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江宁探案录】第七章 别有天地

江宁婆婆2018-06-19 13:51:44


版权声明:江宁婆婆原创微信,欢迎分享。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前情回顾:

第五章 田地怪洞

第六章 引蛇入洞


平时自己才是最滑头的一个,结果现在反而成了被戏耍的对象,真是遇上对手了。


“好你个王江宁啊,真下狠手啊,要不是道爷我身手好,这一下就要去见祖师爷了!”只见一个穿着道袍的小道士,灰头土脸地卡在井里,距离井口大概一丈的距离。他用四肢支撑着井壁,背上依然背着那把标志性的怪异木剑。可不就是之前给自己贴过乌龟的小道士。


“喂,小道士,你在这里干什么?老实交代。”王江宁心中大感疑惑。这小道士居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这种只用四肢就能在井里撑住还能随意上下的本事,王江宁自己是绝对学不来的,看来前面四个被放倒的人也是这小道士的杰作。莫非他真是传说中的什么武林高手?


“道爷我闲云野鹤,自在逍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乐意下来乘凉,你管得着吗?”小道士虽然狼狈,嘴上倒是不服输。


王江宁暗暗一笑,反正这小道士也算是半个熟人,更何况现在的局面,完全在自己掌控之中。这小道士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自己一把铁锹就能把他死死堵在下面,所以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不说,咱们就这么耗着,现在虽然是一对一,但这天可快亮了,到时候我的援兵一来,你更是死路一条。你不如现在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在这里做什么?”


“哈哈哈哈。”小道士略显稚嫩的笑声从井里飘上来,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王江宁这回是打心眼里觉得这小道士不可理喻。

“道爷是笑你嘴巴里就没一句真话。道爷自束发练习先天功,耳力可不是你们普通人能比的。什么一对一,我听得清清楚楚,你们上面明明两个人。两个堵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让道爷上去,一招放不倒你道爷把名字倒着写。”小道士略带幽怨地说。


“两个人?什么两个人?不好!”王江宁悚然一惊,猛地转头,只见身后的坑口果然站着一个人。


李员外端着一把老式的火绳枪,正阴沉沉看着自己。


火绳枪

“王侦探,对不住了。”话音落,“砰”的一声,枪响了。


王江宁在回头的一刹那,就已经知道这李员外是要置自己于死地了。几乎在李员外开枪的同一时间,他就地一滚,躲在了躺倒的贾五身边,李员外这一枪打空了。


一击不中,李员外顿时气急败坏,把枪托放在地上,枪口朝上,重新装弹。这种老式的火绳枪,是前装药,装子弹相当麻烦。但是王江宁却也不敢往上冲,装子弹虽然麻烦,可怎么也比他冲上去时间短。之前那一枪是亏了自己反应快对方废话多,能躲过那一枪已经是老天眷顾,他绝不敢再冒第二次险。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井里又飘上来小道士的声音:“王江宁,跳进来!我接着你!”


眼瞅着李员外要装好弹药了,王江宁咬了咬牙,没办法,只能赌一把了。他就地一滚,纵身一跃落进了井里,几乎是没入井里的一瞬间,李员外的枪声再次响了起来。


这是王江宁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感到害怕,那是直面生死的恐惧。他朝着井里坠去,心已经快提到嗓子眼了。这小道士别是玩我吧?莫非今晚要交代在这儿了?下面还躺着那个师爷。我王江宁居然要和一个盗墓贼死在一起了吗?


说时迟那时快,小道士看王江宁坠了下来,一个纵身飞跃,一把把他接住,就这么一冲一接,已经把王江宁坠下的力道卸去不少。就在两人又一起落下之际,小道士用飞快的手法,把之前从自己身上解下的一个绳扣,挂在王江宁的腰带上,然后放开王江宁,自己用四肢再次撑住井壁,看着王江宁向下又坠了下去。


王江宁压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好像有人接住了自己一下,但是很快又松开了,自己继续往下坠,他睁眼一瞧,小道士在自己上面,好像,好像还在冲着自己笑!


王江宁一阵后悔。怎么能这么轻易地相信他,早知道不如和李员外拼一把。这回倒好,真要摔成肉饼了。


哎呀!


他正懊恼着,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拉住了他的腰,拽得他腰差点都要断了。王江宁定睛一看,自己腰带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拴了一根绳索,还是用一个铁扣环拴住的。正是这绳索救了自己一命,现在被荡在半空中,下面依然是深不见底的枯井,上面的小道士正在快速地往下攀爬。


“赶快走,那家伙还在上面,估计要往下开枪,那可真是神仙也救不了。”小道士在王江宁头顶上,看着只有半条命的王江宁说道。


王江宁摇了摇头,把自己已经快晃迷糊的脑袋摇醒,有气无力地问小道士:“走哪里去?往下?我这可怎么下去?”


