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国际|难以置信!法国最权威的文学奖,竟是这样“吃”出来的?

北新读书2018-01-11 19:45:21

点击上方“北新读书”蓝字

关注我们

当地时间11月3日,法国文学奖颁奖季的重头戏——龚古尔奖即将揭晓。同为重量级文学奖项,龚古尔奖与诺奖气质迥异,其差别类似于法国人与北欧人,后者严肃刻板,前者举重若轻。追逐龚古尔“开奖”的记者们没有云集皇家学院的新闻发布会,而是守到了巴黎一家餐厅门口。


这家名为德鲁昂(也译为特鲁昂)的餐厅与龚古尔奖的关系早已为人津津乐道。100多年来,龚古尔奖的评选和揭晓就在这里举行,评委们在餐桌上讨论,投票,真正做到了,评奖就是“请客吃饭”。


追逐龚古尔“开奖”的记者就守在德鲁昂餐厅门口


这倒不是因为龚古尔奖多么“奢靡”,相反,这完全是因为太“寒酸”了!所谓的“龚古尔学院”并没有独立的办公室,评委们要开会就得去饭店,龚古尔奖的全部档案也收藏在德鲁昂餐厅,由餐厅代替博物馆之类的机构保管。连龚古尔奖的奖金都只有象征性的10欧元,还不够在德鲁昂吃顿饭。因为管理方不善理财,已经悲剧性地用光了龚古尔奖的本金。相比之下,北欧人经营的诺贝尔奖投资生息,维持了巨额奖金的来源,在理财方面要靠谱多了。


德鲁昂餐厅的价位在巴黎属于中档,午市的套餐四五十欧,口味不功不过,主要吃个情怀。餐厅对于自己的文学传统引以为傲,我们去吃情怀那天,恰好客人不多,侍者们热情地指引我们参观与文学奖有关的陈设和楼上龚古尔奖颁奖用的房间。这个房间也可以预定,但需要消费一个特定的套餐。


菜色也就是这样啦


2006年,德鲁昂曾经易主,也重新进行了装修。如今一楼的风格更为简洁、现代,黑白色调衬托着曾经是饭店常客的文艺名流们的照片,星光熠熠。除了龚古尔奖之外,莫奈、毕加索等人都曾经到访德鲁昂。


有不少文艺名流均是饭店的常客,

如今他们的照片也被挂在了德鲁昂的墙上


二楼有两个主要包间,一个长方形的会议室和一间圆形包厢。圆形包厢就是每年颁发龚古尔奖的地方,收藏有一些重要获奖者的作品、合影和刻着每位评委名字的餐具。靠窗的位置有一尊龚古尔兄弟的小雕像。


龚古尔兄弟是法国自然主义小说家,弟弟茹尔·德·龚古尔(Jules de Goncourt)于1870年去世后,哥哥埃德蒙·德·龚古尔(Edmond de Goncourt)十分悲痛,立下遗嘱,为了纪念他的弟弟,要用遗产作为基金,成立龚古尔学院,即龚古尔文学奖评选委员会,并指定福楼拜、左拉、都德等10名好友为第一届院士。埃德蒙1896年去世,龚古尔学院于1902年成立 ,1903年,龚古尔文学奖正式设立,奖金是5000法郎——当然,这笔钱现在已经没有了。1914年,龚古尔奖开始固定在德鲁昂餐厅评选和颁奖。


1914年,龚古尔奖开始固定在德鲁昂餐厅评选和颁奖


法国人有设立文学奖的传统,每年颁发的大大小小的文学奖有数千个之多。在法国导演奥宗的电影《泳池情杀案》中,老古板的英国女侦探作家说,“文学奖就像痔疮——迟早每个屁股都会得。”关于文学奖的评选,向来是集艺术、悬疑、财富、权势等要素于一体的八卦制造机。龚古尔奖的评委也不“端着”,有位评委皮埃尔·阿苏里干脆写了一本《在特鲁昂饭店那边》,揭发了评奖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和明争暗斗,比如不同出版社阵营的评委只选自己那一方的书,再比如普鲁斯特也要经营朋友圈运作“跑奖”。


这本书有中文版,写的酣畅淋漓,值得一读。阿苏里也是明白人,他在文中写道:“大家越谈论,文学奖就越轰动,看书的人就越多,不仅是看获奖者的书,也看其他入围作家的作品,因为很多书商都会把它们摆在橱窗里。甚至落选的人有可能因为败北的种种传闻而脱颖而出。还是罗兰·道杰雷斯看得透彻,说文学奖之于文学就像钟声之于教堂一样:敲钟是为了提醒那些心不在焉的人。”


转自微信公众号:出版人杂志(publishers)


看新书讯,得免费书

点击查看阅读原文,下载北新读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