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当年班里的优等生和差等生,现在差距有多大?不上不下的最尴尬!

吃货微心情2018-06-19 15:59:15

第一章 调查身份

     “凌韵儿,20岁,C大大三学生,主修美工与建筑设计,优等生,曾多次荣获高额奖学金。

  8岁时母亲去世,寄居舅舅凌安明家。凌安明,小商人,靠妻子丁采琴娘家的帮补起家,投资开设凌氏公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属于中小型企业。凌安明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做广告模特,儿子英国留学刚回国。”

  C城最大的夜店——锦园,时尚豪华。

  风姿别具的大门,似乎在向过往的客人,展现它迷人的内涵。

  水晶灯尤为耀眼:一颗颗水晶在光源的照射下散发出大范围的光芒,形成了令人眼花缭乱的一片,那些璀璨的晶体在不知不觉中将人带入一个迷幻的世界。

  顶层贵族包间内,一片静谧,透明落地窗前男人临窗而立。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一身纯手工黑色西装,更衬托出男人的帝王之气。

  他拿着高脚酒杯,看着晃动的红酒,陷入沉思,室内安静的令人恐怖,良久,说道:“陈秘书,其它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何总裁,都已经办妥了,凌小姐的全部资料和照片都在这里,您要亲自过目,还是我继续读给您听?”身后的陈秘书,一阵紧张,额头有微微细密的汗珠。

  临窗而立的男人叫何翰宇,C城最有影响力的男人,掌管何氏企业,子公司遍及全国各地,他要发下威,全城的大地估计都会颤三颤。

  何翰宇眉头轻蹙,陈秘书立刻如受惊的兔子,战战兢兢地递上手中的一叠照片。

  照片中的女子很美,娇羞欲滴,眸光澄澈,长长的睫毛似小扇子,下颌尖而饱满,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任何男人看见了都想往上扑的女孩子,怪不得有人爱她似着了魔,中了咒

  何翰宇站起身,周围顿时弥漫起巨大的气息,那是危险的信号,果然——

  陈秘书当即加快语速说:“还有,还有”

  “嗯?!”

  听出陈秘书的担忧与不安,他冷硬的俊容稍稍柔和,轻声说道:“但说无妨。”

  “多项资料表明,小少爷与凌小姐并未建立恋爱关系,而且也没有发现凌小姐在私生活上有凌乱的迹象,她在同学中口碑极好。所以小少爷不一定”

  “咔嚓”杯子硬生生被捏碎,红酒与鲜红的血液一起汩汩流出。

  那双漆黑的眸子迸射出刀锋般锐利的锋芒,阴鹜的令人胆寒。

  “陈秘书,在我面前自作聪明的人,往往会死的很惨,我不喜欢人多嘴!”

  何翰宇的声音裹满了冰渣子,冷得整个房间的温度都跟着下降。

  这边,陈秘书由于受到惊吓,眼睛呆呆地瞪着,只有嘴巴还张着一个大大的“O”型。

  何翰宇站起来,修长的大腿一扬,一片暗影投射在陈秘书身上,再抬眼却发现总裁已经走出包间。

  从傻傻呆呆痴痴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的陈秘书马上狗腿般飞奔下去,为总裁备车。

  电梯间里的何翰宇却钢拳紧握,手指骨节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深不可测的眼眸里涌动着报复的火焰,要让伤害他至亲的人尝尽精神的折磨与痛苦。

第二章 去求他

     凌韵儿踏进家门的瞬间,就敏感地发觉今天的气氛不对。

  舅妈丁采琴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喝奶茶,表姐看见自己也没有阴阳怪气地嘲讽两句,两个女人的脸上都堆满了浓密的乌云。

  舅舅端坐在沙发上,烟灰已经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甚至烟屁股上的灰溅落到衣服上都浑然不知。

  凌韵儿怯生生地走到凌安明身边,尽量压低自己的存在感,小声到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舅舅!别抽太多的烟,对身体不好。”

  凌安明用饱含慈爱的眼光打量着外甥女说:“韵儿,舅舅的公司投资失败了,也许以后舅舅给不了你优越的生活了,舅舅没有兑现对你妈妈的承诺啊!”