“你用力撑住井壁,和我一样。我把上面的钉子卸了,你收好绳索,我再下来接你下去。”小道士着急地抬头看了看,这里距离井口并不太远,能看到上面的灯光在闪烁。


“我?和你一样撑住?我哪撑得住!我又没练过这个。”王江宁依然没缓过劲来,摇着头。


“砰!”


又一声枪响传了过来,子弹在井壁上噼里啪啦地跳跃着。


“快点!”小道士这一声是真急了。


王江宁一个激灵,也被这一声在井里回响的震耳欲聋的枪声给震醒了。这时候也顾不得自己到底行不行了,他学着小道士的样子,用四肢撑住井壁,确定自己撑住了之后,冲上面的小道士点了点头。小道士噌地一下从上面的井壁里拔出一个铁销子。王江宁这才看明白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那小道士就在接住他的一刹那,用绳扣拴在了他的腰带上。而这个绳扣,本来拴在小道士腰带上,是小道士自己下井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一路打下去的,隔一段就打一个铁销子在井壁上,这样万一体力不支撑不住,小道士也有一道救命索。


小道士拔了铁销子之后,也不停留,如壁虎一般蹭蹭蹭蹭就滑到了王江宁身边。看着已经快撑脱力脸都憋成猪肝色的王江宁,小道士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问:“喂,你多重?”


王江宁这时候已经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一开口泄了气掉下去,只得用目光狠狠瞪了一眼小道士。要是眼神能杀人,小道士这时候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小道士咂了咂嘴,只用两条腿撑住井壁,双手则把铁销子又“当当当”地敲进了井壁里。

铁销子

王江宁这才注意到,这小道士还拿了一把黑色的小榔头。他一边敲着嘴还不停:“我知道你要问我为啥刚取出来又要敲进去。刚才那个担了你一次,已经松了,这回要担我们俩,还是重新打一个放心点。喂,你真不重吧?别把道爷的小命也给送了。”


王江宁只能继续用目光回击他。


很快,小道士把铁销子敲好了,他又把王江宁身上的那捆绳索取了下来,和自己那段绳索扎在一起,用力拽了拽,确定结实之后,小道士把绳索往下一放,说道:“抓着绳子往下滑,快点,他可又快能开枪了。”


王江宁知道时间紧迫,也不敢迟疑,抓着绳索就往下滑去。看他下去了,小道士这时候已累得够呛,也跟着抓住绳索往下滑去。


一路下去,王江宁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之前上面那段井壁还是石头为主,到了下面已经完全是土了,而且这洞越来越窄,还有不少坑坑洼洼的地方,而是呈现出了一些坡度。绳子放完了之后虽然还远没有到底,但是不需要绳索也不用担心会掉下去了,只要小心踩着这些坑洼,还是比较安全的。


“继续往下走。”仿佛知道王江宁的迟疑,上面传来小道士的声音。


“这根本不是枯井,对吧?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王江宁边往下走边问道。


“这当然不是枯井,压根就不是井。你还没看出来吗?这是个盗洞。”小道士略带嘲讽地说道。


王江宁拍了拍脑袋。对啊,这分明是个盗洞啊,但是这样的盗洞是什么人打的啊,这么深,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古墓是埋这么深的。难道是什么帝王陵?


俩人就这么一上一下地继续往下探去。


就在王江宁已经快要累虚脱的时候,他们终于探到底了。


王江宁感觉脚下踩的东西有些湿软,他掏出手电照了照。


自己踩的是个人。


或者说,是人的一部分。


这里是一处很小的空间,王江宁都站不直,举目望去,也就一辆小汽车空间的大小,在他下来的洞口正对的方向,还有一个黑漆漆的半人高的洞口。地上四处散落着人类的残骸,王江宁踩的地方正好是已经摔成肉饼的躯干部位。四肢已经都能看到骨头了,而头部则早就摔开了花。


尸骨残骸

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挪了个位置,等着小道士。


小道士下来之后看到下面的场面吓了一跳,拍着胸口念叨着:“无量寿佛,无量寿佛。”


王江宁斜着眼看他道:“你都敢自己下来,居然还怕死人?”


小道士听出了他的嘲讽,急忙说道:“死人我当然不怕。但是这个,这个,唉,这个施主也死得太惨了点。怎么碎成这样?”


