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兰溪河兮枫林桥——2004年印象

资江流域的文明2018-02-01 16:10:12


 

01

       

    红枫白水兰草老桥。传说中,兰溪如画。
  溪很美,溪中水色湛蓝,船帆点点;岸边兰草葱茏,幽香隐隐。溪上有座枫林桥,桥头有枫,春绿秋红,生气盎然。小镇因溪而名,自古就是米市,花花大米养育着勤劳的人们,这里曾经有才气干云的叶紫,浩气森然的金家堤,如今叶紫是她怀中永远璀璘的明珠,金家堤是她身上灿烂的光环。我心中的兰溪,人杰地灵,是那美丽的桃花源。每每想起,向往之情油然而生。 



02

 

今年春上,我到了兰溪。
  也许是看过了竖着写的《红楼》《水浒》,想象中的潇洒妃子超逸脱俗,清秀灵幻;及时雨急公好义,慷怒悲歌。可看了电视剧,剧中人物与自己想象人影分离,倍觉伤心。我站在枫林桥上,俯视兰溪,老辈传说中的温婉可人的面容不见了,面前的兰溪犹如撕碎长裙的少女,美丽健康的肢体被玷污。岸边堆满了垃圾,白的泡木块,红的食品袋,黑的谷壳灰,斑驳夹杂,似神话中奥吉尼亚的牛圈;葫芦草挤满溪河,褐灰黄绿,看不见生气;溪水几个水氹,浑浊无神,如老乞婆的瞎眼;经过岁月无情的摧蚀,兰溪道道地地的成了贾宝玉所说的肮脏的女人。


03

 

    枫林桥瑞兽犹在,却面目俱非,甚至牙齿也被岁月敲掉。与溪一样,烙上了现代文明的痕迹,唯可人心的,就是桥正中的那花岗岩圆形方孔图案,脚掌打磨,愈加光亮,反照出时世的变迁。如果我不到兰溪来,传说中的美会长存于心中。此刻,人面未非,水清不再,我只能仰天长叹,溪桥依旧在,不见枫林红。 


04

    桥头便是古镇。机声隆隆,花花的大米源源而出,饱饱满满,似玉如银。溪用自己的乳汁,滋养着她怀中的灵长,使岸边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俊男靓女,笑靥如花。昔日村姑般简素陋的小镇,已变得丰盈富庶,处处充满了都市般的艳丽和缤纷。 


05

 

    然而,溪老了,桥也老了。溪上已难重现往昔的溪水清泠,灯声桨影。溪与桥如昨日黄花,成了一张老照片,孤独的躺着,如即将老去的夫妻,相依寂寞的数着日子。此情此景,使我又想起《深圳风采周刊》载:芦沟桥“桥已非桥,狮亦非狮”,芦沟晓月倩影难寻,半个多世纪以前芦沟桥以血肉筑起了抵御外侮的长城,现在也处于如此尴尬的境地!至于断流的黄河,污染的洞庭,更是令人堪忧堪虑了。唉,伊人都憔悴如斯,何况这益阳地界的村姑野女呢!面对这红颜将尽的“大乔小乔”,我也只能无奈和腹诽绵绵了。 


06

 

其实,老照片很美。谷换陵夷,阅尽人间春色,至今还藏着麦片和青春,仍可借鉴出资治的兴衰和得失。你看,推开葫芦草,溪如奶奶,慈慈祥祥,风丽犹存;拂去尘灰土,桥似爷爷,潇潇洒洒,雄风仍在。溪与桥,风霜雨露,相伴相依,不离不弃


07

也许有一天,疲惫了的人们觉得在酒精劲舞霓红灯之外,生活应有一种绿色的宁静,以慰躁动辛劳的心绪。

   也许,在灵魂羞愧与身体需要的鼓励下,人们清除了刺目的肮脏,重新种上兰草枫林。阳光下,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其芳菲菲,其色旖旎,明媚之间,佳人含笑,稚子生辉,人们富庶而高雅的生活着,——那时,是溪与桥的涅磐! 



08

我将再立桥头,为你煮起枫林清酒,也为象你一样新生的“大乔小乔”,放怀长歌:兰溪河上枫林桥,枫林桥畔枫林酒,桥如月兮米如雪,兰溪潋滟兮酒清冽……

 

                                                                         2004.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