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地域文化 · 清孝庄皇太后父母碑为什么建在郭尔罗斯

艺苑百花2018-06-15 06:54:53

 作者:王 迅

 编辑:孙 晗

 



库里碑、靴子庙、公主陵考


 传闻种种


  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城北35公里处至今犹矗立着一座“满蒙文石碑”(俗称“库里碑”)。通高5.82米,由碑额、碑身、碑座三部分组成。碑额、碑身边缘皆雕龙,碑座系一块完整巨石雕制的石龟民间传说,清世祖顺治的乳母系郭尔罗斯人。她死前留有遗嘱,要求死后将其遗体运回她出生的郭尔罗斯安葬。一日,灵车来到松花江、嫩江合流处图西吞之南,古老的塔虎城之侧,突然车轮下陷,任凭增牛加马,灵车就是寸步不移。“难道是逝者自选宿地?”运灵官一瞥这里山环水绕,荷花满塘,真是块风水宝地,遂葬于此。

  这只是一民间传说。

  1941年,伪满民生部厚生司教化科编辑的《满洲古迹古物名胜天然纪念物汇编》载:“库利屯”有“宾图妃坟”,“顺治年间,该妃作故,由达尔罕王择选茔地至本旗库利屯地方安葬修庙,留坟丁十户管理祭祀事宜。”

  宾图妃是何人?科尔沁左翼中旗达尔罕王为何在前郭尔罗斯择选茔地?未及。


 库里碑探秘


  1981、1982年,吉林省文物工作队和前郭县文化局两次进行联合考查,拓印碑文,其满文、古蒙古文经翻译(满文译后又请黑龙江省满语研究所所长穆尔察•哗骏教授审校),认定其碑为“追封忠亲王暨忠亲王贤妃碑”。

  其碑文汉译如下:

  追封忠亲王暨忠亲王贤妃碑

  帝王恭贤尊功,必崇封宏世,宪前而存后,广开亲亲之道,铭于铁石,宜究本以示意。

  圣母明圣仁上恭恂皇太后:王考妣育吾者也,思稽其本,祖获福而子来端,祖母荣而福生焉。尔子后济此封王,授以洪恩,今理祖母遗体,念德崇恩,并立册文,追封祖父为忠亲王,祖母为忠亲王贤妃,立碑于墓,永存后世,仁亲荐恩。

  大清国顺治十二年五月初七日立

  关于忠亲王及其贤妃,《清史稿•外戚表》载:“孝庄文皇后父寨桑,莽古思子。顺治十一年五月壬辰追赠和硕忠亲王”。

  《清史稿•列传•后妃》孝庄文皇后条亦载:“孝庄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科尔沁贝勒寨桑女,孝端皇后侄也。天命十年二月,来归。崇德元年,封永福宫庄妃。三年正月甲午,世祖生。世祖即位,尊为皇太后。顺治十一年,赠太后父塞桑和硕忠亲王,母贤妃”。

  通览碑文及《清史稿》有关记载可知,此碑系承顺治皇帝、孝庄皇太后钦命敕立,由亲王长孙(和塔)为忠亲王及其贤妃所建。


 库里碑与靴子庙的关系


  碑的由来已清楚。但有一个问题,即清初达尔罕亲王位高爵重,领地辽阔,他为什么把祖宗墓、碑建在距其府数百里之遥的郭尔罗斯库里屯?

  有人说,可能因为当时达尔罕王统领科尔沁左翼三旗和郭尔罗斯二旗的缘故。此说似乎不无道理。但此说不仅说法显得有些牵强,而且墓地一般应是一个家族永久的墓葬地。可为什么忠亲王建墓立碑后此地几再未使用?

  为深入研究,笔者又在郭尔罗斯对其碑周围相关建筑作了些调查。其附近有同期建筑二。一为“靴子庙”,一为“公主陵”。

  靴子庙建在库里碑南4公里,卡伦店屯东500米处(该庙已于1947年拆除)。伪满民生部厚生司教化科所编辑的《满洲古迹古物名胜天然纪念物汇编》亦记有靴子庙,说其为一少年王子来库利屯祭祀后,在左近兴围狩猎,不料王子失踪,只拾得靴子一只,在拾靴处建此“靴子庙”。多年来,人们一直认为这少年王子当为寨桑后人。

  笔者1981年3月去卡伦店采风时,访问了时年87岁的卡伦店农民齐山老人。老人云:他童年时常去靴子庙里玩耍。靴子庙里并无神像,只有一个九眼透珑碑。碑上有汉字,还有些像蒙文似的不认识的字。中间的汉字有的他不认识,认识的是“X X贝勒X X X福王碑”,边款为“大清崇德二年秋吉日立”。对此,时年63岁的卡伦店农民张景良老人亦作证实。

  卡伦店这一调查推翻了伪满资料“一少年王子来库利屯祭祀”的说法。因为既然靴子庙建于崇德二年(1637年)就早于库里碑建碑[顺治十二年(1655年)]18年。故其此行只是狩猎,并非为“祭祀”而来。

  卡伦店调查使我们又发现一个新的线索。即崇德二年狩猎失踪的王子为“福王”。

  福王为何人?从科尔沁、郭尔罗斯历史考查,福王当为科尔沁和硕福亲王莽古斯。《清史稿一六七•外戚表》莽古思条载:“孝端文皇后父莽古思,姓博尔济吉特氏,世居科尔沁左翼中旗,崇德二年六月庚寅追封和硕福亲王”。按《清史稿》记载:福亲王莽古思是孝端文皇后之父,亦是忠亲王寨桑之父。 