王江宁用手指了指头顶的洞口:“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这后半程还是带坡度的,连摔带滚,不碎就见鬼了。他可没有你这么好的功夫,也没我这么好命。”

小道士不再言语,从怀里掏出一根蜡烛,点了起来。


王江宁晃了晃手里的手电,挑眉道:“喂小道士,我这儿有手电筒,看到没有?按一下就亮,现代科技。用不着蜡烛了。”


小道士头也不回地说道:“你知道什么?我这是为了照亮吗?这是看看下面这空气。”


王江宁在这小道士身上就没占过便宜,不由得赌气般地深吸了一口气,不怀好意地又说道:“这有什么好试的,下面的空气要是不能呼吸咱俩早死了,你还非要试一下,多此一举。”


小道士冷笑了一声,回头看了看王江宁,指着蜡烛说道:“这蜡烛,看的是下面的空气有没有流动,咱们能不能出去就看它了。”


王江宁一时语塞,这小道士怎么嘴这么厉害,但是他没想多久,注意力就被蜡烛吸引去了。


蜡烛的火苗忽左忽右地晃悠着。


有风!


二人对望一眼,各自一惊一喜。小道士开开心心准备去探另一个洞口。而王江宁心中对小道士的疑惑越来越大:这家伙八成早就知道下面有通路。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对这地方如此清楚?


就在这时候,他们下来的洞口那里,滚落下来不少土石。


“李员外在上面填洞了。”王江宁皱着眉头。


“没事儿,这下面应该是有通路能出去的,不用太担心。”小道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知道前面是什么?”王江宁试探地问道。


“不知道啊,走一走不就知道了,你是大侦探,探路这活,你比我在行,你先请。”小道士狡猾地一笑,将洞口让出来。


王江宁摇了摇头,这小道士看起来比自己小,却总是抢自己一步。平时自己才是最滑头的一个,结果现在反而成了被戏耍的对象,真是遇上对手了。


他往前踏了一步,却踩到一个东西硌了脚。王江宁用手电筒一照,竟是一段白骨。


“小道士,看看这个。”王江宁蹲在地上,用电筒仔细扫了一圈,又发现了不少白骨。


“这,这人的肉全都摔没啦?”小道士瞠目结舌,看样子着实受到不小的惊吓。


“你知道什么?这是另一个人。”王江宁逮着机会立刻把场子找了回去。


“另一个人?”小道士丝毫没在意王江宁在挤兑自己,也蹲下来细细查看。


“没错,这里还有人掉下来过,和他一样也是摔得粉身碎骨。单看这骨头也是有年头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下来的。再仔细看看有没有其他东西。”这小道士怎么有时机灵有时傻乎乎的?王江宁忍不住腹诽了一句,摇摇头拿着电筒又继续扫视着。


“哎,这儿有个小包。”小道士一眼就瞅见角落里有一个小包,蹦过去把包拿了过来。


王江宁接过小包,抖了抖上面的灰尘,这包是个牛皮袋子,样式从未见过,但也已经残破不堪,还挺沉。


“这个包应该是他的。”王江宁指了指地上的白骨,把包里的东西都倒在了地上。


咣啷啷,两把三叉铁叉子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小道士奇道。


“这叫铁尺。奇了,这人居然是个捕快?”王江宁抓起一把铁叉子,攥在手里握了握。


这铁尺自唐宋以来就是捕快的标配防身武器。与很多人印象里的不同,出门缉捕盗匪的捕快,很少有带刀的,带刀太过张扬而且不方便,这铁尺便成了捕快的标配。不但携带方便,可以随意藏于怀中或者背后,而且三叉铁尺攻防合一,练习简单。王江宁没少听师父李英雄说起这个东西,李英雄自己也有一副铁尺。


王江宁本以为这人八成也是个盗墓贼,但从这铁尺来看,这人很可能是个捕快。至于他是怎么死的,这却无从查起了。既然查不清,就干脆不要浪费时间,王江宁把这副铁尺别在后腰上,准备探一探那个新洞口。


“喂,王江宁,你腿受伤啦。”小道士举着蜡烛突然指着王江宁的腿叫道。


王江宁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划了个口子,血已经湿了小半条裤子了。一定是刚才一直太过紧张,才没觉得疼,这会儿被小道士一说,顿时觉得疼得要命,倒抽了一口凉气,要不是小道士在就要没形象地叫起来了。


小道士立刻从自己的绑腿上扯下一段布条,十分熟练地就给王江宁包扎起来。一边包还一边念叨着:“哎呀,可惜我没带伤药下来,不然啊这包一次就能好。”

王江宁忍着疼,看着小道士给自己包扎,也觉得有些感动,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便开口问道:“小道士,咱们这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你知道我叫王江宁,我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能老叫你小道士吧?”


