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在鬼灯上刻下了心,那两个人就会永远在一起,但那永远却是死亡

鬼大爷鬼故事2018-06-12 16:27:11

    这可以说是成未明有生以来最为兴奋的一个夜晚。因为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他心中的女神黄颖盈终于第一次答应了他的请求,同意陪他出来散步。

    看着身旁完美的脸颊,成未明激动得身子有些发抖。

    突然,黄颖盈抬手指了指路旁的路灯,脸上满是向往之色:“你听说过那个传说吗?据说相爱的两个人只要在路灯上同时刻下一个爱心,那么两个人就会永远在一起。”

    “是吗?”成未明下意识地顺着黄颖盈手指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盏锈迹斑斑的路灯。光秃秃的杆顶左右各分出一介向下弯曲的分支,而分支中间则费力地夹着一颗略有倾斜的椭圆形灯泡。此时,那摇摇欲坠的灯泡正散发着暗黄色的灯光,远远看去有种说不出的寒意。

    黄颖盈忽然转过身,双手抓住成未明的衣袖,语气中满是羞怯:“那,我们要不要去试试?”

    看着黄颖盈楚楚动人的模样,成未明二话没说便拉着她走了过去。

    晦暗的灯光下,站在两侧的两个人缓缓地刻下了一颗爱心。可就当完成的一刹那,四周的光芒忽然一暗。成未明疑惑地抬起头,结果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浑身一僵——那灯泡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竟是一颗蜡黄色的人头。

    “啊——”成未明下意识地惨叫一声,挣扎着想往后退。可就在这时,他的身体却被两条干枯、僵硬的胳膊紧紧地抱住了。他低头看去,原来那两条胳膊正是之前的两个分支所化。而直到此时,成未明也终于彻底看清了眼前路灯的样子:一身惨白的白骨,一颗蜡黄色的脑袋,两条干枯的手臂。这哪里是什么路灯,分明是盏鬼灯!

    而就在成未明挣扎之际,那颗蜡黄色的脑袋也终于有了行动。只见它干枯的眼皮抖了抖,竞露出一对红黑相间的眼睛。那双眼睛紧盯着成未明,上下不停地翻转。随后,它僵硬的嘴角咧开了一道狰狞的口子,满是白骨的脊梁向下弯曲,发出如磨牙一般的响声,紧接着满口的犬牙猛地朝成未明的脖子咬了过来。

    眼见血口离自己越来越近,成未明甚至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腥气。就在这危难急关头,他身旁突然传来黄颖盈的声音:“快,用你的袖子打开它的手!”

    此刻的成未明早已没时间去想原因,听到黄颖盈的话,下意识挥舞起手臂。随着他手臂的摆动,他衣袖中忽然落下一些淡黄色的金粉。当金粉碰到鬼魂的一刹那,“哧啦”一声,鬼魂身上顿时冒起一阵腥臭的白雾,同时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剧痛之下,鬼魂抓着成未明的双臂不由地一松。成未明见此,赶忙使劲儿一扭,挣脱了鬼魂的束缚,摔倒在地。

    眼见成未明脱困,黄颖盈从衣服里取出一把桃木剑握在手中,双腿一用力猛地从地面跃起,狠狠地朝鬼魂劈去。

    此时,鬼魂椅被剧痛激发了凶性。眼看黄颖盈攻来,它竞不闪不避,直接用干枯的脑袋撞了上去。

    当桃木剑碰到鬼头的刹那,一股恶心的黄水顿时从桃木剑下四散飞溅而出。见此,黄颖盈脸上却没有丝毫兴奋之色,因为她比谁都明白,手中的桃木剑究竟劈入了多少。

    突然,鬼魂的双手如闪电般一收,紧紧地抓住了桃木剑。与此同时,它缓缓地抬起头,一张满是黄水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黄颖盈脸色剧变,猛地看向手中微微颤动的桃木剑:“糟了,这黄水会腐蚀法器!”

    就在黄颖盈惊怒之际,一阵强烈的危机感瞬间袭遍了全身。多年积累的经验,让黄颖盈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她毫不犹豫地松开剑柄,落地后以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去。

    眼见黄颖盈如此果断,鬼魂脸上凶戾之气更重。只见它双手一用力,“砰”地一声,桃木剑竟瞬间断裂开来。

    多年的法器被毁,黄颖盈脸上心疼之色一闪而过。可即便如此,她的动作还是没有丝毫的迟疑。她右手猛地向后一翻,一直缠在身后的白绫顿时被她紧握在手中。

    “快走!”黄颖盈冲一旁发呆的成未明使了个眼色。

    成未明听后不敢迟疑,飞快地起身向远处逃去。

    但此时的鬼魂显然不会让他如此轻易地逃走,只见它血口一张,一条满是倒刺的猩红舌头顿时朝成未明飞射而去。

    黄颖盈眼中精光一闪:“冥丝缠,命魂绕,稠丝困阴樑!”

