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书法欣赏】先秦钟鼎器皿书法欣赏(中)

书法绘画艺术2018-06-19 16:56:08


秦公簋拓片一


秦公簋拓片二


秦公簋实物




战国 《秦杜虎符》。此错金虎符,是1967年在西安郊区山门口公社发现的,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高4·4厘米,长9·5厘米,厚0·7厘米,背面有槽,颈有一小孔,虎作走动形,尾端卷曲。错金铭文9行、40字:“兵甲之符,右在君,左在杜,凡兴土披甲,用兵五十人以上,必会君符,乃敢行之,燔隧之事,虽毋会符,行也。”。杜虎符铭文是所有出土虎符中铭文最长的一件,且保存完好,特别是40个错金字,做工精致,笔画优美,反映了中国古代错金工艺的高超水平。


西周《牆盘》又名《史墙盘》 西周恭王时期 陕西宝鸡市博物馆藏


牆盘实物




牆盘为西周恭王时期作品。器形宏大,制造精良,周圈饰有重环纹。1967年于陕西扶风庄白村出土。盘内铸有铭文二百多字,分为两部分,前半记叙西周时期各王的主要史迹,后半记叙做器者史墙一家列祖的重要功绩。文章使用的四言句式,颇似《诗经》,措词工整华美,有较高的文学价值。铭文字体为当时标准字体,可做为西周中晚期书体风格的典型代表。字形整齐划一,均匀疏朗,每字大体为长方形,某些偏旁转折使用圆笔,局部与整体在艺术效果上形式辨证的统一,表现出端庄而不呆板,活泼而不流媚的艺术风格。


   笔画横竖转折自如,粗细一致,笔势流畅,有后世小篆笔意。《牆盘》年代久远,其中许多文字已无法辨认,留待研究金文学者探考。


二十七年卫簋铭文拓片 


  裘卫四器里,卫簋是制作最早的一件器物。卫簋通高23cm、口径22.6cm、腹深11.4cm。重5.7kg。侈口,圈足,有盖。盖冠作圈状,长舌兽首耳,有珥,下腹微向外倾垂,颈部饰以雲雷纹填地的窃曲纹,窃曲纹之间用兽头相隔,下有阳弦纹一道;盖上饰窃曲纹,圈足饰弦纹一道。 

  西周穆王二十七年,当时裘卫还没有启用“裘”这个姓,他受到周王册封,后来到周王室去做“司裘”这个官。卫簋上铭文记录了卫受到周天子召见和封赏的故事, 卫把此美好的日子制簋以示纪念。从这点可以看出,卫崭露头角的日子即将到来。


【銘文】隹(唯)廿又(有)七年三月既生霸(魄)戊戌,王才(在)周,各大(格太)室,即立(位)。南白(伯)入右(裘)衛入門,立(中)廷,北卿(嚮),王乎(呼)内史易(錫)衛(緇)巿、朱黃(衡)、(鑾)。衛?(拜稽)首,(敢)對(揚)天子不(丕)顯休。用乍(作朕)文且(祖)考寶(簋),衛(其)子子孫孫用寶用。


三年卫盉


三年卫盉铭文


三年卫盉铭文拓片


  三年卫盉,高29厘米 ,盖内铸铭文132字,铭文记载,周恭王三年,天子在沣京举行盛大典礼。诸侯要在朝觐天子时佩戴玉璋,并穿上华美的服装。当时的没落贵族矩伯为了朝觐天子,用自己十三田换了裘卫一枚玉璋和几块毛皮。矩伯能找裘卫求借,可见裘卫当时已不是一般人,他为周王室所管理的皮毛生意,应该是蒸蒸日上。,对研究西周中期土地制度变化有重要价值。


【铭文】:隹( 唯)三年三月,既生霸壬寅,王爯旂于豊,矩白(伯)庶人取堇(瑾)章(璋)于裘卫。才(裁)八十朋,厥貯,其舎田十田。矩或取赤虎(琥)两、鹿賁兩、賁鞈(韦合)一,才(裁)廿朋。其舍田三田。裘卫迺(乃)雉(矢)告于白(伯)邑父,熒白(伯),定白(伯),亮白(伯),单白(伯),迺(乃)令(命)参(三)有司,司土(徒),微邑,司马单舆,司工(空)邑人,服遝受田。燹、逋(走甫)、卫小子瑶逆者(诸)其鄉(飨),卫用作朕文考惠孟宝盘,卫其万年永宝用。


