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一段废弃的铁路造就的传奇

乐活小马驹2018-01-25 00:44:56


我一直想写一写纽约的高线公园(Highline Park),这个由80年前的废弃高架铁路改建而成的空中花园,建成短短几年就成为纽约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每年吸引游客500多万人。


从一段野草丛生、犯罪活动猖獗的废弃铁路,变成旧城改造和城市规划的世界经典案例,这是一个只有在纽约才会发生的都市传奇。如今知道Highline Park的人越来越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它的背后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高线公园位于曼哈顿西侧的第十大道南段,长达2.3公里,悬空25英尺,纵贯二十多个街区,从空中看,就像是曼哈顿岛一条美丽的绿色花边。



而在几十年前,它是这个样子的:



十几年前,它是这个样子的。



而现在,它是这个样子的:



高线的历史要追溯到1847年。为了应对货物运输的需求,那一年纽约市在西区的第十大道上铺设了路面铁轨。




最初这段铁路对振兴经济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到了19世纪后期,随着这个地区的发展和交通流量的增多,地面铁路的弊端就显露了出来,经常造成交通事故,第十大道也因此被称为“死亡大道”。



于是在1929年,纽约市决定把这条铁路改建成高架铁路。五年后,23公里长的“西线铁路”开始运营。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每天都有大量的猪牛羊肉火鸡肉和其他货物通过这条铁路运送到沿线的屠宰场、工厂、库房和商店。高架铁路没有修建在路的正上方,而是在高楼里穿过,这样可以直接在楼里卸货,而不会阻碍地面的交通。



到了60年代以后,随着货运量的逐渐减少,西线铁路逐渐荒废。1980年,最后一趟货运列车驶过,西线铁路彻底结束了运营。此后将近30年的时间里,西线铁路被纽约人冷落和遗忘,只有想寻找刺激的都市探险家才会来到这里。



当时有很多房地产商看中了西线铁路所在的切尔西区低廉的地价,极力游说纽约市政府拆除铁路,兴建商业楼盘。


另一方面,由于附近人烟稀少,这里很快变成了一个犯罪猖獗、环境恶劣的地段。当时用铁腕手段打击犯罪分子的纽约市长裘里亚尼,也下定决心要拆除西线铁路,恢复切尔西的繁荣。


然而,裘里亚尼却遭到了三个切尔西居民的强力挑战。


第一个人叫奥布莱兹(Peter Obletz),一个社会活动家和狂热的铁路爱好者。他花了10美元的象征价格从Conrail公司手里买下了这条铁路,然后开始想方设法恢复运营。纽约市政府和他展开了一场长达5年的法律诉讼,最后成功地剥夺了他的所有权。



第二个人叫斯腾菲尔德(Joel Sternfeld),是个摄影师,他拍摄了大量西线铁路的照片,并且出版了摄影集。他想用这些照片告诉纽约人,虽然西线铁路被荒废了,但是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生机盎然的自然世界,有着它独特的魅力。



1996年,奥布莱兹去世。这个时候,另外两个社会活动家站出来做了钉子户,他们是自由作家大卫(Joshua David)和艺术评论家海蒙德(Robert Hammond)。


这两个人同样热爱西线铁路,和奥布莱兹的想法不一样的是,他们想要做的是把西线铁路改建成一个附近居民可以来休憩和交流的公共空间。为了阻止纽约市政府的拆除计划,他们注册成立了一个非营利机构“高线之友”。



高线之友在民间大力宣传,呼吁纽约市民关心西线铁路的命运,赢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就连爱德华·诺顿都主动找到他们,愿意免费担任他们的宣传形象大使。


他们一次次地把纽约市政府告上法庭,还无数次地参加了纽约市议会关于西线铁路的听证会。在法庭和听证会上,他们每一次都会向法官和议员们展示斯腾菲尔德所拍摄的铁路之美。



高线之友最后还是在法庭上败诉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失败……


因为,经过八年不屈不挠的抗争,高线之友成功地把拆除计划拖到了裘里亚尼任期的尾声。虽然裘里亚尼在即将下台的前几天一意孤行地提出了拆除西线铁路的动议,但是接替他担任纽约市长的亿万富翁布隆伯格以及纽约市议会的议长却对高线之友提出的改造计划非常感兴趣。


