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读书会丨连载】是时候“给日本本土带去真正的战争了”

读行者图书2018-06-19 16:06:57


【写在开头】

在上一期连载的文章《当战争的钟声已经敲响,美国的复仇之剑何时出鞘?中,我们看到了珍珠港遇袭时美国的慌乱与战争后的愤怒,那么罗斯福总统该如何回应民众高涨的复仇情绪呢?

今天,让我们来一起继续读《轰炸东京》的第二章(021—034页)。



第二章 




我们对敌人的回应——既然你已拔剑出鞘,你将死于此剑之下。


日军袭击珍珠港两个星期之后,1941年12月21日,一个寒冷的下午,罗斯福总统和他的顾问们聚在了椭圆形书房里。在攻击发生后的第二天中午12点半,总统在国会发表了讲话。6 200万的听众,几乎近美国一半的人口,从广播中收听了他的518个字的讲话。这可是无线电广播史上最大的白天听众数目。

 

只在几天前,海军部长弗兰克·诺克斯飞去珍珠港去调查这次持续110分钟的攻击所带来的损失,他向总统提交了一份19页的报告。那个星期天上午,停泊在珍珠港的八艘战列舰中,马里兰号、宾夕法尼亚号和田纳西号未受到严重损害。诺克斯估计,内华达号和加利福尼亚号被三组鱼雷和六颗炸弹击中,打捞工作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相比之下,西弗吉尼亚号遭受了更大的损毁,被九组鱼雷击中使得整个左舷被撕开。

 

突袭激怒了美国公众,全国的报纸社论反映出了这一点。“战斗打响了”,《纽约先驱论坛报》宣布,而《洛杉矶时报》谴责这次袭击是“疯狗的行径。”“是日本自寻死路,”报纸写道,“现在,她将得到它。”“日本政府中的战争疯子们真的以为他们可以犯下这样的罪行而不受惩罚吗?”在舆论的造势喧嚣之中,很多报纸都强调了民族团结的重要性。

 

《芝加哥太阳报》写道:“国家就是团结一体,否则什么也不是。”《旧金山纪事报》:“政治偃旗息鼓,无论是各党派、团体还是经济集团间的博弈。从现在起,美国就是一个军队,每个男人、女人和孩子都是其中的一个士兵,团结一心,为了一个目的,胜利。”

 

总统不需要看报纸就能了解到国民的心情。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电报和信件飞向白宫,包括全国48个州中近36个州长发来的支持信。即便是罗斯福在1936年总统大选中的对手,堪萨斯州长阿尔夫·兰德勒也向总统宣誓了他的支持:“有任何能用到我的地方,请尽管对我下令。”

 

数十位市长同样代表城市写信支持,有旧金山、亚特兰大和新奥尔良这样的大城市,也有

明尼苏达州的阿诺卡这样仅有7 000居民的小城镇。不同的团体,从蒙大拿的克劳族印第安人到黑人团体,甚至三K党,都发来电报表示支持。还有更多的信件和电报来自普通的民众,一位华盛顿的出租车司机,刚刚还清了他买车的钱,就提出为政府成员提供免费出车服务。还有人要为国家提供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甚至来自加州的仅4岁的艾弗·奥利维尔也宣誓战斗:“我想把每个小日本都踢进太平洋的中心,然后看着他们沉底。”

 

随着局势的恶化,罗斯福知道他需要召集到一切可以依靠的力量。珍珠港偷袭后,日军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瞄准了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军。夏威夷被突袭后不久,关岛失守,威克岛上的部队也在抵抗了几个小时后投降。敌人同样消灭了美军部署在菲律宾的大部分空军力量,并很快将要攻占首都马尼拉。

 

要缓解民众的恐惧、要让珍珠港灰烬中升起的爱国主义发扬光大,战场上的胜利是唯一的办法。一旦民众的那种团结一致开始消退,责备就会开始。攻击发生几天后,白宫的一份社论观察报告就已经表明,在表面之下,那些怨恨已经如脓疮一般开始溃烂。“袭击带来的震惊和失败意识引发了某些媒体的不满言论,”12月15日的备忘录警告道,“出现了对太平洋地区军事和海军指挥的谨慎批评”。

 

下午2点55分,当罗斯福把军事顾问们请进他凌乱的书房,首先公布了英国首相丘吉尔和他的八十多位顾问代表团将在第二天抵达华盛顿的消息。在罗斯福将注意力锁定在远东地区之前,马歇尔为总统估计了当前的形势,要求美国在澳大利亚、东印度和菲律宾增强兵力。

 

总统像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急于开战。他打算向丘吉尔施压,要他允许美国派兵进入大西洋的战场,他觉得这样不仅能打击德国的士气,而且会振奋美国民众的精神。罗斯福想要在太平洋达到相同的目的。白宫的社评分析显示公众“几乎一致认可对日本动武。”

 

罗斯福所面临的挑战是,美国没有发动进攻的条件。总统与持孤立主义态度的立法委员们的长期较量已经阻碍了美国的作战预备。而与此同时,日本已经大量储存了各种资源,并造出了数以千计的新坦克、飞机和军舰。罗斯福曾亲眼目睹了军队的困窘,1940年8月,当他在纽约州北部视察军事演习的时候,发现士兵在演习中用排水管来代替迫击炮,用扫帚当作机枪。一些士兵甚至从未使用过步枪。陆军航空队也存在类似的短缺。美国3 000架战斗机中,只有约三分之一可以直接用于作战。

 

罗斯福不为这些挑战所困,而是敦促他的顾问们:美国什么时候能够使用中国的机场?中国现在是美国可以用来对抗日本唯一、真正的选择。关岛的失守加上复活节岛被围攻和菲律宾的遇袭,已经让美国在该地区失去了战略空军和海军基地。

 

苏联的港口城市海参崴倒是个不错的选择——离东京只有675英里——但1941年4月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意味着苏联领导人约瑟夫·斯大林可能会拒绝美军的要求。允许美国轰炸机从苏联港口起飞可能会遭致日本的报复,这对于西线正与德国陷入战争困局的苏联来说,是不能承受的风险。马歇尔向罗斯福简单通报,打算招募那些以克莱尔·陈纳德上校为首的正在中国自愿执行飞行任务的前任军官们。

 

虽然这条新闻令人满意,但总统需要更多。在遥远的中国上空打掉几架敌机是不够的。这种交战不会削弱日本强大的战争机器,更不会引起日本帝国军事领导人或平民的畏惧。同样,这样一次小小的胜利,置于美军持续失败的背景之中,对于被炸弹吓坏了的美国公众来说,根本没有真正的影响,更没法和珍珠港的突袭相比,日军偷袭珍珠港造成了重大伤亡、击溃了整个舰队。必须让日本人经历同样的震惊、屈辱和毁灭。

 

罗斯福明白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实现这个目标,这也将是他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反复向他的顾问提出的要求。“总统非常坚持,”阿诺德回忆说,“要我们找出办法来,以空袭的形式,给日本本土带去真正意义上的战争。”





往期精彩:






 

读行者
谨记:自由之思想  独立之精神
档案馆丨科学家丨文化课丨独行者丨读书会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