五祀卫鼎铭文拓片


  卫鼎有两件,同坑出土。一件五祀卫鼎,一件九年卫鼎,铭文内容不同,但形制、纹饰、大小基本相同。立耳,直壁,腹较浅,底近平,柱足较细。颈部饰雷纹衬地的变形式兽体卷曲纹。由于长期使用外壁和底部积有厚厚的烟炱。


  五祀卫鼎,通高36.5厘米,口径34.3厘米,腹深19.5厘米,重11.5公斤。鼎腹内铸铭文207字,记载了恭王五年正月裘卫和邦君厉交易土地的事情,对于研究西周中期社会经济和土地制度有着重要意义。


【铭文】隹(唯)正月初吉庚戌,卫(以)邦君厉告于丼白(邢伯)、白(伯)邑父、定白(伯)、白(伯)、白(伯)俗父,曰厉曰:“余执龏(恭)王恤工(恤功),于卲大(昭太)室东逆?(营)二川。”曰:“余舍女(舍汝)田五田。”正廼(乃讯)厉曰:“女(汝贾)田不(否)?”厉廼(乃)许,曰:“余(审贾)田五田。”丼白(邢伯)、白(伯)邑父、定白(伯)、白(伯)、白(伯)俗父廼顜(乃讲)。吏(使)厉誓。廼(乃)令(三)有(司):(司)土邑人、(司)马?人邦、(司)工(附)矩、内史友寺刍,帅(履)裘卫厉田亖(四)田。廼舍(乃舍宇)于氒(厥)邑:氒逆强眔(厥朔疆逮)厉田、氒(厥)东强眔?(疆逮散)田,氒(厥)南强眔?(疆逮散)田,眔(暨)政父田,氒(厥)西强眔(疆逮)厉田。邦君厉眔(逮)付裘卫田:厉吊(叔)子(夙)、厉有(司申)季、庆癸、(豳表)、(荆)人(敢)、丼(邢)人偈屖。卫小子者逆卿(其飨賸)。卫用乍(作朕)文考宝鼎。卫(其)万年永宝用。隹(唯)王五祀。


九年卫鼎铭文拓片


  九年卫鼎高37.2厘米,口径34.5厘米。双立耳,腹下垂,有三柱足。口径下饰有变形兽面纹并以粗疏的雷纹衬地。鼎腹内铸有铭文十九行195字。记载了西周恭王九年,裘卫用车及车马饰等换取矩的下属颜的一块林地之事,是目前仅见的关于西周林地交换的资料。


【铭文】隹(唯)九年正月既死霸(魄)庚辰,王才(在)周驹宫,各(格)庙,□□(眉敖)者□卓吏事见于王。王大黹(致)。矩取眚(省)车:□□(贲)□(鞃)、虎冟(幎)、□徫(貄帏)、画□、□(鞭)、□(席)、□、帛(白)□乘、金麃□(镳鋞)。舍(舍)矩姜帛三两。乃舍(乃舍)裘卫林□里。□氒隹□(厥唯颜)林,我舍□(舍颜)陈大马两,舍□始(舍颜姒)□□(□),舍□(舍颜)有□□(司寿)商□(貈、貉)裘、盠冟(幎)。矩乃□(乃暨)□粦(濂邻)令□(寿)商□□(暨亿)曰:“顜(讲)。” □(履)付裘卫林□里。□(则)乃成夆亖夆(封四封),□(颜)小子□叀夆(具唯封), □(寿)商□(勠)。舍(舍)盠冒梯□(羝)皮二,□(选)皮二,□(业)舄□(筩)皮二,朏帛(白)金一反(钣),氒(厥)吴喜(鼓)皮二。舍□(舍濂)豦冟(幎)、□□(瑈贲)、□□(鞃),东臣羔裘、□(颜)下皮二。□(逮)受:卫小子家,逆者(诸)其□(剩):卫臣□朏。卫用乍(作)□(朕)文考宝鼎。其□(万)年永宝用。