  从上述材料来看,第一,莽古斯狩猎失踪后,清太宗于祟德二年六月追封其为福亲王,达尔罕接受封爵后,立即于同年九月在拾靴处建庙,这里口述材料与清史稿所载时间是吻合。第二,忠亲王寨桑及其贤妃墓碑未建在科尔沁,而是建在其父“靴子庙”之侧,在风俗上是合情的。第三,福王狩猎失踪纯属偶然。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科尔沁在拾靴处建庙,忠亲王墓碑建在靴子庙附近,尽管地属郭尔罗斯,然而这是个尽情尽理的事情,又有皇家旨意,郭尔罗斯扎萨克当然也不会有任何非议。


 再解谜团


  但,作为研究者却仍觉得这里有一丝缝隙。就是忠亲王墓碑建在郭尔罗斯,既然缘于丧葬习俗,那么为什么不真正按丧葬习俗葬于靴子庙侧,而却建于离靴子庙4公里的库里山呢?况且如今福王庙已毁,万一有丝毫疏误,势必造成历史的混乱。

  于是又开始了第四次调查。访问世居库里屯的年龄在70岁左右的老人。虽也几经波折,但终于了解到,解放前,库里屯南忠亲王碑楼子之侧不仅有公主陵,还有一小靴子庙。庙内同样无神像,只有一木制牌位。对此有多人证实。这一说法也与伪满《汇编》材料所载:“至本旗库利屯地方安葬修庙”相吻合。

  至此,久久悬而未决的科尔沁先祖碑(忠亲王及贤妃碑)为什么建在郭尔罗斯终获确切答案。


 关于公主陵


  忠亲王碑侧有一公主陵,民间众说不一,这里将所考做一简述。

  忠亲王碑西侧曾建有一公主陵。1947年土改时,将其掘开。陵为砖砌圆形碹坟。坟内有一个一米多长的长方形楠木箱,箱子用银片包饰,上面有12个银质龙头。箱内有凤冠锦袍,开箱后用手一动已成灰。墓内无尸体和随葬物。有人怀疑被盗,但无痕迹。也有人认为,当初公主并未葬人,这只是衣冠冢。

  公主为何人?从生卒年代、亲疏关系诸方面考,有三人接近:

   (一)太宗抚从女克勤郡王岳托第一女,和硕公主。天聪二年(1628年)正月下嫁忠亲王寨桑子满珠习礼。崇德二年七月卒。

   (二)太宗第三女,孝端文皇后生,靖端长公主。崇德四年(1639年)正月下嫁孝庄文皇后之兄子、满珠习礼之从子奇塔特。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卒。

   (三)太宗第四女,孝庄文皇后生,名雅图。固伦雍穆长公主。崇德六年(1641年)正月下嫁孝庄文皇后侄、乌克善第三子毕勒塔噶尔。康熙十七年(1678年)卒。康熙皇帝亲题《圹志》曰:“固伦雍穆长公主太宗文皇帝之女,世祖章皇帝之姊,朕之姑也。生于天聪三年正月初八日午时,薨于康熙十七年闰三月十八日未时,春秋五十,卜以某年某月某日,葬于某山。呜呼!股缵鸿绪,念系皇祖之女,皇考同气之亲,方骈集繁社,永享大年,何意遽尔薨逝,朕怀伤悼,曷其有极,为卜兆域,并设垣宇,窀穸之文,式从古制,祭享之仪,悉循典章,勒之贞珉,用志生薨之年月,惟灵其永享于是焉。”笔者通过对相关材料研究认为,上述第一位公主和硕公主卒于建碑前(碑尚未立,其不会单独建于此);第二位公主靖端长公主与寨桑为祖父孙媳关系,亦不会葬于碑侧。故忠亲王及其贤妃碑西之公主陵所葬公主当为孝庄皇太后女雍穆长公主雅图。理由有三:

  (一)雅图为孝庄皇太后之女,为忠亲王及其贤妃之亲外孙女。忠亲王夫妇是雅图远离母亲到塞北的骨肉至亲。而且直到雅图死前七年外祖母方逝。

   (二)雅图生活不幸,康熙六年(1667年)她中年丧夫。外祖母成为她惟一亲人。

   (三)雅图子鄂齐尔康熙七年袭亲王。但他为人专横暴戾。康熙十六年(1677年)康熙曾教谕:“尔部人民宜勤加抚恤,尔能收之以恩,则属下自竭忠尽力。若但以威制,则人皆解体不乐效用,其尔识之。”但教谕无效,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对其以罪削爵。雅图晚年生活常忧戚,抑郁而卒。民间传说公主来忠亲王及其贤妃碑前痛哭致死而葬碑侧。此说无考,亦难置信。但却可提供雅图晚年与外祖父母相依为命痛哭祭典袒露心腹的亲眷之情。

  前述三位公主,只有固伦雍穆长公主雅图会为痛失亲人悲哀,也只有雅图更愿葬于外祖父母之侧。

请关注我们!


  (按住图片三秒钟,即可添加关注!吉林省松原市文联欢迎您投稿,投稿邮箱:syswxy200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