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松竹梅纹,中国古代最高洁的纹饰

长物居美瓷2018-06-06 06:15:17

 松、竹、梅是中国明清瓷器上常见的纹饰之一。松为常绿乔木,经冬而不凋谢,通常用来比喻坚贞高洁的节操,唐代刘禹锡在《酬喜相遇同州与乐天替代》诗中:“旧托松心契,新交竹使符。”松又为长寿的象征,如民间有“寿比南山不老松”之谓。竹为多年生常绿植物,中空,直而有节,性格坚韧,叶四季常青,经冬不凋。多用来比喻气节坚贞。梅为落叶乔木,花朵早春先叶开放,不畏严寒,多喻高尚的品格。因松与竹经历寒冬腊月而不凋谢,梅则寒冬生花,故同称为“岁寒三友”。

青花松竹梅纹双耳瓶  元代 ( 江西省博物馆藏  


以松竹梅为瓷器纹饰,始于元代的文人画岁寒三友题材。文人画在元代特定的政治与文化背景只能中产生,采用松竹梅象征君子德行的风气,也影响到瓷器及其他工艺品的装饰。

青花松竹梅纹罐    元代

青花松竹梅纹高足杯(残)    元代


元青花瓷器上有单纯描绘梅竹的,也有加洞芭蕉为衬景的。元代的松树多有树皮的描绘,松针或为细长的马尾状,或扇骨状;竹干及叶为单笔勾绘,叶片大小参差;梅花写实,花瓣细线勾画填色留白,枝干上有刺状物。

青花松竹梅纹八棱罐  元代

青花松竹梅纹梅瓶  元代


到了明代,松竹梅纹在瓷器上常与洞石栏杆组成庭园景致,各朝代的时代特点较为明显。

釉里红松竹梅蕉玉壶春瓶   明洪武

釉里红松竹梅纹玉壶春瓶    明洪武


洪武官窑瓷器的庐山真面目在过去一直不甚清晰,近十四年来相继出土了许多洪武朝瓷器,尤其是景德镇御窑厂洪武地层中出土的器物,加上清宫旧藏瓷器,使我们对洪武官窑瓷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青花松竹梅纹玉壶春瓶   明洪武

青花松竹梅纹执壶   明洪武


洪武官窑所装饰的松竹梅纹具有元代遗风,构图上仍为元代习以为见的分层横带式,但较元代的布局疏朗,所留空间较大;纹饰的绘画虽沿用元代勾线填色方法,但线条不及元代硬朗,已有清秀洒脱之势,有青花及釉里红两个瓷器品种,器物以瓷坯及玉壶春式执壶较为常见。

釉里红松竹梅纹菱口折沿盘   洪武

釉里红松竹梅纹菱口折沿盘局部图    洪武

釉里红松竹梅纹玉壶春瓶    明洪武


明初洪武时期青花色泽泛灰,釉里红呈色或浅淡晕散,或泛灰黑暗,少有鲜红之作,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


釉里红松竹梅岁寒三友梅瓶    明洪武

釉里红松竹梅纹梅瓶   洪武


永乐时期装饰有梅竹、松竹纹的器物较多,而松竹梅纹较为少见。这时期的松竹梅纹装饰具有构图疏朗、线条流畅的特点。与洪武时期同类纹饰相比较,画面的空白较大,松树不及前朝粗壮。松针更趋于球状;梅枝瘦劲,花朵五瓣,勾边填色;竹枝更为瘦削,竹叶长而尖,时代特征明显。

青花松竹梅岁寒三友纹大碗  明永乐


明代永乐松竹梅纹多装饰在盘类瓷器的内心,风格不尽相同,尤其是竹、梅的变化较大。这时期松竹梅纹另一个特征在构图上将究穿插,层次较为丰富。

青花岁寒三友图大盘     永乐

青花松竹梅纹大盘   明永乐


到了明代宣德年间,装饰有松竹梅纹的瓷器较多,品种也较为齐全,就目前全国考古及各大博物馆而言,所见有盘、碗、壶、炉、罐等各种器物。其构图、画法因器物的不同而有所变化。纹样具有程式化的特点,器型和纹饰都相配合并且较为固定。竹叶不及洪武肥硕,又无永乐瘦削,竹叶的根部多留白;松针仍为球状,但针叶较前朝要疏朗一些;梅花较少点蕊。

