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16级文化遗产班暑期考察 | 第二弹

風雨傳承2018-05-20 15:19:18


2016级文化遗产班
暑期考察

       考察的第二天上午,我们从抚顺来到了新宾,从清永陵开启第二天的行程。

清永陵前合影


       清永陵是清朝皇帝的祖陵,始建于万历二十六年。从永陵的宝城之中所垒坟头可以看到,努尔哈赤的曾祖父福满(追封兴祖)位于中央,祖父觉昌安(追封景祖)位左,父塔克世(追封显祖)位右,奠定了以中为长、以左为大的清代帝陵规制。另外,在永陵的宝城中,还有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帖木儿(追封肇祖)的衣冠冢。清永陵为告诫子孙勿忘祖辈艰辛而崇尚简朴,如三间矮小的正红门,是木栅栏门。

永陵正红门的木栅栏门

        清永陵还是女真族墓葬形式转变的佐证。努尔哈赤曾祖父福满(兴祖)的墓是原墓葬,而景、显二祖的墓在后金天命九年迁往辽阳,清顺治十五年又迁回。兴祖福满墓前有一棵大榆树,传说其子孙曾置其尸骨于此树杈上,后于此处起坟埋葬。这一传说体现了从女真族树葬到满族墓葬形式的演变。

宝城中有努尔哈赤曾祖、祖、父墓,居中者为兴祖福满的树葬墓


        在这里我们还看到了体现祖先崇拜和满族民族特色的建筑细节。在启运殿、启运门殿顶正脊两端的鸱吻剑把成环形,环上有火焰,在东、西环内分别为“日”、“月”,意为祖先破明,一统江山。

“日”“月”鸱吻剑把


        在碑亭石券门角柱石上浮雕坐龙,造型却很像坐犬。另外在正红门以及配殿的梁枋上,有一些苏式彩绘的包袱中绘有多种不同的狗头狗尾的龙形象。这些可以说是对犬的龙化形象,体现了满族对犬的崇拜,意味着狗在满族先民的渔猎生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坐龙浮雕

梁枋上苏式彩绘包袱中所绘的狗头狗尾喷火龙


        除景祖碑亭外的三座碑亭正在进行修复,我们看到地上有很多旧的黄琉璃瓦。询问工作人员后,我得知这些瓦片都是现代的,因碑亭内部原有的木质结构腐烂,现在将瓦片拆下,用水泥对碑亭进行加固。

上图为修复中的三个碑亭,左下为工程标志牌,右下为拆下的黄琉璃瓦


       清永陵的标示牌都十分简单,应该增加更多的介绍和相关历史。还有的标示牌放在墙边让人无法确定指示的是哪里。

上图为果房标牌

右图为饽饽房标牌


        在景祖碑楼上我们也发现有很多游客刻画的痕迹,管理人员应对这种不文明现象进行禁止。

景祖碑楼上的不文明刻画




        接下来我们考察了新宾的赫图阿拉故城。赫图阿拉故城俗称老城,是清王朝建立之初“关外三京之首的兴京(另两京为后金东京城辽阳、盛京沈阳)。赫图阿拉故城位于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老城朝鲜族村,是一座有400余年历史的古城。它始建于明万历三十一年,最初为努尔哈赤六世祖猛哥帖木儿的居住地,该城东靠黄寺河,西临嘉哈河,南依羊鼻子山,北围苏子河,三面环水,一面靠山。明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在此地“黄衣称朕”,建国号“大金。2002年,赫图阿拉故城被评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2006年5月25日,赫图阿拉故城作为明代古遗址被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赫图阿拉故城文保碑


赫图阿拉故城内城北城门合影


        在赫图阿拉故城内城一些建筑的考察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些错误,例如文字错误以及历史常识错误。

“皇粮贡米”的招幌措词过于夸大

楹联中“历史”的“历”繁体字“曆”的写法错误,应为“歴”


        接受采访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会对赫图阿拉故城进行定期的保护与修复。但是,由于赫图阿拉故城对于旅游的过度开发,大多地表建筑都是仿建的,保存下来的原真文物古迹已很罕见,因此使“关外三京之首的赫图阿拉故城基本失去了其应有的历史研究价值。赫图阿拉故城文庙的大成殿前,树立着一块碑,前面是现代画法的弥勒像,后面是“福禄寿三字,其宗教崇拜意味与文庙原有的儒家教化氛围格格不入。在考察过程中,发现景区内大量游客破坏文物景点的行为,由此可见,游客对于文物保护素质还有待提高。

赫图阿拉故城文庙大成殿前的现代弥勒佛碑


门上有乱写乱画现象



        中午我们驱车从新宾赶到桓仁,到达五女山山城,开始对高句丽遗迹的考察。五女山山城位于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东北8.5公里的五女山上,为高句丽建国之初的都城——纥升骨城,由北扶余王子朱蒙逃至此地修建城郭,曾作为高句丽的都城使用40年时间。五女山是一座平顶山,自然造型奇特,在此处建立山城,居高临下,易守难攻。


五女山远眺


        五女山山城1996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7月1日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对于研究高句丽民族政权初期历史具有很高的价值。