  凌安明的手刚抚上凌韵儿的头,门铃桌响起。

  “喂?”表姐凌芳薇跳脚起来接了可视电话。

  入目的便是门外是几个穿着制服模样的司法人员齐聚。

  “怎么办爸爸?”哭泣和着急凌芳薇她的声音听起来扭曲极了。

  “薇儿乖,先开门吧!”

  “凌安明先生,你的公司涉嫌巨额诈骗,你被捕了!”一名公务人员一脸严肃地对着当事人凌安明公式化地说着。

  “不,你放开我老公,他是好人,一定是有人故意为难他,他才会中了别人的圈套,求你了,别抓走他!”

  丁采琴哽咽着,抽噎着,双手抱住老公的腰,死活不肯撒手。

  “凌太太,请你自重,否则我们会起诉你妨碍公务。”公式化的冰冷声音再次响起

  屋内的三个女人眼睁睁地看着与她们关系最亲密的男人被带走,却无能为力。

  丁采琴出身商人世家,跟随凌安明多年,也懂得这个时候只有去求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控告丈夫商业诈骗的人。

  她的眼睛扫向女儿凌芳薇和一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凌韵儿。

  “凌韵儿,你在我们家白吃白喝这么多年,眼见爱你胜过亲生女儿的舅舅要去监狱做十年八年的牢,你不能不管对不对?”丁采琴突然两眼放出炽热的光芒。

  “只要能帮助舅舅,舅妈要我去做什么,我都愿意去做。”凌韵儿平静而又坚定地说。

  “好,舅舅没有白疼你一场,明天你去求何氏企业的总裁,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都要让他放弃对你舅舅的控告,否则你就不用再回这个家了!”

  舅妈丁采琴的声音如同冰桶一样紧紧箍在了凌韵儿的身上。

  舅妈一向对自己疾言厉色,何况此刻的患难之际她又怎敢祈求舅妈对自己好呢?想通了是一回事,但真正接受这扫地出门,凌韵儿的心还是兀自疼起来,像刺儿扎进肉里,用针挑用刀划,却怎么也逃离不了那份顽韧的疼。

  可是舅舅的养育之恩还没报,就眼睁睁看着舅舅去蹲监狱,凌韵儿不能!眼下只有去求何氏总裁了,必须要救出舅舅。

  何氏总裁,阴冷,狠戾,不近人情,亦不沾女色,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找不到可以令敌人攻击的软肋,让凌韵儿去求他无异于以卵击石。

  凌芳薇突然明白了,妈妈这样做的目的,名正言顺地赶走凌韵儿,爸爸对凌韵儿的好就是妈妈心头的“堵”,这份堵已经牢牢地黏结妈妈心头将近二十年,今天正是完美地“借刀杀人”的好机会。

  晚风静静地吹拂着,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凌韵儿却无心欣赏美景,明天就要去见何氏总裁了,希望虽然是渺茫的,但她还是期待明天一切都能好起来。

第三章 见面

     翌日。

  总裁接待室内。凌韵儿焦灼不安地坐在沙发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的鞋子。手心里满满的都是汗。

  她从早上等到了晚上,午饭都没吃。得到的永远是“我们总裁在开会”,她没有别的办法,唯有等待了。

  她的眼睛盯着那座华丽的意大利钟表,耳朵听着钟摆咔哒咔哒地摇动声,憧憬着又害怕着。

  “凌小姐,我带你去总裁办公室。”秘书小姐训练有素地露出职业式微笑。

  “好,谢谢你秘书小姐。”

  坐上总裁专属直达电梯,凌韵儿被带到总统套房内。

  夕阳照射下的欧式建筑风格格外醒目,白与黑搭配的格局,非但不显得单调,反而衬托出主人高贵的审美品味。

  房门从套间打开,听到声响,她猛地站起身,眼睛移向门口。凌韵儿看到了一个高贵、冷漠、英俊、危险的男人。

  墨黑色的头发随性地搭在前额,魅人倾世的眉眼间,一双墨色宛如宝石般的剪瞳,微微的泛起了紫色的华泽和涟漪,帝王般的桀骜专横、凌厉无情!

