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行业零距离】VR体验店越开越多,挣钱的又有几个?

Linver2018-06-12 14:01:37

我坐在一架圆形的飞行器中,脚下是火星红色的崎岖地表。一阵剧烈的摇晃和俯冲之后,飞行器短暂降落,随后又在颠簸中飞向另一颗星球……


这是一段关于太阳系旅行的虚拟现实(VR)内容,和用一个手机盒子或头盔的观看体验不同,我是在一家虚拟现实线下店、坐在一个可以动的椅子上看完这部短片的。眼镜提供虚拟内容,椅子负责真实的晃动。

用来体验 VR 游戏的椅子,它会颠簸和晃动。


你也许注意到了,最近这样的虚拟现实体验店不断出现在商场、影院、广场……在北京,大众点评收录的和“VR”相关的店铺就有45家,他们大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营业。


为何体验店会成为VR领域目前火爆的方向?

奥秘游戏创始人胡宇翔对新浪科技称,因为类似于VIVE这类高端VR设备,售价太贵、对电脑的配置要求很高,完整配套下来,至少需要花费一万五千元以上;同时,VR体验又要求一定的物理空间,而且很多普通民众对VR还不了解,种种原因导致了VR在体验店体验更好。


“将VR体验做成一门生意,并非只有硬件达标就可以实现”,胡宇翔表示。他算了一笔帐:以北京西单大悦城的体验店为例,目前的营业额为每月15万,客流量约为每月3000人次,包含房租、人员开支等运营成本约占营业额的50%。如果精打细算,VR体验店还是一个非常挣钱的方向。


然而,并非所有的体验店都这么幸运。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有创业者对VR体验店的预期过高,因人流量不足,在半年之内亏光了130万。其实,除了选址、定价等等关于线下店铺的因素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是内容。“选址、定价等因素很重要,但硬件、内容相结合才是稳妥走下去的根本”,“因为市场还处于教育阶段,提供不够优质的内容会让体验者失去对VR的信心”,胡宇翔说。


这就意味着,支撑体验店运行的,不仅是要提供体验度最好的硬件设备,内容上必须保持更新。奥秘世界也是国内VR游戏开发商,开发出的《画境》VR游戏在HTC VIVE的内容开发大赛上,超过1000多家参赛团队获得最佳。


“我们正在争取,让优秀的VR游戏在线下体验店发布一段以后再登陆线上平台,就跟电影发行一样”,胡宇翔称,同时会将密室逃脱的经验用在体验店运营和游戏开发上,并引入到体验店中来。“将VR体验做成一门生意是很复杂的事情,VR行业本身还需要继续发展,需要更多的优质内容支撑,等消费者被教育好了,这个行业就会迎来春天”。


“虫洞”就是其中一家,它开在北京东五环外人流量最大的商场长楹天街,占地120平方米,位置是地下二层,正对地铁出口。


他们的经历也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一些问题:为什么这么多人做这东西?这生意到底挣钱吗?


花费几十块,能买到的还是初级VR体验

虫洞的店里摆放着近10台设备,不同的游戏配有不同的座椅,比如赛车,它就像你在电玩城看到的那样,只不过屏幕被虚拟现实头盔代替。

用来体验赛车游戏的椅子


虫洞VR体验店的总经理赵曦辉表示,他们的头盔基本上是从大这家位于深圳的硬件厂商采购。而座椅则需要另寻厂家定制出解决方案,让它们和不同的游戏内容相匹配。

目前来看,大的体验并不好。尽管它不是那种塞个手机进去的塑料盒子,也需要连接电脑,但受制于屏幕的质量和处理器性能,我们玩到的游戏并不流畅,令人头晕,并且画面的颗粒感非常严重。


这和HTC Vive和Oculus的使用体验截然不同,相比之下,这些头盔和手机盒子的粗糙效果没什么差别。总的来说,这里的东西可能更吸引对虚拟现实完全没有概念的人,比如小朋友。


在这个问题上,体验店的经营者有着单纯的出发点:节省成本。


“HTC的价格太贵,是大的三倍”,赵曦辉说,Vive的效果的确是好,但目前大部分体验店都用的是几家国产厂商的设备,就是因为便宜。“加上HTC对电脑的要求特别高,一整套下来要3万,但是要配大鹏的可能只要7000多块。”


抛开很难买到这个因素,如果购置Vive、Oculus设备和游戏,用抬高票价来收回成本呢?赵曦辉认为这也并不可行,考虑到大众的接受度、门店周边的物价,高价并不一定能带来更多的顾客。


“即便给了你最好的设备,你不琢磨后面的事,怎么推广、怎么营销,还是没用。”