“当然不能叫小道士啦,叫道爷就行。”小道士又咧嘴一笑。


“唉,你个牛鼻子,还会拿翘了!”王江宁歪了歪嘴,没想到道士却突然用力打了个结,瞬间疼得王江宁脸都拧巴了,叫道:“哎哟哟哟!好了好了,我现在是病号,惹不起你,行吧。”


“算了,不欺负你。我叫吕冲元。双口吕,气冲云天的冲,元始天尊的元。”小道士说着却又拍了一下,看王江宁咝咝抽着气,笑得那叫一个欠抽。


“吕冲元?名字倒是挺大气,怎么做事儿这么小家子气,欺负病号,算什么本事?”王江宁捂着吕冲元包扎好的伤口,没好气地说道。


“我说王江宁你要脸不?本道爷小家子气?刚才是谁在上面拿着铁锹欺负我腾不出手来?咱俩要是正经比划比划,你能走得了一招吗?你忘了你背上那张乌龟求道图啦?”吕冲元说到这里,似乎又回想起之前戏弄王江宁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王江宁做不得声,吃了这么大个瘪也只能强忍着当作没听见,打着手电往洞里探去。


这新的洞口虽然也不大,但是钻进去之后却是豁然开朗,相当大的一块空间,王江宁用电筒照了半天,恍然大悟,这是一块天然形成的溶洞。很多钟乳石反射着电筒的光,照得洞里闪烁着点点诡异的光。


他正在这里查看,吕冲元也跟了进来,左顾右盼地打量着这个溶洞。他拿的那根小蜡烛在这样大的一个空间里已经毫无用处,便吹熄了揣进怀里。


王江宁那边却皱起了眉头,手电筒的电力已经不太足了,光线有些暗,但是依然能看清,这里并不完全是天然的,有很明显是人类留下的痕迹。就在他们进来的入口旁边,有一张木制的长桌,但是看起来年代久远,已经腐朽垮塌了。

紧挨着长桌的墙面被修得平整如镜,却是空无一物。而长桌前面的地上散放着好几个像是蒲团的东西,不过也已经朽烂不堪。


“这像是个香案,这墙上之前应该挂着东西。”王江宁指了指长桌后的墙面上方,那里还留着三个并排的铁钉。


香案

吕冲元点了点头,也看了一会儿,转头对王江宁笑道:“想不到这里别有洞天。咱们分头查看,我沿着这里过去看看,你去那边瞅瞅有没有通路。”说着指了指远处漆黑一片的地方,然后随手又把蜡烛点了起来。


王江宁嘴上答应,心里却多了个心眼,转身向远处查探的时候,时不时用眼睛的余光瞄着吕冲元。


“这么说,这里应该不是古墓了?”他边走边装作聊天的样子和吕冲元说着话。

“应该不是吧,我也不太懂。”昏暗的蜡烛光里,吕冲元慢慢走到了那张腐朽的长桌旁边。


“那你下到这里来,到底是做什么呢?我之前还纳闷也没听说过有道士会盗墓的,莫非这里是个什么地下道观?”王江宁虽然没回头,却也注意到吕冲元在长桌旁停了下来。他心中越发起疑。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道爷自从下山以来,谨遵师命,替天行道。那伙盗墓贼道爷盯了很久了,本来准备把他们全都放倒然后再去悄悄报官,没想到你手还挺快,居然抢在道爷前面冲了出来。不过要不是道爷出手,你小子也早就没命了。哎呀,这种救命之恩,你就不用多谢道爷了,出去之后破费点好好请道爷吃一顿,就当是报答了。”吕冲元的声音轻飘飘地传了过来,依然是一股戏谑的口吻,听得王江宁忍不住磨牙。


只是——他虽然在说话,人却一直没动。王江宁听得清楚看得明白,那小道士依然在长桌旁边。他不由地皱了皱眉,定是有什么问题。


这样想着,王江宁不动声色地转身往回走,电筒的光却依然向前照着。


他刚往回走了两三步,就看到小道士的烛光动了起来,沿着墙往另一个方向移动了,王江宁停住了脚步。


“至于道爷为什么要下来,很简单,谁还没点好奇心啊,那个洞口如此奇怪,怎么看也不像是枯井。下来看看到底是不是别有洞天,你看,这不是真给咱们撞到了。说起来,这地方可能还真是个风水宝地,若是有人葬在这里也不奇怪,来世能投帝王家。”吕冲元的声音又飘了过来,这回王江宁也听得很清楚,小道士已经走到了另一端。