西线铁路的命运就这样迎来了戏剧性的转机,拆除的动议无人再提,如何改造摆上了日程。高线之友输了官司,却赢得了这场战争。


与此同时,切尔西地区也在发生着变化。由于房租相对较低,许多小画廊都搬到了这里,切尔西变成了一个有上百个画廊的艺术区。保留铁轨进行艺术改造,也符合这里的气质。


此后的进展就顺利多了。2004年,纽约市议会批准了市政府西线铁路改造项目近5000万美元的预算。高线之友也通过民间募捐,筹到了1.5亿美元。


2006年的一天,在一片废墟之上,高线公园的建设工程开工了。



在开工之前,高线之友举办了一个改造设计大赛,向全美国征集改造方案。征集到的优秀设计在中央火车站展出,有的方案建议在高线上建一个植物园,有的建议改建成过山车,还有的建议全线建成一个巨型的游泳池。


最后选出的“空中花园”方案得到了压倒性的支持。在纽约这样一个有各种政治势力在角力的城市,这个方案经过市议会一轮轮的听证会、经过无数的扯皮和口水之后保存了完整性,实际完成的效果与最初的设想几乎完全一致,没有受到任何外力影响而被迫作出修改,这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整个高线公园长2.3公里,分三个部分。2009年夏天,第一部分完工后首先对外开放,一下子就受到了全纽约人和国际游客的热烈欢迎。




2014年,第三部分完工,高线公园全线落成。



高线公园的设计理念,是让公园有机地融入纽约的都市背景和纽约人的日常生活,真正让公园成为一个公共空间。



在这个公园里,人们可以漫步。当然,纽约标志性的热狗小贩也是必不可少的。除此之外,公园里还设有几个小咖啡厅。一个公园就这样改变了人的生活方式,它不再只是一段从一个地方前往另一个地方的路,而是重建了在21世纪的城市已经逐渐消失的漫步的传统。



当人也可以在这里休憩、跑步。




可以谈话交流(下面这几张黄色调的照片是我自己拍的,其他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可以眺望纽约的都市风景。




在高线公园上,看到的纽约是这样的。




高线公园上最大的亮点,有两处。第一是开头出现过的那个最南端的小平台。



第二个亮点是这个圆形小剧场。



为什么说是小剧场呢,因为最前方,是几面落地的大玻璃。



坐在台阶上,窗外纽约的车水马龙和人来人来,就变成了一部永远也不会结束、永远也不会重复的都市剧。



最妙的是,你在窗里看风景,而对窗外的人来说,你也成了风景。这已经不再只是一个小小的休憩之地,而变成了一个有着无限可能性的装置艺术作品。人与城市,就这样发生了这样美妙的互动。



整个高线公园里,随处可见铁轨,这也是设计师精心的安排:最大程度地保持铁路的原貌,让铁轨变成景色的一部分,让人回想到这个地方过去的历史,而不是完全装修成一个崭新但毫无个性的空间。



公园里的植物搭配和园林设计也大有学问,是荷兰著名的景观设计大师Piet Oudolf的作品。他不满足于选择一般的植物,而是从全世界范围内挑选了210种花草品种,很多在纽约都不太容易见到。这样做的目的是,唤起人们的好奇心。


高线公园已经不只是一个公园,而是步行小径、市民广场和植物园的三位一体。




高线公园带来的好处是巨大的。首先是附近地区比以前要安全多了,主要刑事犯罪率持续好几年是0,周边的小商业设施也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地冒了出来。在整个切尔西地区的士绅化过程中,高线也成为了一个重要的推动力。


有意思的是,当年房地产商虎视眈眈要拆除西线铁路,如今他们却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因为高线公园沿线的房价飙升。仅仅在2009年一年,就有超过30个新的房地产项目开工兴建。




高线公园的成功启发了全美乃至全世界许多地方的人,他们也想在自己的城市里复制这个美丽的奇迹。 华盛顿、费城、芝加哥、圣路易斯都有类似把废弃铁路改建成公园的计划,被媒体称之为“高线效应”。这是芝加哥的一个类似项目。



一段废弃的铁路,因为一群勇士的呵护和抗争,而幸存了下来;又因为天才的创意和设计,而变成了一座公园,造就了一个社区,成为了一个品牌。


这是只有在纽约才会发生的都市传奇。




[链接] 之前写的《被公园改变的城市》




长按指纹或查找公众号mr-jiazhuang关注

合作请发邮件:ask@jiazhuang.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