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从小吃店早点到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

陈建霖2018-05-18 06:58:21


到了西安,对西安的面食情有独钟,特别是那个“锅盔”。圆形直径大约有一尺,厚度不到一寸,用扁平锅烙出来,类似北方的发面饼。特点是“干、酥、白、香”。

 

据说当年秦国士兵就是把锅盔当成战粮,当时一个有五六斤重,直径大约在不到半米,厚度据说有15厘米左右。而且携带也很有意思,就是两个锅盔为一组,在每个锅盔上钻两个眼儿,用绳系好,前胸、后胸各搭一个。不仅仅是干粮,无形中还是起到前后贴心甲的作用。据说,更难得的是,敌军射过来的箭,扎在墩饼上,被秦军士兵拔出来后,又可用来射杀敌军,这样就成了“锅盔借箭”。比诸葛亮那个“草船借箭”更有群众智慧。如此,连吃带防兼攻,秦军吃着“锅盔”统一了中国。

 

不过,虽然我爱吃锅盔,可是卖锅盔旁边有另一家早点摊,她家每天有电饭煲熬得银耳汤,熬得很不错,也是我的青睐。所以,每每在这家买一块锅盔,然后到旁边那家去和银耳汤。一来二来时间长,也就是与摊主熟悉了起来。来吃早点的顾客,每每看到我在吃锅盔,便要求也要锅盔。摊主便说,我这里没有,旁边那家才有,于是有的顾客就改吃其他,或者也有的顾客就去旁边那家摊位吃早点了。

 

终于有一天,我就问老板:为什么你不进一些锅盔呢?让送货的人给你送一些不就行了吗?

 

老板的回答,让我还是比较吃惊。

 

老板说:这个小区人并不多,隔壁那家店已经卖个锅盔,我如果再卖,会影响到他的生意。自己感觉不好。

 

这使我想到广东佛山,我在那里也呆了好几年,早晨经常爱去吃那个“肠粉”。而那个卖肠粉的,则是并列两三家,大家都卖肠粉。但是,一个是用不锈钢来做,一个是用藤制的圆形篾器来做。我个人对那个藤制的好奇,看看人也多,就吃这家的肠粉。但是,他基本就是肉类和鸡蛋类,然后素的,斋肠粉就是什么也没有。吃了几次,发现隔壁虽然是不锈钢做得,但是,他那里有一种“罗汉素”的斋肠粉,就是肠粉中加一些木耳蘑菇等素菜,做得也不错,所以就经常吃罗汉素斋肠粉。

 

如此,看来竞争确实是让消费者有新的消费享受。但是,西安的这几家早点也是相安无事。

 

这几天听英语,听到里面有关于亚当斯密,里面提到“国富论”和“invisible hand 看不见得手”。对比来说,南方看来确实是比北方经济发达,这个“看不见的手”还真是极大地调动了人们的积极性。当然,这个“看不见的手”,其实就是“self-interest自私自利”。

 

后来,这一观念培育出来的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将其在实践中总结发扬光大,建立相应各种制度。如此,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往往连在一起,甚至给人的感觉是等同于一个名词。

 

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对立面,是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弊端和丑恶的对立面。既然是对立面,在主要方面,特别是在一定时期的主要方面,譬如对于资本主义的应用市场经济的所谓自由性,带来的周期性的经济危机,社会主义在其经济实践中,由此强调计划性。如此,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往往联系在一起,同样,给人的感觉似乎社会主义与计划经济就是一个名词。

 

其实,以实践总结来看,这些都是非黑即白的思维。计划和市场有矛盾,但是,不是非黑即白。更非是把计划经济贴上社会主义的标签,也不是把市场经济贴上资本主义的标签。而是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如何处理计划和市场的关系,这个是永远要面对的矛盾核心,特别是对于一个具体国家来说。

 

譬如,过去计划太多,连买个豆腐都需要计划,那就是太左。但是,计划对于国计民生的大事,比如当年大修水利,以及国防建设,以及重大国防科研,当然是计划第一。实际我们今天也在享受着过去计划的基础,只不过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或则一些人不愿意承认罢了。

 

但是,所谓完全市场,其实其破坏性也是十分巨大的。于国家来说,看看美国当时的国家历史,再看看由此导致的一次二次世界大战,资本主义与所谓市场之自由竞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也是历历在目的。

 

把“看不见的手”放大到极致,本质就是把人的自私自利放大到极致。不仅仅是放大人自私自利,而且是倡导自私自利,道德自私自利,以为不自私自利,就是不道德。

 

虽然,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对资本主义精神作了纯理性的美好总结和设想。但是,其在结尾处韦伯不无担心地说:“当竭尽天职已不再与精神和文化的最高价值发生直接联系的时候,或者从另一方面来说,当天职观念已转化为经济冲动。从而也就不再感受到的时候,一般地讲,个人也就根本不会再试图找什么理由为之辩护了”。也就是说人的行为已经从“价值理性行动”转变成“工具理性行动”。实际今日也是如此。韦伯最终悲哀地说:“没人知道将来会是谁在铁笼里生活”。

 

当然,亚当斯密也不仅仅是《国富论》,一般建议是将《国富论》与其另一篇《道德情操论》结合起来看。但是,亚当斯密和韦伯其实本质是一样的。即都是以“理性精神”,即无论是幻化为、异化为和表述所谓“上帝”的理性精神,还是康德之“纯粹理性”等等,都是将人类意识之“理性精神”绝对化,并且,由此绝对化,进而由此异化推导出“人爱精神”和“信仰精神”。最终本质,就是“创世纪”之梵天思想小儿科而已。

 

想一想,当“精于职业,精于赚钱是一种美德”。“个人有增加自己的资本的责任,而增加资本本身就是目的。违反其规范被认为是忘记”。再结合时代现实,不难看出,这种理性精神,到底是什么样的手,到底是什么样的最高价值了。

 

还是应从三大精神,即:人爱精神、理性精神、信仰精神去找,而非是偏重一面。并且,最终归于真正的信仰精神。因为,前两者是世间法,信仰精神是出世间法。真正的出世间善法,就是佛法。而世间善法是要以出世间善法为本。如果理性精神,尤其是资本主义的理性精神真的是世间善法,那么,必须要经受真的信仰精神的检验,即佛法的检验。否则,不过是罂粟花而已。

 

南无阿弥陀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