“呸,早就没有皇帝了。现在可是民国。”王江宁按下心中的疑惑,再次返身往前探路。


“万一还有呢,谁知道啊。咦,这有条路!”吕冲元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


“小点声!你咋呼什么?差点把我喊聋了。”王江宁抓了抓耳朵。这溶洞里回音效果特别明显,吕冲元最后那句话喊得又很是尖厉,真是回音绕梁三日不绝。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吕冲元那边,用电筒一照,只见一座一人高的钟乳石后面,还真有一条碎石铺成的小路,弯弯曲曲的不知道通到哪里去了。


正在查看着,手电筒的灯开始闪了起来。王江宁眉头一皱,关了手电筒。


“快没电了。省着点用,还是用你的蜡烛先照亮吧。”


“现代科技,哼哼。”吕冲元又撇了撇嘴,示威似的把蜡烛举得很高,生怕王江宁看不到自己手上有蜡烛似的。


“你说你一个出家人,这般争强好胜,你能安心修道吗你?再拿一支蜡烛来我也点上。”王江宁英雄气短,只能在嘴上和吕冲元争一争高低。


“道爷也只有这一支了。我这怎么叫争强好胜,道爷这是让你不要被那些西洋玩意儿迷了心窍,真要应急,还是咱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顶用。”吕冲元走在前面,声音忽高忽低的。


“我说你是不是不争两句嘴就会死啊?”王江宁恨不得找块布条把吕冲元的嘴给堵上。


“会死啊,所以你少说两句吧,你看看你,好好的一个侦探,废话这么多。哎,这可怎么走啊。”吕冲元走着走着停了下来。


王江宁顺着微弱的烛光看过去,也傻了眼。眼前居然是个大分岔路口。碎石一路从脚下铺到分叉口,又四散开去,粗略一数连他们来的这条,竟然一共有九条岔路,他们站的位置也如同一只大章鱼一般,呈现出不太规则的圆形。


这里应该还是原始溶洞的岔路,只不过如此复杂的岔路分支,王江宁还是头一回见到。


他正在犯着嘀咕,只见吕冲元已经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风水罗盘来,摇头晃脑地开始掐指推算。“这儿可就咱们俩,你别装神弄鬼啊。”王江宁狐疑地叉着手问道。


吕冲元睁开双眼,瞪了一眼王江宁,“什么装神弄鬼,道爷是那种迷信的人吗?”说完不再搭理王江宁,闭上眼,嘴上念念有词。脚下也没闲着,踏着步法开始转圈。


王江宁歪着头眯着眼,蹲在地上看着吕冲元“做法”。


风水这东西,王江宁好歹也是懂一点的。传说中能推演九宫八卦的奇门遁甲之术,他也听说过一些。只是职业习惯的原因,王江宁对这种事一向是保持着怀疑态度的。不过,这时候他的怀疑已经没那么深了。毕竟在此之前,王江宁连会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都认为是江湖传说,哪知道这吕冲元竟真有这等身手。


他说不定真的能掐会算。


只见吕冲元一手举着蜡烛,一手举着罗盘,在另外八个出口挨个转了一圈,每个出口那里都停留了片刻。八个全部转完之后,他回过头来斩钉截铁地指着左手第三个出口对王江宁说道:“这是生门,走这里。”


王江宁知道这回开不得玩笑,他们俩在地底下已经起码两三个时辰了,不要说饿得前心贴后心,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得喝,嗓子都要冒烟了,若是再迷了路,真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不由得把疑惑直接提了出来:“你确定?你是真算得准,还是瞎蒙的?这可事关生死别胡说八道。”


“确定,八个通道我都试了一遍,只有这个通道门口有风,蜡烛晃来晃去的,出口必在这里。”吕冲元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你有病啊?早说你是试风,还搞什么罗盘,踩什么步法,老子还以为你真是能掐会算呢。还生门,生你大爷!”王江宁噌地一下蹦了起来,恨不得一个大耳刮子呼在吕冲元脸上。


“哎哎哎,怎么说话呢,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这行就要这么来。这也就是没有其他人,要不然道爷我肯定不能说是试风啊,不然指什么吃饭。快走吧,蜡烛等会儿灭了咱们就真要抓瞎了。”吕冲元继续呱唧呱唧地说着,举着只剩下一指长的蜡烛,率先进了洞口。


王江宁也低头跟上,就在进洞的一刹那,他不经意间抬头一瞥,隐约感觉洞口的头顶上似乎有一些杂乱的线条,随着吕冲元的烛光一闪即逝。


“喂,把蜡烛拿过来照照,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什么记号。”王江宁冲吕冲元说道。