青花松竹梅、人物纹花口碗    宣德


明代宣德时期官窑松竹梅纹饰多与山石相组合为完整的画面,此类纹饰最早见于宋代元代开始在盘心表现,明代早中期更为流行,宣德时松竹梅石纹饰中的洞石画法与明早期不尽相同,以洪武洞石为例,石型瘦长,中有以留白方式表现的石孔,线条曲折,多少有些写实的痕迹;而宣德洞石瘦削怪异,状如仙人掌,时代特征极为明显。

青花岁寒三友纹笔盒1     宣德

青花岁寒三友纹笔盒2    宣德


正统朝瓷器松竹梅纹饰的面貌过去不甚清晰,近几十年来,南京、景德镇等地先后出土了一批有别于宣德,又不同于成化的青花瓷器,正统松竹梅纹的基本特征,松干呈“S”状,松针略为扁圆;梅花为大朵点蕊夹杂小朵空心梅;竹干挺直,竹叶较为写实。

青花松竹梅纹罐  正统

青花松竹梅纹罐细节   正统


景泰朝装饰有松竹梅纹的器物以碗类居多,其典型特征是松针椭圆,或一头圆一头尖;梅花为小朵,不见大朵;竹干为实心,竹叶为蒲葵叶状。

青花松竹梅纹瓶   明景泰  (江西省博物馆藏)


天顺朝装饰有松竹梅纹的器物不多见,但风格特点较为明显,梅枝较为虬劲,梅朵多万侧面,上有细线勾蕊,构图疏朗别致。

 青花松竹梅海浪盘    明天顺


成化官窑装饰有松竹梅纹的器物较为常见,纹饰的构图渐趋疏朗,删繁就简,浓淡有致,线条细腻而流畅。其特征是松针浑圆为放射状,梅分五瓣,竹叶双勾,松干穿插有孔洞。当然成化官窑松竹梅纹还有山石圆润画法,松针为圆形,点、勾、染并用,层次感较强。竹枝扶疏。梅枝虬劲,花朵不甚清晰。

青花松竹梅纹盘局部    成化

青花松竹梅纹高足碗   成化

青花松竹梅图长方形盆   明成化


弘治官窑松竹梅纹有两种风格不同的风格,一种是构图繁缛,一种是构图疏朗。前者见有青花瓷器,或者为五彩瓷器。

青花岁寒三友三足炉  明弘治

青花松竹梅大碗     明弘治


明代嘉靖松竹梅纹呈现出结构严谨,五瓣没货清晰饱满,松叶团簇,竹叶扶疏,有工细及粗犷两种风格。松干盘屈过多,有图案化的味道。这时期松竹梅纹饰亦多与山石、灵芝等组成完整的画面,其山石的画法生硬琐碎,质感不强烈。

 青花福寿康宁松竹梅纹罐   明嘉靖

 青花福寿松竹梅纹罐  明嘉靖


万历官窑松竹梅纹饰构图较嘉靖时期疏朗,层次清晰。其细部有不同之处,其竹枝极为收紧,竹叶双勾填色,叶尖细长,呈放射状,小朵梅花互生,大朵梅花不点花蕊而留白,较为别致。青花色泽浅淡纯正。

青花内松竹梅外绘花鸟飞禽图大盘    明万历 

青花松竹梅罐   明万历


到了明代晚期天启年间,松竹梅纹构图疏朗,画风草率,但生动自然。

青花松竹梅纹 莲瓣净水盘   明天启 


崇祯朝虽然装饰有松竹梅纹的器物较少,但风格并不一致,精细者有如嘉靖遗风,画法写实,讲究构图的疏密,粗糙者三勾两画极为随意。

青花松竹梅花鸟纹案缸   明崇祯 

 青花岁寒三友花口碗     明崇祯


到了清代有了很大的发展,由于顺治朝国家尚未完全统一,经历明末清初的长期战乱,全国各地经济凋敝,御窑厂尚未恢复,这一时期的松竹梅纹饰器物很少见。这种纹饰在康熙朝官窑极富有写实的韵味,层次感强,画意高雅清新。目前所见多为青花器物,构图有疏朗与饱满之分,重点突出纹饰的立体感。

青花松竹梅花盆连座  清康熙 

青花岁寒三友图小杯一对    清康熙

青花岁寒三友诗文瓜棱将军罐    清康熙 

从品种上来看,康熙官窑松竹梅纹饰还有青花釉里红及斗彩等品种,其绘工颇为精细。

青花松竹梅纹斗笠碗     清康熙 

斗彩松竹梅岁寒三友玉壶春瓶    清康熙

青花岁寒三友罐    清康熙 


雍正官窑装饰有松竹梅纹的器物较多,其构图极为疏简大方,线条纤细而流畅,具有清秀隽雅的风格,特别是粉彩纹饰的色彩极为逼真生动。这一时期的官窑松竹梅纹中的松叶多为圆形,梅花五瓣,纹饰纤细精巧。