司母戊 殷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司母戊大方鼎是中国商代晚期最重的青铜器,1939年在河南安阳出土。因腹内壁铸有“司母戊”三字而得名。亦有人释作“后母戊”,后母戊即商王武丁妻子之一的妇妌。该鼎造型器形凝重,纹饰华美。长方形腹,每面四边及足上部饰兽面纹。双耳,外侧饰双虎噬人首纹。四足中空 。高1.33米 ,口长1.10米,重达875千克 。用陶范铸造 ,鼎体(包括空心鼎足)浑铸 ,其合金成分为 :铜84.77% ,锡11.44% ,铅2.76%,其他0.9% 。司母戊鼎是前已发现的中国古代形体最大和最重的青铜器,在世界上也是仅见的,反映出商代青铜冶铸业具有极高水平。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商代后期 《戍嗣子鼎》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藏


  一九五九年河南安阳後冈圆形殉葬坑出土,同出者还有铜卣、铜爵等器。圆形、口沿二直耳,三蹄足。颈部饰兽面纹。器内铭文三行三十字,其中合文三。铭文记商某王某年,九月丙午这天,商王在宗庙明堂大室,赏赐给戍嗣子贝二十朋,戍嗣子因受荣宠,作了这件祭祀父亲的宝鼎。铭末“犬鱼”应为戍嗣子所属家族的族徽。



铭文: 

丙午,王商戍嗣子贝廿朋,才(在)阑宗。用乍父癸宝鼎。隹王(宀食凡--宝盖头下面左食右凡)(宀女刃闻--宝盖头左女右刃下面是闻)大室,才(在)九月。犬鱼。


  铭文字体大小虽不够整齐,但笔道镌刻清晰,雄伟有力,有的字体还具有典型的波磔体风格。器物本身和铭文内容对青铜器断代、商代历史地理、以及古文宇研究都有着一定的价值。 (杜乃松) 



《散氏盘》全拓


被誉为“晚清四大国宝”的西周青铜器文物珍品——大盂鼎、毛公鼎、虢季子白盘、散氏盘,曾轰动一时。而这块散氏盘,因铭文中有“散氏”字样而得名。有人认为作器者为夨,又称作夨人盘。传清乾隆初年于陕西凤翔出土。高20.6厘米,口径54.6厘米 。圆形 ,浅腹,双附耳,高圈足。腹饰夔纹,圈足饰兽面纹。内底铸有铭文19行、357字。内容为一篇土地转让契约,记述夨人付给散氏田地之事,并详记田地的四至及封界,最后记载举行盟誓的经过。是研究西周土地制度的重要史料。清康熙时,扬州徐约齐以重金购自歙州程氏,后又归於扬州洪氏。清阮元曾翻铸此盘,也有铭文拓本传世。嘉庆十四年,仁宗五十大寿时,新任两江总督阿毓宝从扬州盐商购得此盘贡入内府。历经道、咸、光、宣四朝,因年久失查,不知所在,1924年逊清内务府清查时,发现於养心殿库房。1935年《散氏盘》随清宫其它文物移交北平故宫博物院,抗战时曾南迁,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散氏盘,其铭文结构奇古,线条圆润而凝炼,字迹草率字形扁平,体势欹侧,显得奇古生动,已开“草篆”之端。因取横势而重心偏低,故愈显朴厚。其“浇铸”感很强烈,表现了浓重的“金味”,因此在碑学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现代著名书法家胡小石评说:“篆体至周而大备,其大器若《盂鼎》,《毛公鼎》,……结字并取纵势,其尚横者唯《散氏盘》而已。” 


商代晚期 《四祀其卣》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四祀其卣》,又称《其壶》、《四祀邲其卣》、《四祀邲其壶》。原为张效彬所藏,1956年北京故宫博物院购得并修配。通高34.5cm。口径10.3cm,重4.2kg。传河南安阳出土。是商辛四年商王赏赐亚貘家族的酒器。为商纣王4年器。圆壶长颈鼓腹圈足,颈两侧有耳,连犀首提梁。盖有圈形捉手,面饰方格纹,联珠纹。原器破残,颈部兽面纹以下、圈足以上的腹部多有修配。器盖与内底各铸相同铭文四字,圈足外底有铭文8行,共42字,是现存商代铜器铭文中字数最多的。


《四祀其卣》盖与内底拓片

铭文:亚貘父丁。


《四祀其卣》外底拓片


铭文:乙巳,王口(曰):“尊文武帝乙,宜在邵大厅”,遘乙翌日;丙午,口(免言,二字合为一字,应该同下都为祭礼);丁未,煮;己酉,王在梌,(邲)其易(赐)贝,在四月,惟王四祀翌日。

