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如果这些交通工具上了路,我们还会经受堵车的烦恼吗?

科研圈2018-05-12 12:54:33



若是没有落在那一群骗子手里,电动巴士早在 100 年前就能风靡全球。今天,这类环保能源型车辆终究还是回到了我们的生活中,不过仍然有许多奇特的交通工具被埋没在过去的时光里。


撰文  Kate Douglas

翻译  杨晚钰

审校  魏潇



美国比奇气动地铁

Beach Pneumatic Transit



美国第一辆地铁的出现曾轰动一时,其构想来源于一位发明家及出版商阿尔弗雷德 · 比奇(Alfred Beach)。1869 年,比奇气动地铁的隧道工程在纽约城的地下开工。到第二年,第一批买票的乘客就能舒适地往返于百老汇下方这条 95 米长的线路上。当时,车厢由一个巨大的鼓风机推动,当风机反方向旋转时,车厢就能被吸回原点,因此它得到了个“西方龙卷风”的绰号。


在开通的前两周,就有超过 11000 名纽约市民搭乘了这辆气动列车。运行头一年,就有差不多 40 万张票售出。比奇打算将线路延至 8 千米,通往中央公园,但一直未得到许可。1873 年,他终于申请成功,但群众热情已经消退,财政支援也已枯竭。尽管如此,比奇的愿望在纽约市气动邮务系统中得到实际的传承,并一直运行到 1953 年。



法国气垫列车

Aérotrain



不需要复杂的技术和昂贵的支出,却拥有磁悬浮列车的舒适与快速,这就是 Aérotrain —— 1965 年发明于法国的气垫列车。当时设计了五种原型。这款造型新颖的 Aérotrain02 可搭载两名乘员,并由涡轮喷气发动机提供动力。随后的一款 I-80 HV,在 1974 年 5 月以每小时 430.4 公里的速度创造了气垫车的世界纪录。当时,美国公司 Rohr Industries 对它极为赞赏,还专门申请到了一些相关的技术许可,希望能造一辆属于自己的气垫列车。


既然 Aérotrain 有这么多追随者,那问题出在哪儿?首先,是首席工程师吉恩 · 伯廷(Jean Bertin)的过世。缺少资金也是一个因素。而马蹄铁里的最后一颗铁钉,也在法国政府宣布采纳 TGV 作为其高速铁路系统时脱落了。Aérotrain 在 1977 年被淘汰。Rohr 也早在两年前结束了生产。这样一来,这一技术也未能走上主流。



中国高架立体巴士

Transit elevated bus



在大规模交通运输光荣悠久的的失败史中,中国的“立体巴士”算是最新的一例。巴铁构思于 2000 年,去年完成道路测试,而今年 7 月,它的命运在一场金融骗局中走到了尽头。毫无疑问,当这一造型奇特的交通工具在河北省秦皇岛首次运行时,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目前,中国急需环保交通方案,而这一大容量、电力驱动、能有效避免堵车的巴士自然具有极大吸引力。甚至还有言论说要将4节车厢连接起来,制造出能容纳 1600 名乘客的巨型火车。


不幸的是,巴铁面对的阻碍不仅仅是资金问题。这种巴士每停一站都可能需要补充电力。由于底部只有 2.1 米的空隙,它很可能会对大型汽车造成破坏,更别提卡车了。而且,还需要建设合适的轨道;所经之处,桥梁、灯杆和路标都要被移除。算下来,每节车厢的预算将达 450 万美元,这已经足够购买 11 辆常规的电动巴士了。至于拐弯的问题——想都不用想了



美国人的伊塔克火箭

Ithacus



在1966 年美苏冷战正打得火热的时候,这看似是个不错的构想。为了简化向海外美国陆军基地的需求,为何不建一个能载 1200 名士兵的洲际火箭呢?“高级伊塔克”就是这样一个 6400 吨的庞然大物,直立高 64 米,由八个液氢罐提供动力。航空工程师菲利普·博诺(Phillip Bono)将其视为他的轨道运载火箭——ROMBUS(Reusable Orbital Module, Booster, and Utility Shuttle——可重复使用的轨道舱,助推器和新型飞机)——的实际应用。在火箭发动机的作用下,其垂直起飞和着陆使得“火箭突击队”能够完成快速突击。那么问题又出在哪里呢?


