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腮红价格联盟

芳庄杂记

温州小语2018-06-19 16:29:21


说不定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


芳庄杂记


      芳庄是一个山乡,地处瑞安西部。

      取名的人想必有一颗诗意的心,轻念之,会自然地想到陶渊明“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之句,浮现“世外桃源”之景,让人神往。趁儿童文学学会要去此地采风,正好做一回“武陵渔人”,前去一访究竟。

     天色时雨时阴。我们开车向西而行,出了市区,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极目远眺,青山如黛。平整的柏油路让车子有了撒欢的冲动,车窗外,高大的行道树接连影过。两旁是空旷的田野,车行其间,无所拘束,人也莫名欢快起来。不多时,就到了湖岭。镇上街道宽阔,车水马龙,直到行入山道,见溪水染绿,草木葳蕤,山乡村野之感才逐渐浓烈。





     比如这枚木制的“谷印”,两个手掌般大小,圆形,凹阴刻着“宝”字。据说,过去稻谷丰收,囤积起来时就在上面盖上这个“宝”字,有祝福之意。还有说以前生活困难,结婚等喜事不送钱,基本上送大米或稻谷,也会在上面印上“谷印”以示标记。若真如此,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这一堆堆稻谷,一担担白米,已是珍贵,维系其中的亲情、乡情更是纯真质朴。反而是这个物质丰富的年代,许多原本纯粹的东西却迷失在了金钱上。



      社会迅猛发展,新鲜事物雨后春笋般涌现,许多文化连同老物件也在快速消失。难能可贵的是这里的乡民,他们自觉承担起了文化的保护及传承,让这些老物件连同过去的记忆得以保存,并被人不断追忆。这种文化自觉,如同这青山绿水,自然而充满生命力。

     饭后,雨止。索性不开车,一行人决定步行穿过后山,探访这里有名的六连碓。山上几乎都是竹子,长势高大,直入天空,且十分密集,挨挨挤挤,翠绿遮天蔽日。人行此间,如入幽境。

     走出这一片绿,却是峰回路转,天高宇阔。放眼望去,层层的梯田顺着山坡,在这绿林竹海中裸露出一大片黄来,少了一份单调。底下,是一个小水库,水色泓碧,镶嵌于两山之间。水边,芦苇摇曳,稻草成垛,别有一番冬野之趣。向着水库上游又走了一段,便看见一座巨大的石拱桥横跨在山涧上。斑驳条石,攀爬着树根藤蔓,似是老者凸出的青筋,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让人心生敬畏。桥下流淌着的便是三十二溪,而溪的两边正是“芳庄六连碓”遗址。



     来到桥上,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泓碧潭,潭水上方是一条细白的溪流,自绿林的深邃处蜿蜒而来汇入潭中。正是这样的地势,才使这儿成为了造水碓的首选,依势建了六所水碓房。每一座水碓房五米见方,全用石头砌成,高不过两米多,石壁长满青苔,立在溪边,与山色相融,毫不突兀。房内,架着长长的木连杆,一端装着的并非石头,而是木头。房后,是巨大的立式水轮,转轴十分粗壮,周身多处用铁条箍住。在其上方有一个引水槽,水流经过水槽可准确地落在水轮上。引水槽一头设有水闸,一关上便可截断水流,停止驱动,颇为巧妙。

     据介绍,芳庄乡竹林、水流资源充足,乡民广泛以造纸为业,最早可追溯到明代,工艺上同古法造纸术。由此,不难想象当年碓声阵阵,“原田幽谷为震”的壮观景象,这山涧边一排的水碓房又该是何等的繁忙。而今,这些水轮在转了无数个轮回后,终是在一声“吱呀”的叹息中停下了疲倦不堪的身影。它们沉静在石头房中,逐渐老去、腐化,那木轮上的青苔和野草也窥视起它们残留着的躯体…… 

     纵然时间里的事物都终将难逃消逝的宿命,但,这就是历史和文明。眼前的水碓房,加上捞纸房和淹竹糟,在当地人的保护下,已经被列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将以不同的生命形式继续融入历史的长河中。

     六所水碓的尽头,上去便是东元村。因是三十二溪东面源头,也曾唤作“东源村”。平阳坑镇有“东源木活字刷”,芳庄乡有“东源六连碓”,一个是印刷,一个是造纸,瑞安的乡野山村却完整展示着我国古代的两大发明。

     两个地方都叫有“源”字,不免巧合,也耐人寻味。如同这涧溪水,从深邃的山谷不断奔流向前,汇入小河,融入大江,归入大海,在不断交融中转化,在不断转化中壮大,从源头而来,却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文明,不正也是这样吗?

 

注:以上选作有删减!


作者简介


    林云,瑞安市集云实验小学。开创博客“霜不惊云”。



END


地球人都

关注我们