“什么记号啊,你肯定是饿昏头看花眼了,跟着道爷走就没错啦,赶快走,我跟你说这蜡烛撑不了多久了。”吕冲元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着。


王江宁皱了皱眉,掏出手电筒准备回头仔细看看,不成想,这光刚打亮,还没来得及看,就灭了。不管再怎么按开关,电筒都没有反应了。


王江宁长叹一声,知道这电筒已经寿终正寝了。望着前面越走越远的吕冲元,王江宁只得闷头跟上,什么记号的事情也顾不上了。


这条通道是一条笔直的甬道。脚下依然是白色的碎石铺路,两侧却已经变成黑漆漆的石头。王江宁伸手摸了摸,这些石头坑坑洼洼,但也算齐整,反着潮气,入手冰凉。这明显是人工雕凿出来的通路。如此浩大的工程,在地下深处,却显然并非是古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疑问再多,也无法可想,只能继续闷头走路,但是越走王江宁越觉得吃力。也不知道是腿上的伤发作,还是体力消耗过大,王江宁真感到有点体力不支了。他一手扶墙,一手按着腿上的伤,低着头大喘气起来。


这一低头,王江宁猛然意识到,这是在上坡。他现在要一脚前一脚后身体前倾才能保持平衡。


前面的吕冲元注意到王江宁似乎有点体力不支,蹦蹦跳跳地又跑回他身边,一边扶着他面对着来的方向,缓缓坐下,一边还不忘继续嘲讽王江宁:“哎哟大侦探,受这点伤走这点路就不行啦?你还真是中看不中用啊。看看道爷这功夫,如履平地。”说着居然还伸出一条腿抖了抖。


“你这么厉害,还不是一样飞不出去。”王江宁此刻虎落平阳,也懒得再和吕冲元拌嘴,有气无力地说道。


“那是道爷我修行还不够,这御剑飞仙的本事,可不是我这点道行就能做到的。”吕冲元居然还一本正经地接下了这句调侃。


王江宁摇了摇头,懒得再搭腔。


吕冲元却自顾自地继续絮叨着:“你也看出来了,这是在上坡。这么一条笔直的坡道,还都是凿开岩壁开出来的路,你说说,什么样的神经病会做这种事啊。”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先逃出去才是要紧事。好了,我休息好了,继续走吧。”王江宁悠悠地又站了起来。


看着他勉强的样子,吕冲元低头又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歪着嘴说道:“伤口没事,你应该还是之前失血有点多,又累,坚持一下。应该快到出口了。”


王江宁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吕冲元手上的蜡烛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必须尽快找到出口。


俩人又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王江宁只觉得坡度慢慢又变平缓了,脑子里开始思考他们的大概位置。


“刚才你看罗盘,这条路是往哪个方向的?”他开口问道。


“西边。”吕冲元低声说着。


西边,那就是往汤山方向了。和上峰那边一马平川不同,汤山顾名思义,山还是很多的,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一路上都是石壁而非土壁。


他正在思索着,前面传来吕冲元兴奋的声音。


“王江宁,快过来看!”


王江宁此时也顾不上腿上的伤情,三步并作两步,小跑着跟了上去。


竖在二人眼前的,是一堵圆形的石门。石门和石壁之间贴得严丝合缝,连一只手指都插不进去。而石门本身是一整块巨石,足足有将近两人高。王江宁看傻了眼。


“死定了。这么大的石门,我们俩无论如何也推不动。”他心想这是死路一条啊,你个小道士高兴个什么劲。


“这儿这儿,你看这儿。”吕冲元指着门边的墙面,继续活蹦乱跳地说道。

王江宁凑上来一看,皱了皱眉头。


墙上有三个不太起眼的小孔,一大两小,大孔正好在两个小孔中间,每个孔相距半掌宽。而三个孔的外侧,则是一个圆框,看起来像是可以转动的,和墙面几乎浑然一体。


不会这么巧吧?王江宁突然脑子里闪现出一个念头,一把抢过吕冲元手上的蜡烛,到另一侧墙面上去查看。吕冲元也在凝神看着墙面,一点都没反应过来王江宁这次的快手。不过他也不生气,跟着王江宁走到了另一侧墙面旁。


另一侧墙面上在同样的位置也有三个孔洞,一圈圆环。王江宁兴奋地把蜡烛还给吕冲元,一把从身后把之前发现的两把铁尺拿了出来。


吕冲元眼前也一亮。这铁尺的三叉间距,看起来正好能插进三个孔中。莫非这铁尺就是开门的钥匙?


