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域外美术 相由心生 无相万象: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和他的颠复性幻象

中国美术报2018-06-12 16:16:50


《中国美术报》第013期 域外美术 A11


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无相万象

2016年3月18日至6月19日


当龙美术馆西岸馆尚在建造之时,埃利亚松就花了很长的时间在建设工地参观、思考。“无相万象”正是那时埋下的种子。展品包括了埃利亚松自20世纪90年代起的多件代表作,同时,艺术家为龙美术馆充满拱形元素的独特空间特别创作了数件作品,呼应了美术馆的内部空间。展出作品蕴含了石头、冰、光和水等基本材料,反映出艺术家研究色彩感知现象及探索世界的方法,引导着观众去关注他们所栖息的空间和对其的感知,强调观众在探索及共创环境过程中的积极作用。


相 由 心 生  无 相 万 象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和他的颠覆性幻象


在遥远的古代,欧洲文化的摇篮地中海周围的人们的眼中,蓝色并不存在。这当然不是因为古代人的眼睛看不到光谱中蓝色的部分,而是他们根本不认为天空和大海拥有一种颜色,抑或是“蓝色”这个词根本不存在。在形容天空和大海时,他们常用的词就是白色、金色或者红色。这种视觉在文化上的选择性现象在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作品中并不少见,这位丹麦-冰岛艺术家用光和颜色媒介把大脑选择性编辑的视觉信息强化和突出,从而创造出比现实更加戏剧化和震撼的视觉体验。


天气项目 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 2003年


杜尚的那句“艺术体验的一半来源于观众,是观众和艺术家共同完成了一件艺术品”正可以归纳埃利亚松的作品。他的艺术正是对一个生理事实的探索过程:眼睛并不是反射光线的镜子,而是一个产生视觉的装置。把观众参观的行为转变为积极参与的过程,正是埃利亚松作品所追求的。2002年在巴黎市立美术馆的展览上,他通过与灯光大师拉斯洛·莫霍利·纳吉合作,向观众提供了一个“体验精神状态随作品起伏”的机会,并把这一系列作品命名为“Seeing yourself seeing”(了解你所见的,见到你所了解的)。

埃利亚松已经在这样的理念下工作了20余年。早在1993年,他在哥本哈根展览的实验作品《美丽》,用灯光照射从无数小孔喷出的水,观众可以从特定的角度看到美丽的彩虹。对于他来说,这种人眼中光学折射的现象正是“人眼所看即是人脑所建构”的最佳实证。对于观众来说,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作品本身,而是它现场的尺寸:巨大门前颤抖着的彩虹仿佛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堡垒,用湿度护卫着这个入口。


光就是他的建筑材料

使用光而不是砖石作为建筑的材料,埃利亚松把亮度转换成了建筑的要素,并用水来调和。比如,他会以灯光照射下的水帘来分割空间(《何以称奇》【Your Strange Certainty Still Kept】),或是把自然界中的水或者雾冷冻成正立方体,再置于聚光灯下(《一立方的光》【1㎥ Light】)。即使当他的光装置似乎漂浮于黑暗之中,就像他在帕萨迪纳一栋山间别墅中的项目《命中注定居于此》(Meant to be Lived in)一般,建筑学意义成为了他作品中首要的考虑因素之一。

MoMA(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格伦·劳里曾经这样说:“埃利亚松总是对特定的环境作出他的回应,他的装置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每一件都会为特定的位置而设计。”而有些时候,“位置”可能正是观众的大脑,比如他曾经让一个房间或是一段走廊完全沐浴在黄色的灯光之中,使其他所有的颜色都看不见。当观众的大脑只需要处理一种颜色信息的时候,就可以更加关注于细节,让平时被忽略的细节显现出来。从皮肤上的每一条皱纹到地摊上的每一粒灰尘,都显露无疑。在埃利亚松这位魔术师的精心布置之下,普通的房间或是走廊由此成为超现实的环境,让观众有机会惊叹于他们平日里视觉的浮躁。“就我而言,一个建筑空间的质量取决于它能否唤起人的自我审视,”埃利亚松说,“我建造的装置,是为了让观众关注到自己而不是作品。”


《慢慢来》展出现场 1997年


颠覆性的幻象

在埃利亚松的作品中,对空间顶部和底部的划分和处理是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使用此方案最权威的作品是他2003年在泰特美术馆的《天气项目》。埃利亚松在泰特雄伟的涡轮车间大厅中布满了雾状的悬浮物,让大厅空间和地面的镜面反射之间的边界变得模糊,从而让大厅空间似乎增加了一倍的高度。但《天气项目》最为震撼的元素是位于这个雄伟空间中的“人造太阳”,在黑色电影一般的气氛之中,这唯一的黄色光源为观众带来的震撼,或许只存在于他们的想象之中:那根本就是天堂的黄昏。埃利亚松在半空中放一个半圆形的黄色圆盘,并且在天花板上放置了一面镜子,这样便让观众不再怀疑这个临时搭建的太阳。他们沉浸在人造太阳带来的视觉幻象中,把冬日的伦敦想象成了完美无比的海滩,躺在地板之上,仿佛一只只迁徙的鸟儿。


天气项目 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 2003年


埃利亚松的大型装置作品是为了观众能够关注在他们眼前展开来的空间,让空间变得可感知或者说可以被观众目测。在2008年,他在美国纽约建成了4座巨型的人工瀑布,分别位于布鲁克林大桥的桥体下方、布鲁克林4号码头和5号码头之间,以及曼哈顿35号码头和总督岛。人们通过观看瀑布水流的位移和速度,正可以推断出诸如布鲁克林和曼哈顿之间的距离这样的问题。瀑布给予城市的,就不仅仅是美学意义上的美化,同样是在空间上的全新体验。同样在丹麦奥尔胡斯市的ARoS美术馆,埃利亚松为顶层设计了彩虹般的环形走廊(《你的彩虹视野》)。人们在其中移动的时候,眼中地平线的色彩不断变化。结合着日光强度和时间的差异,观众的感知同样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你的彩虹视野 丹麦 ARoS 美术馆


让观众感知空间和时间的双重维度,这和建筑师们关注的焦点是异曲同工的:利用光线的手法正可以改进建筑设计中的空间和时间体验。而埃利亚松的作品本质上却是颠覆性的:现代主义对于个人在空间和时间上是可测量的假设,于他来说,无异于一个被批判的对象或是战胜了的教条。


点击右下角“写留言”,一起来讨论




◆弘扬中国美术精神 彰显中国美术气派

◆关注美术前沿热点 报道中外美术新闻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主办单位:中国国家画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292  

国内邮发代号:1-171

海外发行代号:C9257  官方微信:izgmsb


►联系我们:zgmsb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