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纪念】抚顺雷锋纪念馆——不朽的丰碑

中华雷锋号2018-06-19 16:08:41


中华雷锋号

670期


引子


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挥笔为一名普通士兵题写褒奖之辞。同时,全国各族人民筹集资金,由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专家担纲设计,为其修建一座规模宏伟的纪念馆。这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上,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是在全世界范围之内,也实属“凤毛麟角,极为罕见”。

  

这就是平凡而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这就是数以亿计的中外人士为之仰慕的雷锋纪念馆。

雷锋纪念馆——不朽的丰碑

2016年1月22日上午9时许,我步履轻轻地走进那座宽敞温馨、永远向公众洞开的大门。这是我第六次参观雷锋纪念馆。每次心灵都受到强烈震撼,思想得到净化和升华。我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者,沿着展览区的主轴线,漫步在“雷锋之路”上。70米长的道路,由22枚红色花岗岩雕刻的五角星和22块黑色花岗岩雕刻的雷锋日记组成,象征着雷锋22岁的青春年华和一个革命军人的远大志向。我们一边缓步行进,一边仔细观赏。不知不觉,那座我非常熟悉的雷锋纪念碑矗立在面前。它高13.4米,全部由花岗岩石构筑。正面镌刻着毛泽东“向雷锋同志学习”七个草书大字,顶端饰有一颗红五角星。碑体下部嵌有四幅以雷锋模范事迹为内容的汉白玉石浮雕。碑体背面上端雕刻一本《毛泽东选集》,以及一把麦穗、一杆步枪和一个方向盘的图案,意寓毛泽东思想堪比“粮食、武器和方向盘”。  

雷锋纪念碑正如雷锋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亲切自然。这座石碑与雷锋的名字已经融为一体,成为雷锋精神的诠释和象征。  

9时40分,我们站在时任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亲临视察并题写馆名的雷锋纪念馆前。这座纪念馆堪称大型现代化博物馆建筑规格。它的主体建筑为两层楼房,全部以银白色花岗岩罩面,其中部分饰以玻璃幕墙。整体造型恢宏壮观,极似一面舒展的旗帜。我们排列有序地走进雷锋生平事迹展厅。在这里可以浏览陈列的有关雷锋的文物资料1182件,尚能观赏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以及江泽民、李鹏、李瑞环、乔石,为雷锋题词的珍贵手迹。展览序厅空间广阔,一尊雷锋铸铜头像竖立中央。圆形围墙绘有大型装饰壁画,形象地再现了雷锋成长的历程。

雷锋于1940年12月18日,出生于湖南省望城县安庆乡简家塘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原名雷正兴,乳名庚伢子。解放前,他的父母相继含恨故去,他年仅7岁便成为一名孤儿。

1956年,雷锋高小毕业,先后在乡政府、县委会担任通讯员和公务员。1957年,雷锋在团山湖农场开拖拉机时,加入了共青团,在根治沩水河中,被评为工地模范。1958年9月,雷锋来到鞍钢化工总厂当了一名推土机手。翌年8月,他又转至弓长岭焦化厂参加基础建设。在此期间,他曾经获得各种荣誉称号26次,成为领导和工友心目中的生产标兵。1959年12月征兵时,雷锋由于苦难的身世,以及政治和工作上的优秀表现,认定雷锋是一个好苗子,但政审手续尚不齐全。从辽阳兵役局、辽阳市委,到接收部队,几次召开协调会,终于在新兵启运前的八小时内,为其补办了有关手续,使其有惊无险地登上开赴营口的军用专列,他被编入沈阳军区工程兵某部运输连四班任班长。

雷锋所在的运输连,不久转来抚顺市,驻扎在望花地区。雷锋在部队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三次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五次被评为红旗手,十八次被评为标兵。1960年11月,雷锋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选为抚顺市人民代表,成为“毛主席的好战士”。1962年8月15日,雷锋因公殉职。雷锋公祭那天,抚顺十万市民泪洒大街小巷,为这位“普通一兵”送行。

我一边观看展柜里的展品,一边阅读说明书上的文字。展厅里最大的展品,就是一台国产C-80型履带式推土机和一辆苏联产车牌号为“j7-24-13”载重汽车,分别为雷锋在鞍钢化工总厂和在工程兵运输连所驾驶过的实物。在毗连的几个展柜中,还摆放着雷锋用过的皮箱、手表,穿过的深蓝色的毛料裤、紫红色的毛线衣。我还以惊喜的心情,朗诵雷锋在团山湖农场创作的抒情诗《南来的燕子》:“新来的燕子/从北方飞到了南方/轻盈地掠过团山湖的上空/闪着惊异的眼光/我分明听清呢喃的燕语/像在问:为什么团山湖今年改变了模样/ 让我告诉你吧/团山湖这片未开垦的处女地/是由于党的巨大力量/才围成了一个新的农场/是他们——农场的工人们/用勤劳的双手/给团山湖换上了新装……” 洋溢青春活力的雷锋,热爱祖国,热爱人民,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是我们挚爱的手足弟兄。他就像一束火焰,走到哪里,便把光和热带到哪里;他就像一粒种子,撒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结果。

       雷锋经常赴外地作报告,是“雷锋出差一千里,好事做了一火车”。有一次,雷锋在沈阳站候车,看见一名妇女号啕大哭。原来这名妇女从山东去吉林探亲,车票和钱丢了。雷锋马上掏出津贴费买了张火车票塞到大嫂手里,大嫂含着眼泪问道:“大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单位的?”雷锋回答:“我叫解放军,家就住在中国。”还有一次,雷锋听说辽阳遭受水灾,便急匆匆地来到七百储蓄所。原来他在部队每月仅有6元津贴费,除留一元零用钱外,其余全部存入银行。雷锋毫不犹豫地取出100元活期储蓄,当即到邮局给辽阳灾区人民寄去。

  半个多世纪以来,一个学雷锋的群众性活动,在祖国大地波澜壮阔地开展起来。我在一个展厅的四壁上,看见挂着的许多照片欣喜不已。“我的事业在中国,我的成就在中国,我的归宿在中国”的钱学森、“即使翅膀断了,心也要飞翔”的张海迪、“使命永远高于生命”的李中华、“只有精神财富才是人生最难得、最宝贵的财富”的武秀君……我不禁赞叹:在学雷锋活动中涌现出来的典型人物,真好像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  

       明亮的太阳悬挂在万里长空,给冰封的大地带来些许温暖。我们走近坐落在东北一隅的雷锋墓。雷锋墓冢呈立体长方形,全部由优质花岗岩砌筑。雷锋的棺椁便安葬在约一米多深的椁室里。墓前置放用汉白玉镌刻的精美花环。墓后有一通灰褐色的花岗岩卧碑,上面嵌有“雷锋同志之墓”六个金字,出自杰出的军旅书法家舒同手笔。那一撇一捺,一横一竖,端庄厚重,沉静雅致,饱含人民群众对雷锋这位赤子的一片深情。整个雷锋墓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在层叠交织、碧绿繁茂的枝叶上,挂满了冰清玉洁的雾凇。

  我与不少瞻仰者在雷锋墓前伫立良久。我仿佛看见他身穿绿军装,帽沿下是一张略带稚气的笑脸;我仿佛看见他聚精会神地驾驶汽车,奔驰在通往军事要地的公路上;我仿佛看见他和战友一起在堤坝上传送沙袋,同肆虐的洪水进行一场殊死搏斗……

  是的,雷锋并没有死。他就像一座不朽的丰碑,永远耸立在我们心中。(来源:抚顺日报 抚顺晚报)

本期主编:张秀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