《四祀邲其壶铭》大意: 在乙巳这天,殷王说:“祭祀文武帝乙当用宜祭。”时值在邵大厅,恰好遇到大乙的祭祀之日。丙午这天,将食物正式移至祭器中。丁未日,进行了煮祭。己酉日,王在梌地,其被王赏赐了很多贝。时在四月,这是殷王即位第四年的祭祀之日。

  《四祀其卣》之铭文集结于壶底平面之内,形构茂密宽绰、疏密交错,十分生动,自由而舒意。笔画首尾尖锐出锋,中画肥厚,收笔处时有波磔,直线条较多,圆转的线条较少。结字严紧精密,线条粗壮,字形内部的空间狭小,但不臃肿。 章法茂密而不窒息,笔画雄强而不粗野。商代金文的字体与甲骨文相近,行款错落参差,气象雄奇瑰丽。充分体现了其书风的虔诚和恬静,具有安谧祥和的美感,实为大家之手笔,令人赞叹。其空间布局的审美意识不能不令后人赞叹,折服。这种圆形章法布局,在商周金文中尚不多见,只有后世的“团扇”与此相仿佛。


西周《颂鼎》 高38.4cm,宽30.3cm,重7.24kg。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颂鼎》拓片


  鼎为圆腹,圜底,二立耳,腹饰二道弦纹。鼎内壁有铭文14行152字:

  唯三年五月既死霸甲戌,

  王在周康邵宫。旦,王格大

  室,即位。宰引佑颂入门立

  中廷。尹氏授王命书,王呼史

  虢生册命颂。王曰:“颂,命汝官

  成周贮二十家,监新造贮

  用宫御。赐汝玄衣黹纯、赤、朱

  黄、銮、旂、攸勒。用事。”颂拜,稽首。受

  命册,佩以出,反入觐璋。颂敢对

  扬天子丕显鲁休,用作朕皇

  考龚叔、皇母龚姒宝尊

  鼎。用追孝,祈介康纯佑

  通禄永命。颂其万年眉寿,

  畯臣天子灵终,子子孙孙宝用。

  铭文大意:在三年五月下半月的甲戌日,王在周地康王庙里的昭王庙。天刚亮,王到了昭庙大厅里,坐定位置。宰引作为佑者带领颂进入昭庙大门,站立于庭院中。尹氏将拟就的任命书交到王的手中,王命史官虢生宣读任命书。王的任命书说:“颂,命你管理有20家胥隶的仓库,监督管理新建的宫内用品仓库。赏赐你黑色带绣边的官服上衣,配有红色饰带的大红色围裙,车马用具的銮铃、旗子和马笼头。执行任务。”颂拜,叩头,接受册命书,佩带以出,又返回庙中,贡纳觐见用璋。颂为答谢和宣扬天子伟大厚重的美意,因而做了祭奠其死去的伟大父亲龚叔、母亲龚姒的宝鼎。用来追念孝意,祈求得到健康、厚大的佑助、仕宦之途通顺、长命。颂万年老寿,长作天子之臣而得善终。子孙后代宝用此鼎。

   这篇铭文其铭文记载西周王朝中册命典礼的时间、地点、王位、受命者等,是研究上古政治史的重要资料:1、周王即位;2、佑者带被册命者入庙门立于庭中;3、尹氏出示命书;4、史官宣读命书;5、命书分两部分,一是任命职司,二是赏赐物清单;6、受命书,佩带而出;7、返回,献纳用于觐见的玉璋。这里的7项仪注,对我们认识当时的礼制是十分珍贵的资料。 这里选择其中最大一器的铭文以供欣赏。


西周《颂鼎》 通高31.4、口径32.9厘米,重9.82公斤。上海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所藏《颂鼎》拓片