  从他进门起,凌韵儿就感觉到他的注视,这让她更加紧张,甚至僵在原地连说话都忘记了,只眼睁睁看着他,迈着沉稳优雅的步伐,带着迫人的压力,一步步走向她。

  “何总裁,你好。”难掩内心的紧张,以至于她的喉咙启动都非常困难,看着这张颠倒众生的脸,她只能艰涩地挤出这几个字。

  何翰宇用一弯深潭似的眸打量着她:一头长发如水般流泻在肩上,那双眼睛干净,漂亮,眼波流动在如同扇子一样的睫毛下,白色的裙子更衬托出她白莲花一样的美。

  只是此刻她不安的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

  何翰宇的凤眸滑过一抹异样的流光,他在她对面的沙发坐下,犹如小提琴D调发出低沉悦耳的音调,淡淡地说:“坐。”

  凌韵儿调整好自己慌乱不堪的心,再次抬眸,鼓足勇气直视对面的男人,语气恳切,

  “何先生,请您帮我舅舅一次吧,您知道的他并非有意诈骗,只是生意投资失败,还望何总裁能大人大量,别予以追究,撤销对他的控诉,好不好?”

  何翰宇背倚柔软的沙发,交叠起修长的腿,目光如炬:“我帮你无异于自毁,我是商人,只看重利益,我不会答应你的!坏人就要受惩罚”他恶狠狠地说。

  “不,舅舅是好人,他不是故意的,您一定要帮帮他”凌韵儿白白的小脸因为着急而涨的一片绯红。

  “哦?不妨说说看,你心中的好人是怎样的?”魅惑的声音充满了侵袭感。

  “舅舅待我恩重如山他是这个世上我最亲的亲人,我求您了!”声音渐渐低下来,如泣如诉。

  “凌小姐,我若答应你,我有什么好处?”男人特有的磁性音质裹挟着冰雪的味道。

  “这”她的目光一滞,是啊,她来求人,唯独没有想到对方的利益。

  凌韵儿的眼睛不争气地充满了雾气,迷蒙中她只记得自己说了一句话,而就是这句话把自己的日后同这个男人纠缠在了一起。

第四章 条件

     “只要何先生肯救舅舅,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凌韵儿狠狠地咬着嘴唇一字一顿地说道。

  “好,看在凌小姐孝心可嘉的份上,我答应撤诉,但是——”

  何翰宇站起身,漫步到到她面前,无视她悲戚惨白的面容,居高临下地冷睨着她,

  “我要你白天做我的奴仆,晚上做我的情人!你若答应,凌氏企业的一切麻烦我都可以帮你们解决。”

  何翰宇仿若主宰万物生灵的神祗,他颠倒众生的脸溢出智慧的邪笑,他不疾不徐地开出了条件,他仿若洞悉人心的精灵,他笃定她会答应。

  他的承诺,是她原本所希冀的,但她未曾想过,会是以这样的代价交换。

  凌韵儿身体僵僵地,一时间,脑袋里空白一片,她直愣愣地抬着头,凝视着眼前这个骄傲无比,优雅尊贵却又无时无刻不散发寒意的男人。

  “哦?不乐意?送客!”冷如三秋的声音转瞬落地。

  “不,何先生,我们再商量一下,好不好?”凌韵儿失去血色的嘴唇轻颤着。

  二十年来单纯如白纸的生活,让她找不准与驰骋商战的帝王该如何打交道。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求我的是你,希望凌小姐记住自己的身份!”

  城府极深,润滑如油的何翰宇岂是她能主宰的?她真是自不量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才凌小姐说为了舅舅你什么都能做,难道你喜欢撒谎吗?”

  他的唇瓣抿起了淡淡的弧度,绯红的唇色泛起了诱人的光泽,嘴角间带着特有的格调,那是讽刺的味道。

  “好,我答应你!”她的双手由于太用力,指甲深陷入肉里,流出了点点红滴。

  何翰宇看出了凌韵儿的内心矛盾纠结到了极点,但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来吧,我的情人!”他的话,如一把锋利刀刃,直刺她的心头,屈辱的泪一滴一滴洒落在鞋子上。

  她想救舅舅,又害怕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咄咄逼人让她喘不过气来,而最后这一声“情人”又给她涂上了羞辱的色彩,她哭了,一种无声的抽噎横亘在两人之间。