斗彩岁寒三友图执壶     清雍正

珐琅彩松竹梅三友纹橄榄瓶    清雍正

珐琅彩松竹梅三友纹橄榄瓶局部    清雍正


此时官窑松竹梅纹不仅绘工精湛,而且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与明晚期的植物盘字明显不同,巧思构图,毫无生硬之感。

斗彩松竹梅纹盘     清雍正

斗彩岁寒三友小长颈瓶    清雍正

青花岁寒三友图碗   清雍正


雍正官窑斗彩松竹梅纹的绘画工艺不及青花、珐琅彩精湛,但纹饰的层次感较好。

青花岁寒三友图锥把瓶      清雍正

斗彩松竹梅纹罐   清雍正


乾隆官窑松竹梅纹饰一如雍正时绘工精细,艺术水平较高,但在某种程度上有由雅趋俗,由精趋细的倾向。在彩色器物上表现为色彩颜色过多,似有繁缛之嫌。

大清乾隆年制 松竹梅 矾红四方笔筒

 豆青釉粉彩松竹梅灵芝寿石天球瓶   清乾隆

 青花外“庭院课子”内岁寒三友纹盘   清乾隆

 青花岁寒三友图盘   清乾隆


乾隆时期纹饰构图饱满,绘画工细,松叶勾画渲染,层次感好,竹叶细长而尖,变化不多;梅枝虬劲,花朵较大,但点饰过多,青花器物则层次堆砌的痕迹明显。

 青花松竹梅橄榄 瓶    清乾隆

青花岁寒三友纹盘    清乾隆

青花松竹梅八方印泥盒   清乾隆


嘉庆官窑装饰有松竹梅纹器物较为少见,绘画不精,构图不够清晰,层次感较差,这是因为清代康乾盛世的结束,国家经济走向衰落造成的。

 松石绿地岁寒三友纹盏托      清嘉庆

青花松竹梅撇口尊      清嘉庆 

 粉彩高仕童子花口碗、斗彩岁寒三友图盘   清嘉庆


道光官窑装饰有松竹梅纹的器物较为常见,构图乾隆饱满之风,但无乾隆绘画工细细之神韵,最为典型的特点是松叶为长圆形,夸张而失真。其纹饰的线条生硬,布局也不甚合理。松叶长圆,竹叶互生,梅花团聚。

 青花松竹梅小碟(一对)    清道光

青花松竹梅纹洗    清道光

青花松竹梅纹碗 (一对)    清道光

青花岁寒三友图碗   清道光


清代咸丰时期由于国内外政局动荡,瓷器生产逐步停滞,这一时期松竹梅纹图案变化倾向更为明显,品种并不十分丰富。

 青花松竹梅西厢记纹盘 (一对)    清咸丰

青花松竹梅纹盘    清咸丰


同治官窑松竹梅纹承袭道光旧制,但美好的外形较前朝准确而工细、圆润。虽梅花较为真实,但松针有形无神。

青花松竹梅图盘     清同治

青花“内岁寒三友外庭院四女”盘  清同治 

粉彩岁寒三友图蛐蛐罐     清同治 

粉彩“松竹梅”图双耳花瓶     清同治 


光绪官窑松竹梅纹饰有道光、同治遗风,但绘工较前朝略为工细。其特点是梅花勾线渲染留白,松叶勾针渲染成片,竹叶层层重叠。小梅互生,梅花团聚。

墨地三彩松竹梅梅瓶   清光绪 

青花松竹梅纹图铺首耳罐    清光绪

青花松竹梅纹碗 (一对)    清光绪 

青花岁寒三友鹿头尊     清光绪


到了宣统时期,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宣统松竹梅纹器物见证了清代制瓷业的谢幕。随着清王朝的覆灭,皇家官窑也就不复存在了。

外青花描金内矾红寿字松竹梅碗    清宣统 


松竹梅纹,作为陶瓷器物上的纹饰,经历了元明清数百年的发展,松、竹、梅分别象征常青不老、君子之道和冰肌玉骨,不畏严寒,坚韧不屈,为历代文人墨客所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