铁尺和孔洞

“姑且一试。”王江宁拿着一把铁尺,对准三个孔洞,咔嚓一声就插了进去。吕冲元在旁边也看得清楚,这铁尺竟然真的和三个孔洞都能契合上,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这铁尺定然就是开门的钥匙无疑。


王江宁也很是激动,手都有点抖,铁尺插进去之后,他试着想旋转一下,却左转右转,怎么也转不动。


“要两把一起转!”王江宁和吕冲元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吕冲元立刻把手上即将燃尽的蜡烛放到地上,拿起另一把铁尺,对准另外一面墙也插了进去。他回头看向王江宁。


“我数一二三,我向左你向右,一,二,三!”王江宁看吕冲元也准备好了,大声喊道。


吕冲元也在那边发着力。

依然是纹丝不动。

“我左你右!来,一,二,三!”这回是吕冲元数着。

还是没有反应。

“再试试,这次我们都向左。”王江宁继续说道。两人都向左,其实在同一个方向看就是转动方向不同了,王江宁逆时针转,吕冲元则是顺时针转。这回两人刚一发力,圆盘就开始转了起来,只听两边墙壁里传来咔啦啦啦的声音。


王江宁和吕冲元兴奋地回头看着对方,就在这时,地上的蜡烛燃尽了。


周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中。


“你别动,我过来找你。”吕冲元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王江宁背靠着墙壁,侧耳听着墙里面的动静。

对面吕冲元还没走过来两步,两边的墙都开始抖了起来。

“先别动,先别动!”王江宁喊着。

“好!”吕冲元一个好字还没说完,王江宁感觉整个洞都开始抖了起来。

是石门在移动了。


很快,一缕亮光从吕冲元那一侧照了进来。王江宁能清楚地看到吕冲元用袖子捂着口鼻,一脸紧张地靠在墙壁上。

石门轰隆隆地向王江宁这边滚了过来,一直没入墙中。

愣了三秒,俩人同时发出得救的欢呼声,王江宁更是连腿疼都忘了,孩子一样撒着欢毫无形象地奔了出去。


这里是一座非常普通的小山坡,林木茂盛。阳光从背后照了过来,王江宁闭着眼适应了好半天,才敢完全睁开眼睛。经历了这么一番生死折腾,他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看了看旁边的小道士,吕冲元的道袍已经完全是土色了,脸上更是黑得和包公似的。王江宁刚准备嘲笑一下吕冲元这副熊样,猛然想起自己肯定也好不到那儿去,一句话憋到嘴边硬是咽了回去。毕竟打嘴仗估计赢不了他。


“这是何处啊?”吕冲元也眯着眼捂了半天才敢睁开,四下打量着这里。


“这是。”王江宁刚说出两个字,只听身后又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两人此刻已经是惊弓之鸟,回头一看,只见刚才逃出来的洞口,由于封门石收进了墙里,整个洞口竟然已经支撑不住,开始塌陷了。两人急忙又跑远了一些,洞口瞬间塌了个干净,而且这还没完,洞口的动静已经停了,但是轰隆轰隆的声音依然不断地从地下传出来,甚至还能看到洞口上面的山崖生生陷进去一块。


俩人对望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一丝恐惧。这通道设计的时候一定就是九死一生。只要这封门石一开,无论是从外面开还是从里面开,通道都会整条塌下去,堵得死死的。而如此长的一条甬道,一旦彻底塌掉,外面再想进去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俩人此刻也无话可说,互相搀扶着,从小山坡上往外面走。因为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能和无头苍蝇一样乱窜。也是老天照顾他们,没多久他俩碰到了上山砍柴的农夫,这才知道,居然已经走到小龙山脚下了。这里距离上峰镇有将近十里地。


俩人跟着农夫到了一个村子,这村中百姓都很是淳朴,看二人如此狼狈,便有人主动拿了点馒头和水给二人救急,还让他们坐着送柴草的驴车回到了上峰镇。


到得镇上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吕冲元把王江宁送到了一个医馆重新包扎伤口,主动说去找韩探长来接应王江宁。此刻的王江宁已经略微缓过劲来,便在医馆等着。


过不多时,韩平心急火燎地冲了进来,看到王江宁这副惨样吓了一大跳,左摸摸右看看,确定王江宁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他扯过一把椅子坐下来问道:“你跑哪块去了?挖煤啊?怎么折腾成这样?半条命都没了?”