   体呈半球形,深腹,直口圜底,二立耳,窄折沿,三蹄足,口下饰二道弦纹。 

  【铭文】隹(唯)三年五月既死霸甲戌,王在周康卲宫。旦,王各大(格太)室,即立(位)。宰引右(佑)颂入门,立中廷。尹氏受(授)王令(命)书,王乎(呼)史虢生册令(命)颂。王曰:颂,令女(命汝)官?(司)成周贮二十家,监?(司)新(造),贮用宫御。易女(赐汝)玄衣黹屯(纯)、赤巿(韍)、朱黄(衡)、(銮)旂、攸(鋚)勒,用事。颂??(拜稽)首。受令(命)册,佩(以)出,反入堇章(返纳觐璋)。颂?(敢)对?(扬)天子不(丕)显鲁休,用乍?(作朕)皇考龏吊(龚叔)、皇母龏始(龚姒)宝(尊)鼎。用追孝,?(祈)匃康、屯右(纯佑)、彔(通禄)、永令(命)。颂(其)万年(眉寿),?(畯)臣天子,霝冬(灵终),子子孙孙宝用。


西周《颂鼎》 通高25、腹深13、口径25.7厘米,重4.935公斤。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所藏《颂鼎》拓片


   体呈半球形,深腹,直口圜底,二立耳,窄折沿,三蹄足,口下饰二道弦纹。

  【铭文】隹(唯)三年五月既死霸甲戌,王在周康卲宫。旦,王各大(格太)室,即立(位)。宰引右(佑)颂入门,立中廷。尹氏受(授)王令(命)书,王乎(呼)史虢生册令(命)颂。王曰:颂,令女(命汝)官?(司)成周贮二十家,监(司)新(造),贮用宫御。易女(赐汝)玄衣黹屯(纯)、赤巿(韍)、朱黄(衡)、(銮)旂、攸(鋚)勒,用事。颂??(拜稽)首。受令(命)册,佩(以)出,反入堇章(返纳觐璋)。颂(敢)对?(扬)天子不(丕)显鲁休,用乍?(作朕)皇考龏吊(龚叔)、皇母龏始(龚姒)宝(尊)鼎。用追孝,?(祈)匃康?、屯右(纯佑)、彔(通禄)、永令(命)。颂(其)万年(眉寿),(畯)臣天子,霝冬(灵终),子子孙孙宝用。 


遂公盨(豳公盨) 西周中期 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藏


遂公盨(豳公盨) 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藏


遂公盨(豳公盨)铭文 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藏


遂公盨(豳公盨)铭文拓片 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藏


遂公盨(又名豳公盨 燹公盨) 高11.8厘米,口径24.8厘米,重2.5千克,椭方形,直口,圈足,腹微鼓,兽首双耳,耳圈内似原衔有圆环,今已失,圈足正中有尖扩弧形缺,盨盖缺失,内底铭文10行98字。器口沿饰分尾鸟纹,器腹饰瓦沟纹。它是2002年春天由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专家在海外文物市场上偶然发现的,现已入藏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


铭文: 

天命禹尃(敷)土,隓(堕)山浚川,乃釐方设征,降民监德,乃自作配享,民成父母,生我王作臣。厥贵唯德,民好明德,忧在天下,用厥邵好,益求懿德,康亡不懋,孝友訏明,经齐好祀,无凶。心好德,婚媾亦唯协天。釐用孝神,复用祓禄,永孚于宁。豳公曰:“民唯克用兹德,无诲!”


天亡簋实物 西周武王时期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天亡簋拓片



高二十四.二厘米,口径二十一厘米,传清道光时期陕西岐山出土。《天亡簋》又称大丰簋。多数人称它为《天亡簋》,昌周武王时期的器物。此器制作浑朴厚重文字优美,圆身,方座,四兽耳附珥。周身饰昂首张口相对回旋龙纹,器座也作相对回旋龙纹,内底有铭文八行七十七字。铭文大意是记述武王克商西归宗周,举行大封典礼并文王和上帝,天亡辅助武王举行祭祀受到赏赐,因铸此殷,以记荣宠。天亡其人,有太公望,史佚和泰颖诸说,均待进一步考证。《天亡簋》是西周初期的铜器,是武王刚伐商时所造,其器形,纹饰、铭文,书法都有其特点,和一般商代铜器不同,它是传世较为可靠的最早的典型西周铜器。其铭文“丕县王则省,丕王则赓。”对偶工整,用韵协调,为商代卜辞和金文所未见,它不仅开创千古词赋的先河,同时也看出我国韵文的最早表现形式。《天亡簋》和西周初期的《宜侯矢簋》《井侯簋》《太保簋》(均作四耳)以及河南洛阳塔湾出土的回旋龙纹铜殷(下连方座)其形较近似,它不仅具有重要史料价值和书法价值,也是我们在西周铜器断代上作为依据的一件重要标准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