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我不是潘金莲》:冯小刚式的方与圆

文正看星爷2018-05-07 07:29:15


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冯小刚凭借《我不是潘金莲》斩获最佳导演奖,他在获奖感言里说:事实证明,我坚持采用圆形画幅是正确的。

 

和李安的谦虚不同,冯小刚是很自信的,早在2013年末的时候,他就在微博里给自己作了历史性的评定:


“《一声叹息》突破了婚外恋题材禁区;《天下无贼》突破了贼不能当主角的禁区;《集结号》突破了战争对人性描写的禁区;《一九四二》突破了对民族历史的解读;《私人订制》突破了对权利的讽刺。”


总之俩字:突破。不看电影不关心娱乐圈的人可能还以为冯小刚是搞爆破的。

 

那我想问冯导:《我不是潘金莲》突破了什么?

 

我试着代他回答吧:突破了对权利的讽刺!

 

问题是,之前的《私人订制》不是已经突破过了么?当然可以解释这次是二次突破!

 

那问题又来了,既然上次都已经突破了,这次还突破什么?如果上次突破了这次依然突破,那只能说明上次突了但是没破,跟个阳痿男人似的。

 

是的,我觉得冯小刚的电影都有一个特色,就是“突而不破”。

 

有人说冯小刚关系硬,拍的这些电影都能过审。我觉得与其说冯导关系硬,还不如说他能力软,突而不破,广电总局的的矜持还在的,广电总局的处女之身还在的,怕什么!

 

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这是冯导的聪明,我上了你,你非但没能力阻止我还没证据指控我强奸!

 

据说冯导当年拍《天下无贼》的时候就担心过不了审,大家一筹莫展,最后好朋友王朔出了个点子:把结尾改成女贼怀了孩子,在庙里祈祷,孩子将来生下来不做贼。于是电影顺利过审。

 

冯导当然可以为此得瑟,但我们观众有什么好为他鼓掌的,这就好比你抱着看动作片的心情,结果看了一部文艺片,前戏铺排了半天,直到结尾都不见真枪啊。有了那么点意思,等你深入去想的时候,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难听点这叫欺骗,说温柔点这叫调戏,我讨厌被人调戏!

 

是的,在看《我不是潘金莲》的时候,我就有这种被调戏的感觉,我仿佛看着戏台上的木偶,牵着我的视线,从县里走到市里,从市里走到省里,从这个官场走到另一个官场,这还没跟着林黛玉的视线看贾府强,还没跟着刘姥姥进大观园强!因为完全不走心!

 

所以,这部电影依然和冯导之前的电影一样,突而不破,冯导这阳痿病显然还没治好。

 

如果非要说有突破,就是正如冯导反复提及的,结构上主要采用了圆形画幅,车子穿过隧道圆形画幅转换成方形画幅的构思确实很巧妙。但这只是就形式而言。

 


从内容上说,冯小刚的电影一直是介于圆和方之间的,谈不上突破。

 

中国人喜欢将做人比作铜钱,外圆内方,外圆是为了保护内在的方。《淮南子·人间训》里说得很好:“得道之士,外化而内不化,外化,所以入人也,内不化,所以全其身也。故 内有一定之操,而外能诎伸、赢缩、卷舒,与物推移,故万举而不陷。”

 

如果冯导的电影是外圆内方,我会很敬佩他。可惜的是,冯导的电影刚好相反,乃是外方内圆,表面上看起来棱角分明锋芒毕露,实际上内在圆润如打太极,什么也没说!

 

这让我想起林语堂总结的中国国民的“老滑性”:“聪明的人或故为放逸浮夸……贤就是聪明……而得善终”。很显然,老滑的背后是怕。

 

这便是冯氏另类的方与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