“一言难尽。那个小道士呢?”王江宁探头看了看,韩平是一个人来的。


“什么小道士?”韩平一愣。


“就是给你带话的小道士啊。”王江宁也是一愣。


“哪有什么小道士?是个小乞丐跑到客栈给我带的话,说你在这里,让我赶快来接应你。没见到什么小道士啊。”韩平疑惑地说道。


“哦。”王江宁倒是没有太意外,那小道士一直神出鬼没的,看样子肯定又搞神秘消失了。


“对了,李员外呢?”心思从小道士那转回了,王江宁这才一下想起了正事,一把抓住韩平的手紧张地问道。


韩平却不知所以,叹了口气道:“唉,表讲了,昨个夜里,你走了没的一刻儿,李员外家里就失火了,烧的是一污尽糟,有几个下人逃出来了,就是没见到李员外和贾五,也不晓得是死了还是跑出来了。”


“妈的!果然跑了。”王江宁咬了咬牙,恶狠狠地道。


“什么情况?”韩平依然是满头雾水。


王江宁这才把昨晚上的遭遇简单地一说,韩平听完以后倒吸一口凉气。


“想不到这姓李的竟是这么歹毒的人。回去我就请通缉令抓捕他!”韩平一拳砸在桌子上。


“未必有用。这家伙不是一般人。他到底为什么要冲我开枪,还是个谜。”王江宁皱紧了眉头。


“还能有什么原因,要不就是你知道了什么秘密,要不就是他以为你知道了什么秘密呗。你刚才说你在那井底还发现了另一具尸体,说不定就是他杀的,怕你给倒腾出来,这才连夜让贾五他们去封井,然后还要杀你灭口。”韩平煞有介事地说道。


“这么说倒也说得通。”王江宁默默思索着。韩平的说法是能说得通,但是王江宁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之前以为那个带着铁尺的人是古代的捕快,这个推测很可能也是先入为主了。


一开始想当然是以为带着铁尺这种东西的就是捕快,可是当王江宁拿着铁尺开门的时候就明白,并不是因为他是捕快而带着铁尺,而是因为这铁尺其实是开门的钥匙,那么那具白骨的身份就又成了谜团。


一瞬间,王江宁又想到了,他和吕冲元之所以能破洞而出,主要是因为他们有两个人,能够分别转动两把相距甚远的铁尺,那个死在洞里的人,八成是知道怎么出去的,但是他一个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办法同时转动两把铁尺,所以不得已才折回了“井口”那边看有没有其他出口,结果死在了那里。


“那个洞呢,那口井,是不是被填上了?”王江宁转头又问韩平。


“井塌了,不晓得是怎么塌的,早上我过去看了,陈署长在,直接塌了个光葫芦。地面陷下去一大块。现在已经填平了。”韩平无可奈何地说道。

王江宁长叹一口气,愣愣地看着医馆的天花板发着呆。


尾声

南京城边的一座破旧道观里,在这里暂住的吕冲元已经打理干净,正坐在桌边神色凝重地写着信。他的左手边放着一块黑色的镇纸。



黑色镇纸

这方镇纸样式颇为怪异,呈现出不规则的长方形,而且黑得瘆人。若是仔细端详,镇纸上还隐约能看出雕着一团模糊不清的图案,看不出来是个什么。


“师父,冲元已经查到李岗头村的地下暗道,果然从地洞中的香案废墟中起出黑镇纸一方。此次幸得贵人相助,冲元九死一生,不辱师命。风雨欲来,冲元之剑,蓄势待发。”


而在同一时刻,长江边上,一叶扁舟停在江边,一个西装革履拎着小皮箱的中年男子站在船头。他的身后,则坐着一个戴着瓜皮帽的男子正在喝茶。


“一定要尽快拿到那东西,就算把整个南京城翻过来,也在所不惜。”坐着的男子阴沉沉地说道。


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微微点头,又举目望向远方阴沉沉的乌云和若隐若现的南京城墙,许久,淡淡说道:“南京城,要变天了。”


(插图作者:@日寺川)

本篇完

-END-

  ◆  

你可能有兴趣

回复“毒蘑菇”:珍爱生命远离毒蘑菇你需要知道的~

回复“放生”:我们就再说说放生这事儿吧。。。

回复“古董”:时尚,时尚,谁的古董最时尚?

回复“女生安全”:女生安全守则,你值得拥有!

回复“古装片”:古装片里骗过我们的那些事儿!

回复“贩卖儿童”:一律死刑?我们来分析一下~

回复“车辆落水自救”:车辆落水,如何自救?

回复“抢孩子谣言”:近期抢孩子谣言汇总一览!

回复“正确报警”:你真的知道如何正确报警吗?

回复“酒驾”:常见含乙醇(酒精)的食品、药品

回复“外币诈骗”:防范外币诈骗指南加强版!

回复“电话诈骗”:陌生领导打电话找你很可能是骗子


吐槽、投稿神马的,可发我邮箱哦:

jnpopo@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