用来挣钱的不是只有门票

虫洞的单次体验价格在30-60元,共有100多种游戏。这个价格在北京五环外的常营地区,大约等于一张电影票。


但VR体验店吸引来的消费却远不及电影院。按照赵曦辉给出的数据,店面一天接待30-40人左右。


在某个周末的下午6点左右来到虫洞的体验店,在大约30分钟的观察里,相继有30多个路人被摆在门口的一堆虚拟现实眼镜吸引而来,但并没有一位掏钱购买门票。门票没能让这家店填补前期投入的100-150万元人民币,赵曦辉说至今“赔的不多”。


120平米的店面,房租占到了月支出的三分之一,剩下的成本中,占比最高的来自设备。“游戏机成本的话大概在四五万块(一台)。最贵的设备是飞行模拟器,可以720度旋转,成本在十五六万。”这些设备需要定期更新和维护,这又是一笔开销。

虫洞VR体验店面积是120平方米,有8台设备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稳定增长的客流,门票收入似乎很难支撑一家门店的运营。所以这家店想到了其他的盈利方式,比如做媒体。


“虫洞虚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是北青集团,拥有《法制晚报》和《北京青年报》。


在设定里,“线下体验店不会以营利为目标……为什么北青会做这个事?因为这是整个VR营销的一种渠道。”


所以在收门票之外,虫洞做了一个“媒体平台”,和《法制晚报》合作,成立了一个“VR新闻实验室”;店面可以租赁出去当做营销场地,同时虚拟现实用来制造噱头;或者作“技术展示”,让诸如虚拟现实看房等公司来这里做推广。


总之这些设想都和媒体、传播、做广告有些关系,“我们做的是有点像营销公司和广告公司,或者说是公关公司。”


不过问题在于,这部分业务能不能让线下店获得盈利,依然是个未知数。


体验店的角色很重要,但现在它的顾虑还有很多

尽管生意不好做,一个事实是,虚拟现实线下店的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了,至少在做头盔的科技公司口中是这样。


HTC Vive去年就宣布了一项和顺网科技的合作,Vive的算盘是让自己的头盔进入他们遍布各地的网吧,以售卖门票的方式获得收入。上个月,HTC又将目标具体到“一万个”,这其中包括苏宁和国美的门店。HTC说这些体验站点将出现在“几乎所有的公共场所”。


HTC的目的很明确,让更多的人知道虚拟现实、特别是HTC Vive都是什么,这是销售硬件的基础。


而线下体验店的目标截然不同:让更多的人走进店里花钱体验。实现这个目标,经营者有很多顾虑。比如覆盖人群的范围。虫洞最初的打算是在北京开10家门店,这半年的经营状况让他们决定用“流动”站点来替代,因为一个门店的覆盖范围非常有限。


“不能老在一个地方待着,”赵曦辉说,想要在同一个店面快速提升营业额,就需要一大笔推广费用,而且效果不一定好。“但是我们在庙会,一天的收入大概相当于店里一个月收入的2/3。”

这是虫洞成本最高的一台设备,可以 720 度旋转的“太空舱”


线下店还要考虑怎么让人们产生二次消费。

“现在的VR体验店,有一家能值得你一直去吗?”赵曦辉说,目前来看体验店引来的大多是仅仅出于好奇心的一次性消费,不会像游戏厅一样吸引人反复进去。但有趣的是,线下店正是靠着这种一次性消费而存活。


“VR体验店是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普及虚拟现实知识的初级教练。”赵曦辉认为,现在的虚拟现实普及率低,极客之外的人群不会追求高级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线下店并不十分迫切地引入更贵、体验更好的虚拟现实设备。这是个没有必要、有消耗成本的事情。


而等到大部分人知道了虚拟现实是什么,也有过体验,回头客产生,才是要谈“体验升级”的时候。赵曦辉的设想是,这个阶段要购置更好的设备、同时增加一些有对抗和排名游戏,让人产生再来一次的冲动。


这半年来行业的变化特别快,起码大城市里很多人知道虚拟现实了,“但这个变化足不足以支撑起一个特别厉害的行业,这事我不好说,我没看清楚。”


目前很少有人真正体验过虚拟现实设备,包括科技业内的人。比如年初的西班牙全球移动世界大会上,参会的通信公司、软件公司人员也在三星的Gear VR展区也排起了长队。


线下体验店大概会是虚拟现实设备走向用户的一步。哪一天虚拟现实像计算机一样成为日常用品,线下店就会是只面向一小部分人的场所。就像现在的网吧,这不是大多数人使用计算机的地方。


文章来源:好奇心日报、中关村在线,转自商业与地产


点击右上角图示,发送给朋友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点击顶部标题下蓝色字体,关注领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