是去年跨年的真实经历

想要分享出来缘由是

本打算十一去看升旗

但想到熬夜后白天还要补觉

然而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

便放弃了


因此

今天距离2016年跨年

还有90天

希望今年的路上

会有你一起走过更长的路

走过更长的长安街




我是凯雯

南边文艺第三届签约作家

(组织要求写上的/哭)

希望我的文字

可以写进你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