  “凌小姐,请问你还有什么筹码可以跟我谈吗?除了你自己?”他的发问彻底阻断了她所有的退路。

  “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思考时间!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签约吧!”他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她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一次机会,就如歌声所唱:

  “就这样被你征服,阻断所有退路,

  切断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坚固,

  我的决定是糊涂,就这样被你征服,

  喝下你藏好的毒,你如果经过我的坟墓,

  可以双手合十,为我祝福”

  她如同寒风中颤抖的蝴蝶,睫毛上闪烁着耀眼的水珠,她把冰凉的手从双膝上移开,好似没有灵魂般飘飘悠悠地站起来,艰难地挪动双脚,一步一步,好似经历千年般漫长。

  “我答应,我签!”

  何翰宇的嘴角漾起一丝凉薄的笑意,这抹微笑让凌韵儿想到了千年冰窟。

第五章 你是我的

     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如离弦的箭载着凌韵儿走向何翰宇的私人别墅。

  凌韵儿端端正正地坐在副驾驶座上,那姿势和面上忐忑的表情极容易让人想到课堂上被老师点名提问的小学生。

  车内的气氛出奇的沉默,她不敢说话,他不善跟女孩说话,一时空气中弥漫着静寂与无形的隔膜。

  凌韵儿正胡思乱想之际,何翰宇探出身子覆在她的胸前,她惊地全身一颤,只听见“啪嗒”一声,安全带被解开了。

  “下车!”那平和的声音中透露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他注视着站在翰雅别墅门前的凌韵儿,如一朵不胜娇羞的白莲花,她真的很美,就像出水的 芙蓉般,清纯又妩媚。

  夕阳笼罩下的别墅尽显它的浪漫与古典,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而凌韵儿却望着眼前这座漂亮的别墅,心中感叹道:这里以后就是自己另一种生活的开始了吧。

  “大少爷你回来了,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一个佣人模样的女人迎进大厅,慈眉善目,恭谨又不失大方地接过他手中的西装。

  “陈妈,以后凌韵儿小姐会住在这里,你带她去选一间卧室。”他微凉的指尖滑过她的面庞,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她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奶猫,视线与他相交,从他眼里,看到了浓浓的占有欲,炙热得仿佛能灼伤她。

  陈妈面露喜色,少爷终于有了喜欢的人了,少爷终于带女孩子回来了!陈妈欢喜地掉下了眼泪。

  “凌小姐,来跟我去挑房间吧!”这个陈妈很和善,极容易让凌韵儿找到妈妈的感觉。

  上了二楼,凌韵儿本想挑离主卧远一点的第三间,结果门推不开,好像锁着,陈妈快步走过来说:“除去这一间,哪个都可以。”

  她走到第二间房,房间不大,以淡紫色为主色调,高档的意大利橱柜如一抹白色的仙子送入凡间,推开窗户居然是满眼的薰衣草,芳香的味道丝丝缕缕,她很喜欢。

  凌韵儿轻声对陈妈说:“就这间吧!”

  挑选完房间后,在陈妈的指引下,她来到餐厅,眼前的餐厅奢华,大气。何翰宇犹如帝王般坐在主座上,周身散发出的贵气,让她内心惶惶然,戚戚焉。

  看着凌韵儿的手足无措,他命令道:“坐到我身边来。”她当然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晚餐一如车内的气氛,沉默还是沉默。他不说话,她不敢说话。

  进餐的他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优雅,高贵,没有发出一丝杂音,举手投足间尽显华贵的修养,骨节分明的拳头,修长的手指,夹菜间都传达出男性的美。

  她吃的很少,心里有事的人自然是吃不下,这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像是懂得读心术一样,大手覆在她柔绵的小手上,冷眉一挑,整张脸都发出狠戾说:“怎么?信不过我?”

  凌韵儿再不敢胡思乱想。只是专心的吃饭,食不知味大概就是眼前的情形吧。

  艰难的进餐终于结束了,在她还没回过神的瞬间,高大的身影,修长的大腿迈步她跟前,她刚惊呼了一声,就被他打横抱起奔向主卧。

  她娇羞地把头埋在他胸前,双手抱着他的颈,何翰宇的嘴唇狠狠地咬着她的耳垂,霸气的声音四散:“今晚,你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