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据说,有一种诗叫象形诗……

南航的文字窝2018-06-01 09:21:54

  据说,有一种诗叫象形诗,它的马甲令人眼花,视觉诗、字画诗、图画诗、图案诗、图形诗、图像诗、具象诗、具体诗、形体诗、立体诗、异形诗、拟形诗、模仿诗……一大堆名字难道想唬人?还是先上定义,所谓象形诗,严格意义上,应该是把诗歌内容与诗句排列形式密切对应统一的诗体。

  翻掏一下历史,中国晋时有苏伯玉妻的《盘中诗》,唐时有令狐楚“宝塔体”的《赋山》,宋代有相传苏轼“神智体”的《晚眺》,多少具有象形诗的萌芽,但诗歌内容与诗句排列形式并不特别相关。国外,从古希腊开始,到十六十七世纪英国出现图像诗热,较著名作品有玄学派诗人赫伯特的《祭坛》《复活节的翅膀》,诗歌内容与诗句排列形式已经有关。至1918年,法国超现实主义诗人阿波利奈尔出版了第一部象形诗集《图画诗集》,此后,象形诗作为诗体一种,中外代不乏人热衷创作。


  背景介绍完,以本人为例,瞧瞧它的各种变形,找出当年试验练习阶段的几首象形诗,那个稚嫩,简直闹着玩:)


  这种最多属于局部的象形诗。下面两首稍微严肃点:



  这首还有一个反方向的版本:


  貌似有点消极,好吧,再来一个正能量的版本:


  

  局部象形诗不过打着擦边球,也许难以算象形诗的正宗产品,下面是整体象形诗(这种分类命名自然是我乱起的,诗评家、诗歌研究者请无视):


  被我扭曲的文字绕晕了的,不好意思,附上正常排列的诗句,以供对照:

  长了千年 长了万里

  长不成一座城

  想让外面的人进不来

  却使里面的人出不去

 

  没有护城河

  除非长江

  没有巡城卒

  除非长征

 

  以什么东西为鞭(恐龙的脊椎骨吗)

  让我向东 把你一段段赶入大海


  这明显属于儿童诗,呵呵。


  这两首形式大于内容,2006年的时候,感谢诗友伊夫兄不弃,与其他几首被收录在他主编的《半岛诗刊》里。

  这首读法是从上往下读,从左往右读,当年就是照着明信片上的温州江心屿模样排列的。




  这种排列也像女子的垂肩卷发,附上正常体:

  爱是一挂痴情的瀑布

  如果你的心是远远嵌在高山底下

  宁静幽深的古潭

  它定做站立的水,不断蹦极

  冲得你思绪波动

  如果你的拒绝是环绕潭边

  紧密护卫的顽石

  它愿以柔克刚,哪怕花上千万年来水滴石穿


  如果给句子涂上颜色,姑妄名之彩色象形诗:


  再对照我家老妹当时拍的照片,照片比我的破诗好。


  

  外国文学研究专家、翻译家柳鸣九先生谈到,阿波利奈尔的图画诗是受了中国象形字的启发,那么,受二次启发,把中国文字的象形特色与汉语诗歌相结合,可称为字形象形诗?





  不好,这两首又负能量了,汗。下面是繁体字版的:


  这首也是我的诗观,但估计会让人神经错乱,无法卒读,必须解释读法基本上是按照笔画顺序,算了,还是附上正常体:

  拒绝医生的非理性病句

  渴望爆炸的肉身

  被才无限挤压成中子星

 

  惯于语法流泪的越狱犯

  涂抹超现实魔幻现实脂粉

  出嫁最鲜嫩的灵感

 

  每个名词都有后台的先锋话剧

  把美脱光洗净

  再让修辞引路走起猫步

 

  禁止标点为跳板打水漂

  意象闹市里拐弯不开韵脚转向灯

 

  心火燃烧出的一颗文字舍利

  天赋如果通电

  长苔的艺术额头戴上失落的桂冠

  

  最后是把“神智体”从诗词里搬到新诗里来的一种尝试,命名为“神智体象形诗”,或者“神智不清体象形诗”?


  老老实实跟上正常体,免得让人头大,如下:

  森然矗立的世界东倒西歪

  盛装的夏天蓬头垢面,凌乱不堪

  海岸线再拉不住,咔嚓而崩断

  怒涛踩着高跷,三步两脚跨栏过堤坝

  绿树青草红灯笼蓝色路牌灌饱黄汤,到处醉躺

  雨们从2次方3次方下成n次方

  波浪上行驶的汽车,需要腮来适应两栖生活

  被困的大人小孩是孤岛上鲁滨逊,《围城》里方鸿渐

  倾斜的猛风,吹得圆形工地的塔吊长臂团团转

  一根疾走的空心表针拨快时间

  想早点结束这场黑色灾难


这就是塔吊,图中黄色的家伙,我家窗口顺手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