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高音唱不上,喉部又很吃力,问题原来在这里!

樽樽文化2018-06-19 20:42:15

2017-12-12 



长按识别

左图二维码 

即可免费领取

千元健康养生课程

在歌唱中养生,越唱越健康!



歌唱中喉咽基本形态是:喉头下降至深吸气(打哈欠)完成时的位置会厌充分打开,舌骨上肌群放松,软愕适度抬起。口腔形态决不是只指面孔上看到的外部形态,而是唇、舌、齿、牙、喉的语言动作,口形随语言需要而变化是动态的。


我们必须认识到歌唱中要求的良好的喉形和生活中语言要求的口形是有矛盾的,如许多学生常常遇到训练很好的声音因字的动作及一系列动态的语言动作,使他们感到不是声音上不去,喉部吃力,就是不统一,或者是字不清,其矛盾的核心应是舌的问题。舌体处于口、喉、咽之间,既是语言动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喉咽的前壁,从舌骨的上肌群和下肌群的用力和放松又影响到喉头位置及喉咽管道的顺畅,可见舌的重要作用。

想使语言需要的口腔形态和发声需要的喉咽形态达到统一,应该作到以下几点:
 1、为了加强歌唱语言的吐字清晰度,确保母音歌唱的质量,重视子音读字时的字头“咬字”和加强子音“喷口”是子音歌唱发声的重要技术。在歌唱咬字时需要加强子音喷口的主要是唇、齿、舌音。这类子音喷口会使人感觉到字头更为清晰、有力,并具有弹射状的力量感,有利于顺势将母音远送。但歌唱中的子音咬字喷口需要注意不能将子音力量转嫁到母音发声当中去,即不能将嘴皮着力演变为嗓音着力、喉咙紧锁,造成母音发声困难。



另外,过分强调子音喷口会使字头过强,子音太重,使字音僵硬,给人咬字过死、机械做作的感觉。这就要求形成语言动作时,要保持清醒的良好喉形的观念,用哈欠感觉降低喉头位置,改善喉咽形态,既要把语言动作做到位,又可避免不必要的紧张。如发子音[b]采用以双唇闭合阻塞气流的弱送气不振动声带的发声方法,只口轮肌工作就可以了,不必使颜舌骨肌连带紧张,就好像武师出拳进攻的同时必须保持下身的稳定和平衡,才能有协调连贯的动作。



2、歌唱中的母音比生活中的母音放大和夸张,充分地发挥吐字器官和共鸣器官的功能作用。这样做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追求母音歌唱发声的纯正、清晰、准确,更重要的是歌唱发声活动必须借助这些器官协同作用所产生的共鸣来支持和改善母音音色,提高母音的声音品质,增强母音的音量,使母音更加优美,更能致远。故发母音时主张牙关充分张开,软腮抬起、咽肌直立、喉器降低,以充分扩张口咽共鸣空间,强化咽部共鸣对母音的支持。


为了达到高音宏亮和声音“优美”的歌唱效果,在高音区采用特殊的母音“变暗、掩盖”的读字技术,让母音变型以使嗓音圆润并富有共鸣。如[u]母音在生活中须把双唇合拢,合到只剩一个小小圆洞,在歌唱中也这样做,就影响共鸣的发挥,高音区就会唱不出。如果保持喉咽打开的状态,使喉位降低,喉腔加大,牙关适度松开,口形必然较生活中夸张,但只要保持口形仍是圆形,舌位仍是后高前低,我们听到的仍是[u]字,声和字就能较好地统一。


3、人们往往对美声唱法的印象是吐字不清,美声唱法的发音与吐字之间的矛盾,特别是中国字,一直比较突出,原因是这种发声方法必须服从“共鸣”这个特殊要求,为了服从这个要求,许多同学普遍用一个唇形歌唱,即“竖口形”,片面地理解为美声唱法就是把声音竖起来的做法,不是把“空间”建立在喉舌之间,而是在口腔后部去建立空间,拼命提起软聘的结果必然导致舌根僵硬,人为地制造了吐字不正、不清。


首先反映在完全失去AH元音上,高音是使AH元音带着哭的色彩,不是把AH唱成OH音。唱久了,不仅语言的美失掉了,而且容易导致肌肉僵硬,影响音色。我们再来看看当代杰出的女高音歌唱家卡那瓦的口形,她一反传统美声在女高音身上的模式—“竖口形”,她的口形之“横”,已完全趋于说话那样自然的口形,可声音质量并未因此受到影响,可见美声传统也在变化发展。


歌唱家在“美声”的同时也追求更完美的吐字。要想做到两个形态的统一,必须以良好的喉咽形态为基点。随着深吸气,喉头下降,半张口,收下领,呈微笑状,与此同时唇形和舌位均做一个不出声的[a]的形态。我们把这个姿式称为万能喉形,然后迅速接以需要唱出的第一个音素。这样做容易使学生形成和记住正确的喉咽形态,不容易僵化,再按照从简单到复杂,循序渐进的步骤训练声和字的配合,使声音位置统一、共鸣色彩良好,并伴随着吐字、咬字而平衡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