    话音刚落,白绫瞬间从黄颖盈的手中飞出,与那条红色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而就在这一耽搁之间,成未明终于成功地逃到了远处。

    见此,黄颖盈长出了一口气,收回白绫,右手背在身后搜素着法器。

    鬼魂的舌头没有了白绫的纠缠,最终也只得悻悻地收回,戒备地盯着黄颖盈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时,黄颖盈猛地一转身,身形如闪电般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这一幕看得鬼魂先是一愣,随后它才明白自己被耍了,一声愤怒至极的嘶吼响彻在黑夜之中。

    “好了,到这里应该没有问题了。”黄颖盈叫住了气喘吁吁的成未明。

    成未明扭头看着有些陌生的黄颖盈,脸色有些怪异:“你……”

    黄颖盈歉意地低下头:“对不起……其实我早就懂得道法,只不过一直都是偷偷地在做这些事,所以从来没有人知道。至于之前藏在你手臂中的金粉,那本是我想留给你的护身符,可谁知道居然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而且这次的意外,说到底也都怪我,总之真的很对不起。”

    见黄颖盈如此诚恳地道歉,成未明心中那点儿怨愤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不不,这怎么能怪你呢,是我自己不好,还差点儿连累到你。对了,之前的那个鬼灯是……”

    黄颖盈解释道:“那灯叫做阴灯,是由众多无处所归的灵魂凝聚而成的。由于它的怨念极强,所以只要是稍微碰到一点儿伤害,那阴灯就会暴起伤人。唉,说起来要不是我之前非要在上面画心,我们也不会遭此横祸。”

    成未明亳不在意地一摆手:“哎呀,反正我们都逃出来了,一切都过去了!”

    黄颖盈却神色黯然地摇了摇头:“不,我之前说过了,那阴灯怨念强大,但凡是伤害过它的人,它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的。所以我们现在除了彻底消灭它之外,绝没有第二种方法。”

    “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成未明紧皱起眉头。

    “找到它。”黄颖盈眼中满是坚定之色。

    “还是用我们之前的方法吗?”

    看到黄颖盈点头,成未明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再找一个好朋友过来吧,毕竟人多找得也能快些。”

    不一会儿,一个消瘦的身影从远处走来:“怎么样,成功抱得美人归了?”

    成未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拽着他来到黄颖盈身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周杰灵。”

    黄颖盈友好地冲周杰灵点了点头:“你好,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事情是这样的……”

    听完事情的经过后,周杰明神情终于严肃起来:“需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你和未明去破坏路灯,我就躲在远处伺机出手。这件事可能会有危险。”

    周杰灵没有丝毫犹豫:“不用说了,开始吧!”

    见此,黄颖盈也没再多说什么。她从袖中取出两片柳树叶,默念了几句后,将它们从成未明和周杰灵眼前轻轻划过:“这个可以帮助你们看到阴气,你们只要挑选阴气浓郁的路灯即可,这样也可以减少些无用的时间。”说完,黄颖盈从身后取出一对白玉翠竹短棒分别交给两个人,“如果遇到阴气浓郁的路灯,你们就用这小棒轻轻敲打它三下,如果它真的是那个邪魅必会露出破绽。”

    接过小棒后的两个人不敢再浪费时间,赶忙开始寻找鬼魂。两个人走后,黄颖盈开始在地上摆放起法器,布下阵法为稍后的恶战做准备。

    可是一个钟头过去了,两个人依旧没有发现鬼魂的踪迹。就在黄颖盈考虑是否要换个方法时,远处突然传来周杰灵微弱的求救声。

    黄颖盈先是一愣,随后赶忙朝声音的发出地跑过去。当她到达那里时,却只看到周杰灵手里摆弄着短棒,独自坐在路边。

    看到黄颖盈赶来,周杰灵用冷冷地目光紧盯着她。

    “你是故意引我过来的?”黄颖盈瞬间便想通了一切。

    周杰灵没有否认:“没错,因为有些话我没法当着未明的面来问。”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周杰灵冷笑了一声:“不明白?好,那我问你,‘灯骨刻心’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要知道,如果真是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在鬼灯上刻下了心,那两个人的确会永远在一起。但是,是死在一起。还有,别告诉我以你的道法在之前发现不了那鬼灯的异常,所以你就是明明知道一切却还故意瞒着未明。我倒是想问问你究竟是什么居心?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哥哥也是学习道法的,所以我虽然不懂法术,可却也对阴阳之事略知皮毛。所以,你千万不要想随便编个理由把我糊弄过去。”

    黄颖盈脸色连变,就在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有些蒙咙的感觉。她猛地抬起头,发现头上路灯的灯光,竞不知何时变成了血红色。

    “是你干的?”黄颖盈扭过头,狠狠地瞪着周杰灵。

    周杰灵脸色十分难看,咬着牙说:“我都说了,我只是懂一些阴阳之事,我怎么可能把它招过来?”