首先,如果没有专门定制的发射台,是不可能将伊塔克送回家的。对此,有人凭空设想出一个迂回的解决方案。先让火箭进行短程、低功率的飞行,前往海岸,再将其运送到驳船上,运回美国。这样一来,这个由航空母舰发射,核动力驱动的”小伊塔克”,将带来更多的后勤问题。或许是在意料之中,它终究没能从图纸上变为现实。



英国人的陀螺单轨车

Gyro monorail



1909 年 11 月 10 日,爱尔兰发明家路易斯 · 布伦南(Louis Brennan)在英国肯特郡汉姆镇的家中,首次公开了他发明的陀螺单轨车。车辆由并排安装并沿反方向旋转的两个垂直陀螺仪来保持平衡,这样的轨道设计让车辆拥有出色的转弯能力。虽然早在 1903 年,他就提交了第一项单轨车专利,但是直到德国慈善家奥古斯特·斯凯里(August Scheri)宣布将在柏林动植物园(Berlin Zoological Gardens)展示他的竞争作品时,布伦南才急匆匆地为自己的陀螺单轨车举办了揭幕式。


第二年,在伦敦举办的日英博览会(Japan-British Exhibition)中,布伦南进行了首次公开演示。在那里,一辆载有 50 人的单轨车以超过 30 公里/时的速度,穿过了一条圆形轨道。温斯顿 · 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作为乘客中的一员,表现出了极大的热忱。尽管如此,政府对这一商业冒险的资助很快就中断了,布伦南的单轨车也就此废弃。只有两辆车被制造出来,一个已被废弃,另一个作为公园避难所被重新利用。



大受欢迎的自动人行道

Moving sidewalk



1890 年,首个自动人行道在芝加哥世界博览会(Chicago World’s Fair)上亮相。它由工程师麦克斯 · 施密特(Max Schmidt)设计,包含三个同心环,第一个静止,第二个以 4 公里/时的速度移动,第三个以 8 公里/时的速度移动,这让步行者在移到更快的步道之前,可以调整适应。在 1900 年柏林和巴黎博览会上,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一自动人行道(图)顺利接合在长 3 公里的环路上。当时有近 700 万游客踊跃尝试。一些人甚至带上了折椅


受到这一成功的鼓舞,纽约市官员提出了几个备受瞩目的自动人行道提案,其中一个跨越布鲁克林大桥,还有一个通往百老汇。然而,或许是出于当时运输商的否定,它们都没能实现。半个世纪以后,自动人行道开始广泛出现在机场和火车站。但这些单轨传输带仅仅是原始想法的一个苍白缩影。现代的自动人行道本身已经不算是运输系统了,而更像是其他系统的附加设施。



最具发展潜力的太空电梯

Space elevator



一个世纪以来,这一直是个不错的想法。相比于火箭,太空电梯是将货物,甚至人类送至太空更为经济的替代方式。这一梦想机器通过一条锚定在地面上的缆绳牵引,向地球外部延伸 35000 公里,越过地球静止轨道。重力和离心力将使缆绳保持紧绷状态,而来自地面的激光器将会提供能量,确保“爬升者”负载上行。不幸的是,在第一架太空电梯运行前,我们仍需克服一些大问题。


首先,目前还没有足够强劲的材料来应对绳索的拉伸。碳纳米管或许是一个选择,但要让它变得更长、纯度更高。其次,来自月球和太阳的引力,以及太阳风的压力,都会导致电缆摇晃。或许助推器能起作用,一方面使电梯稳定,另一方面避免电梯与卫星或太空垃圾相撞。此外,当电梯上升时,科里奥利力会起作用,把电梯和缆绳朝着与地球自转相反的方向拉动。要避免这一问题,只能把旅途时间延长到一个月,或者精心编排一下电梯里乘客的座位布局用来对抗科里奥利力。太空电梯依旧可能变为现实,但是不用现在就开始屏息以待哦。


原文链接:

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2145972-7-crazy-transport-systems-that-didnt-go-the-distance/


阅读更多


▽ 故事

·  6000美元一斤的“人造肉”即将上市:历经60年研究,你敢吃吗?

·  读博第4年换导师、第8年发表第1篇论文:一个中国留学生的曲折科研路

·  大部分药物对男性效果更好,医学研究的性别偏见让女性“无药可用”

·  成功用腹膜构建人造阴道,她和医生一起创造了自己的变性手术

▽ 论文推荐

· 狗狗可以“闻”出自己的倒影 ? | Behavioural Processes 论文推荐

· 方言发展和融合的模式,就像肥皂泡泡? | Physical Review X 论文推荐

· 杂交不仅帮濒危物种度过难关,还对新物种演化至关重要

· 谁是中国内陆沙尘灾害的始作俑者? 兰大黄建平课题组发现我们可能错怪了塔克拉玛干沙漠

▽ 论文导读

· Nature 一周论文导读 | 2017 年 9月 14 日

· Science 一周论文导读 | 2017 年 9 月 15 日


内容合作请联系

keyanquan@huanqiuke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