世界文化遗产五女山山城


        五女山山城出土文物大多较为完整地保存在山脚的五女山博物馆中。馆藏环境良好,图文介绍较为丰富,相关模型展示形象直观。或是出于与韩国关于高句丽的历史归属争议问题所导致的敏感,五女山博物馆对于馆内拍照控制较严,馆内展陈的相关文物也缺少年代、用途等更为细致的介绍。馆内湿度调控系统老旧甚至弃用,不利于文物保护。

        五女山上的山城遗址保护情况相对较好,残存遗迹较多。在攀登上“十八盘的近千级阶梯之后,我们进入五女山山城西瓮门,可以看到两侧垒砌石墙仍然较为完整。我们到达的一号大型建筑基址与一排柱础保护较好,残存遗迹较为清晰。这里被认为是高句丽王宫遗址,但没有在原址上进行复建,体现了世界文化遗产保护所要求的真实性与完整性原则。山城相关遗迹介绍较为详尽到位,为我们提供了相对丰富的历史信息。


五女山山城西瓮门垒砌石墙


五女山山城一号大型建筑基址


        通过对博物馆讲解员的采访以及考察过程中的观察,我们认为,五女山山城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其相关二期项目的开展建设情况较为到位,较为重视并强调对遗产地的历史价值的展现和介绍,现实关怀较强,并为游客深入了解五女山山城奠定了良好基础。当地政府出台的《桓仁满族自治县五女山山城保护管理条例》也体现出政府对遗产的保护投入很多。但加强游客吸引力、完善相关保护设施仍是该文化遗产地需要进一步做的工作,并且对文化价值的介绍应不仅仅限于参观游客,还应对当地居民加强宣传教育。总体而言,五女山山城的建设工作良好,保护前景十分乐观。    


五女山山城前合影







        此后在去往雅河乡米仓沟墓地的途中,由于乡村小路难以通行大巴车,导致我们在临近目标遗产点时无奈折返,无法看到考察计划中的米仓沟高句丽大型封土石室壁画墓——将军墓,颇为遗憾。

        在当地人的指点下,我们辗转寻至望江楼墓地。望江楼墓地位于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雅河乡南边石哈达村西北700多米的山岗上,当地人称这条山岗为“龙冈”、“龙山”、“龙头山”。在“龙山”的中上部称为“望江楼”处,现存有独立的积石古墓六座,是高句丽建国时期的墓葬。每座墓独立成丘,其墓葬形制为积石墓,从外表看,积石堆成圆形或椭圆形的丘状。整个墓群自高向低呈一线分布排列,坐落在“龙脊”上,北望浑江和江北的桓仁县城,远处还能远眺五女山。墓群西南两侧地势平缓,现种植果树。

掩映在果园中的望江楼墓地积石墓


        采访过程中,39岁的当地果农李先生表示,自从2013年望江楼墓地被确立为国家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后,基本无人问津,他也在长期经营果园的同时注意看护这几处积石墓。在考察过程中,我们发现文保部门在此立了文保碑,但没有对望江楼墓地采取具体保护措施,致使墓地周围杂草丛生。望江楼墓地是高句丽建国时期的重要文化遗存,墓葬的布局和形制体现了高句丽时期墓葬的特点,对研究高句丽墓葬具有重要价值。望江楼墓地的保护问题值得我们思考,我们认为应该加大宣传与保护力度,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高句丽墓葬。


在望江楼墓地所处的龙冈上眺望浑江、桓仁县城与五女山


        高句丽墓地出土的随葬品种类丰富,大量的珠饰、玻璃耳瑱、金绞丝扭环耳饰等随葬品体现了当时的工艺水平,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据十年前搬到此地的70岁的林婆婆与39岁的当地果农李先生表示,在望江楼墓地的挖掘过程中,曾发现大量的随葬品,但由于本地居民对文物保护的素养较低,致使大多随葬物品被当地居民据为己有或者被破坏,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应该加强对文物保护相关知识的普及,使民众正确认识到文物的价值及其重要性,提高民众保护文物的素养。


望江楼墓地所在的南边石哈达村农田,远处背景为五女山


        从望江楼墓地回到桓仁县城西郊,在暮色沉沉之中,我们找到了下古城子城址。

        下古城子是高句丽早期五女山山城的平地城,在此处可以遥望10公里外的五女山山城,两城互照应,互为奥援。该城遗址最初发现时,北墙和西墙北段夯土保存较好,高处可到2米左右。但我们实际到达下古城子村后,并没有发现残存的夯土城墙遗址,据当地一位村民说,多年来村民建房取土,已将残存的土垣拆掉殆尽。我们只找到了立在遗址上的两块文保碑,文保碑后面隔着砖墙就是当地村民家的猪圈。半截残断的文保界碑被摆在喷着广告的市级文保碑之上,可见这里的市级文保碑、文保界碑都遭到了蓄意破坏。整个遗址被覆盖在村庄之下,如今已无什么遗迹,唯有两块孤零零的文保碑兀然立在村角。


下古城子城址全国重点文保碑

被喷上广告的市级文保碑,以及右上方半截残断的文保界碑


        在寻找下古城子城址的过程中,我们听到村民们议论,怀疑我们这一拨人又是韩国游客。这也侧面说明了来这里参观的韩国人要远远多于中国游客。这一奇怪现象很值得我们思考,是不是应该进一步做好保护与宣传工作,让国人更加关注属于我们自己的高句丽文化遗产呢?



图片及稿件:刘潞欣、龙澜、蒙萌

编辑:龙澜、詹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