    黄颖盈哼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随后右手取出符咒狠狠地拍在了光幕之上:“乾坤开路,道法万长,开!”

    话音刚落,符咒顿时发出了眩目的金光,可是那光芒仅仅坚持了一小会儿就瞬间被血色吞噬了。

    “该死,这是冥光!”黄颖盈眉头皱成了“八”字。

    “那是什么,很厉害吗?”

    黄颖盈瞥了他一眼:“你不是号称懂阴阳之事吗,怎么连这最难缠的冥光都不知道?这是鬼魂本体所发出的至阴之光,威力极强,就算是我想要破解也要费一番功夫。这个鬼魂实在是狡猾,看来它早就知道我会布置阵法来抓它,所以才特地等到我离开阵法后才出手。”

    周杰灵皱了皱鼻子,接着问:“那我们该怎么办,会有危险吗?”

    黄颖盈无奈地一摊手:“有我在,危险倒是不会有。只不过如果我们一直被困在这里,那成未明恐怕……”

    “那你快想办法出去啊!”

    黄颖盈低头想了想:“方法倒是有,只是我怕你不肯。因为我的方法只能让一个人出去,另一个人怕是得暂时留在这儿。”

    周杰灵猛地扭过头,打量了她好久,终于在黄颖盈震惊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你真的相信我?”黄颖盈有些难以置信。

    周杰灵没有回答她:“别浪费时间了,快告诉我要怎么做。”

    黄颖盈从怀中取出一枚木制法钉交到了周杰灵手中:“我施法后,你只要将木钉狠狠地砸向光幕即可。”

    见周杰灵点头后,黄颖盈不再迟疑。她快速地咬破手指,凌空在光幕上画着复杂的图案,随后举起左手狠狠地一拍:“就是现在!”

    早已准备多时的周杰灵立刻将手中木钉砸了上去,“哗啦”一声玻璃破碎般的声响,光幕上竞被打开了一个小洞。

    黄颖盈急忙蹿了出去,而与此同时她的身后传来周杰灵的喊叫声:“一定要保护好他!”

    逃出冥光后的黄颖盈还没走多远就遇上了成未明。

    “颖盈,能见到你太好了。对了,杰灵呢,你没有和他在一起吗?我找了好久都没看到你们,他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成未明语气有些焦急。

    黄颖盈眼神有些躲闪:“他现在被困在了一处地方,不过你放心,我马上就会把他救出来的。”

    说到这儿,黄颖盈的表情充满了坚定,随后扭头飞快地朝之前布置阵法的地方冲了过去。

    成未明还想再问些什么,可是看着黄颖盈的背影,最终还是没有出声,默默地跟了上去。

    “颖盈,我们怎么又回到这里了?你之前不是说过,它应该不会再回到这里了吗?”成未明怔怔地看着眼前熟悉的街道,这正是之前第一次遇到鬼灯的地方。

    黄颖盈微微地摇了摇头:“不,此一时彼一时,如今那个鬼魂使用了一部分冥光困住了周杰灵,我承认冥光的确很厉害,可是要知道越强大的力量越是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它既然使用了本体的力量,那么我相信它的本体就绝对无法轻易离开自己的老巢。所以,它一定……”

    黄颖盈话刚说一半,手臂猛地一甩,用尽全力将早已藏在手中的桃木匕首掷向了一处空地。

    诡异的是,匕首打在空地上竞发出一声金属般的碰撞声。随后那匕首仿佛受到了一阵强大的力量,猛地被弹开,在空中旋转了几周后,无力地落在了地上。

    “嘿嘿,想不到你一眼就发现了我。”伴着一阵沙哑难听的声音,鬼魂的身体凭空出现了。

    黄颖盈冷笑着盯着那个鬼魂:“你这个缩头乌龟总算是出来了。”

    鬼魂狰狞地一笑:“哦,你觉得我有必要躲着你吗?如果你有本事能杀得了我,第一次你就不会那样狼狈地逃走了。”

    “我承认那时斗起来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可如今的你为了使用冥光,恐怕已经不再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了吧?”

    鬼魂脸上看不出喜怒:“你可以来试试看。”

    黄颖盈眼睛一眯 “当然,我不光要试试,还要彻底消灭你!”

    说罢,黄颖盈从身后取出一条九节鞭,挥舞着朝鬼魂的咽喉抽了过去。

    鬼魂显然没想到会是这种法器,只得慌乱地举起手臂抵挡着九节鞭的进攻。

    见此,黄颖盈眉头一喜,手下动作更为凌厉,各种刁钻的角度只攻击咽喉的部位。

    抵挡之间,鬼魂森然地一笑:“想不到你居然找到了我的弱点所在。”

    黄颖盈嘴角一扬,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没错,我也是偶然想到的。你既然以鬼魂之身化作路灯,那最薄弱之地当然就是灯泡所在之处了。所以,只要能打破你灯泡的所在就必能让你魂飞魄散。”

    话音刚落,黄颖盈突然单手一扬,九节鞭顺势一起,将鬼魂的两条手臂紧紧缠住。随后她猛地一转,身体借助惯性,左手成指闪电般地朝鬼魂冲了过去。

    就在手指马上就要点到鬼魂咽喉之时,鬼魂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嘲弄之色。它猛地张开血口,一道冥光顿时照在了避无可避的黄颖盈身上,黄颖盈的手指最终停在了距离它咽喉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眼见黄颖盈被困,鬼魂狞笑着站起身:“你真以为我无法发出冥光了?嘿嘿,小丫头,你还是太天真了。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引你上钩,更简单地把你除掉罢了。”

    黄颖盈此时只觉得身体僵硬,浑身上下无法动弹分毫。

    “好了,现在我也玩腻了,就送你上路好了。”鬼魂舔着咧开的嘴角,缓缓地朝黄颖盈靠近。

    “住手,不要伤害她!”成未明突然握着不知哪里捡来的木棍坚定地挡在了黄颖盈的面前。

    鬼魂仿佛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放肆地大笑起来:“怎么,你还想保护她?我告诉你,这个小丫头当时可也……”

    “住嘴!”鬼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黄颖盈的一声怒喝打断了。

    鬼魂的嘴角咧得更磊了:“怎么,你不想我告诉他?可我偏偏要说。”

    “说?恐怕没这个机会了。”黄颖盈忽然冷冷地说。

    鬼魂还想再嘲弄一番,突然感觉到自己咽喉处亮起了一阵微弱的光芒。它猛地低头一看,无数金色的粉末竟从自己的身体各处朝咽喉汇集。

    “你难道忘了之前成未明撤在你身上的金粉了吗?我告诉你,那些东西可没那么容易消失呢,尤其是我刚才用指印狠狠地一催,要知道施法可未必一定要碰到你才行。”

    鬼魂痛苦地捂住咽喉:“难道你之前点过来那一下就是为了这个?”

    “没错,我就是为了催动金粉,让你灯破魂亡。”

    话音刚落,鬼魂的咽喉处顿时爆出了一阵金光。随后,鬼魂身体一僵,整个身体就这般消失在了空中。

    鬼魂消失后,黄颖盈身子一软,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成未明见此赶忙冲上去扶她,谁知却被黄颖盈一把拦住。

    黄颖盈强打起精神,站起身来,低着头避过成未明的视线:“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了,那我们之间的缘分也就此而尽了。再见!还有,对不起……”

    说完,黄颖盈也不等成未明回话,便头也不回地朝远处跑去。

    就在成未明看着黄颖盈消失的地方出神时,身后突然传来周杰灵有气无力的声音:“不去追她吗?”

    成未明赶忙回过头,激动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杰灵?你没事就好!”

    周杰灵龇牙咧嘴地推开他:“好了,我一直拿着那该死的小木锥顶着光幕,都要累死了,你快让我歇歇吧。对了,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哦,还是不说了。哎呀,这事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

    成未明淡淡地一笑:“你是想说黄颖盈故意接近、利用我让鬼魂现身,消灭鬼魂的事情?”

    这下轮到周杰灵愣住了:“你知道?”

    成未明苦笑了一声:“我又不傻,事情刚一发生,我就已经想明白前因后果了,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罢了。”

    “那你为什么不……”

    “不什么,说出来吗?我为什么要说出来呢?如果我不说出来,我至少还能够陪在她身边啊。只要她开心,我做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成未明看着远处,扬起了嘴角。

    “可是我怎么觉得她现在应该也是喜欢你的?要不然之前那鬼魂要说出来一切的时候,她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如果她不在乎你,应该怎样都无所谓吧!”

    “嗯,真的?你说真的,她也喜欢我?哈哈,太好了!”

    “哎呀,你的表情太恶心了,快离我远些,去追你的黄颖盈吧。”

    打闹着的两个人谁都没有想起那句话:如果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在鬼灯上刻下了心,那两个人就会永远在一起,但那永远却是死亡。

鬼大爷鬼故事公众号:guidayecom,喜欢看鬼故事的朋友记得订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